首页 > 现代言情 >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 第1310章 何湘玉出事

第1310章 何湘玉出事

小说: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惹不得 作者:水初心  字数:3575

翌日。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安笒出现在医草堂里,引起了不少的风浪。

“你”李媛媛是最先注意到安笒的人,嘴巴微张,好一会才咽下惊讶,佯装友好地问道,“你身体好了?”

安笒并没有刻意地去注意李媛媛的神色变化,淡淡地应了一声,“恩。”一个字的回答后,她坐回位置上,却发现何湘玉并没有在学堂里。

她微微拧眉。

关于何湘玉这个人,她并没有深交的意思,但何湘玉屡次帮她也是事实,要说一点情绪都没有,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李媛媛注意到她的目光所落处,很快就明白过来,想来是在关心那个何湘玉吧。呵,还真是人以群分。

鄙视归鄙视,李媛媛还是很快出口,“你是在找何湘玉吧。不用找了,她已经离开学堂,回府去了。”

安笒可不觉得这回府只是简单的回府,要知道女子学堂里规矩森严,如果是应试后被筛选下去的,那就打道回府。但像这种半道回府的,多半是出了什么事情。

只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这半个月的时间她一直都在思忆楼,关于女子学堂里的事情她一无所知,但看李媛媛的样,分明没有告诉她的意思。

算了,等会再了解吧。

安笒打定主意,也朝着李媛媛微微地颔了颔首,拿出自己的书籍放在桌面上,开始翻看。

比无视更过分的是根本不在意。

在李媛媛看来,她能够主动跟安笒打招呼,那是安笒的福气,就算没得感恩戴德,也必须恭恭敬敬地听着。

见安笒若无其事地翻看着书籍,李媛媛只觉得一股郁气憋在心口,吐不出去也消化不了,好不难受。

贱人!李媛媛气得浑身直打颤,抑制下来后,看着安笒的眼里都闪烁着恶毒的光芒,不过她很快掩饰过去,呵呵出声,“你还真镇定啊。35xs何湘玉之前还挺关心你的,你怎么一点都

不担心她?”

这是拐着弯在说安笒没良心了。

安笒自然是听出来了,却没有理会的意思。只是李媛媛哪里这么轻易地放过她,又很是有深意地说道,“要说何湘玉也是个命苦的。爹不疼娘不爱,好不容易找个朋友却没被当一回事,她要是知道了,心里肯定会很

不舒服吧!”

有病哦!安笒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原以为李媛媛这么说该够了,却没有想到耳边再次响起李媛媛的话,“不过也是,明天就要应试了。你就算输了也丢不了面子,但能赢谁也不想输

,你说是吧。”

这话说得更过分了,直接说何湘玉的重量还没有安笒的面子重要。要是何湘玉没发生什么事情也就算了,但真要出事,那安笒受到的非议可就大了。

真歹毒。

安笒早就知道这个年代的人勾心斗角得特别厉害,现在听李媛媛的话,在心底叹了一句,抬头微微一笑,“李小姐这话,是觉得自己一定会赢?”

李媛媛本来还因为安笒没有回答而生气,但越说越起劲,想着安笒不回答,她要怎么说都可以。

这忽然被安笒开口打断,她还有些不习惯,脸上的神色难看得好像吞了一只活苍蝇,更是被安笒话中的自信给激得都想出口大骂。

她当然觉得自己会赢了!

如果连南宫玉这样的小贱人都赢不了,那她以后要怎么在学院里呆?还不得被笑话死!

不过李媛媛还是有着一丝理智的,强忍着自己的怒气,露出自己觉得最完美的微笑,“我没有这个意思,胜”话还没说完,安笒直接开口打断,“既然李小姐没有这个意思,那这种话题也不需要重复了吧。www.35xs.com我很清楚地记得,明天就要应试,也是你我对赌的时间,不需要李小姐的提

醒。”

“”

李媛媛哪里想到安笒会怎么回答,人都跟着愣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时,慕容岚风已经从外面进来。

她悻悻地闭嘴,却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狠狠地瞪了一眼安笒,想着明天一定要超前地压制安笒,让安笒脸面扫地。

一节课堂下来,安笒已经将医草堂的书面知识记得七七,在慕容岚风往外走时,也没有避讳地跟着往外走,让身后准备起身找她麻烦的李媛媛恨得牙痒痒。

“这段时间学堂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安笒追上慕容岚风,开口问道,“何湘玉,就是礼部尚书家的庶女,在医草堂的那个,我听说回府了?”

慕容岚风之前没有说这方面的事情,是觉得没有必要,现在安笒既然问了,他当然是要说的。

“她的丫鬟和吏部尚书的千金发生了冲突,吏部尚书的李想掉到水里了,差点小命都没了。”

简单的几句话,里面暗藏的波涛汹涌却让人心惊胆战。“她看起来是挺良善的,而且错是丫鬟的错,只是”慕容岚风有些纠结该不该把接下来的事情告诉她,见她拧着眉头,索性也不隐瞒了,“那天我亲眼看到了,错在丫鬟

,但她也罪责难逃。”安笒虽和何湘玉有过几面之缘,但说起来她本能不想靠近何湘玉,再加上她也很清楚慕容岚风这人平日里看起来不靠谱,但正事上还是很稳得住的,一听这话也就明白过

来了。

“最后是丫鬟被治罪,何湘玉被遣送回尚书府了?”安笒把自己想到的结果说了出来。

慕容岚风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眼神。”搞得她好像很笨一样!

慕容岚风耸了耸肩,随后说道,“当然是被送回家了。就算她真的是干净的,始终都会变得不干净的,何况本身也不干净。”

他也不怕把安笒给绕晕了,说出这一串话语后,眼角的余光就瞥到了从另一边过来的人,低声道,“你家长姐过来了,我先走了。”

说完,他就大步离开。等安笒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远。

啧,见到女的就跑得那么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有恐女症呢!

安笒在心里吐槽,而南宫翎香也从身后走了过来,看向慕容岚风离开的方向,眸色微沉,“那不是慕容世子吗,怎么走得这么快?”

而且还是在她过来时就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什么豺狼虎豹呢。

安笒也没什么紧张的,微微一笑,“他还有事情。而且刚才我也是有学识上的事情要问他,他才匆忙回答一下离开的。”

南宫翎香还真的没在她的话里挑出什么毛病来。但说起来,她觉得半个月的时间不见,这个庶妹的脑子变得更清楚了。

她想问却没有问的事情,南宫玉都答出来了。

南宫翎香关心道,“你伤好了?”说到这里,她有些无奈地解释,“你也别怪我没去看你,思忆楼那种地方,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要是之前,安笒不会觉得有什么,反正这些跟她都没关系嘛,但现在,思忆楼里的人可是霍庭深啊,皇上表面宽待、实则忌惮不已的慕容世子,她自然也不能露出马脚,

拖霍庭深的后腿了。

而且,这一次的事情后,关于原主的记忆她已经全部接收,关于南宫翎香这个长姐,她只能说,无功无过,袖手旁观,人之常情!

就是看到南宫玉被欺负了,张嘴说个两句,博得更好的名声,却始终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不管南宫翎香抱着什么心思对南宫玉,反正只要不招惹到她的身上就行。想到这里,她朝着南宫翎香微微一笑,“伤养得差不多了。没关系的,我没有怪长姐。而且长姐在思忆楼外要见我的事情,先生在我醒了之后也跟我说了,我知道长姐关心

我。”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说思忆楼的事情,只当没有听出南宫翎香话中想进思忆楼的意思。

即使如此,该回答的她也回答了,找不到半分错处,却也没有什么高明之处,也没引起南宫翎香的怀疑。

南宫翎香确实是想进思忆楼看看的。

那天南宫玉为了救慕容寒霆而受伤,命在旦夕的事情传出来后,今上说了一句,让她前去探望探望的话。

她可不觉得只是一句普通的话,在脑子里转了好几个圈后,就确定今上的大概意思了,索性借着探望庶妹的借口前去,却没有想到吃了个闭门羹。

说实话,南宫翎香刚开始觉得挺丢人的,而且她也担心,这是今上给她的一个任务,她要是完成得不好,不知道今上会不会怪罪。

但后来借机前去探望的人都没能进去,再加上今上的态度对她更好了,南宫翎香也就放下心来了。

现在听到安笒的回答,她也没往别的方向想,点了点头,“恩。对了!”她眉头紧皱,“明天就是应试了,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学堂”

安笒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很快顺势说道,“没什么问题的。这段时间在养伤外,先生还给我开小灶了。”

唔,有慕容岚风当挡箭牌,就算她这次赢了李媛媛,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果然,南宫翎香一听,满意地点了点头,“恩。你尽力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