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圣墟 > 第1208章 无所畏惧

第1208章 无所畏惧

小说:圣墟 作者:辰东  字数:6238

“六耳,没有什么证据你可不能这样信口开河,血口喷人,不然,我族可不是可欺的,要向你讨个说法!”

九头鸟冷冷的说道,他长相不俗,称得上一表人才,非常英挺,拥有一头红色长发,剑眉入鬓,脸如刀削,很有型。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六耳猕猴冷笑,针锋相对,道:“你当我是吓大的,别人怕你九头鸟一族,我族不怕,我们也是开天时代的神魔嫡系,不惧你们!你说你们这一族良善?真是笑话,压根就没做过几件人事儿!你们什么来头自己不清楚吗?是从天下第十一禁地中走出来的恶灵,你们代表的是谁的利益,常人不知道你们的根脚,不知道,但是,你们别在我们这样的进化世家前装糊涂!”

九头鸟五官很立体,如同雕刻出来,血色发丝无风自动,瞳孔如同剑锋,冷幽幽的看着弥天,道:“猴子,你这是污蔑,九头鸟族一直是阳间的强族,虽然曾经在某一禁地中修行过一段时间,但也不能因此而否定我们!注意你的言辞,很容易挑起两族间的纠纷,若是为此而开战,后果绝不是你能够承担的!”

他语气很冷,连六耳猕猴族都敢警告,不惜一战,可见该族之强,来头太惊人!

在这阳间,有几族敢这么威胁自混沌中诞生的先天神魔六耳猕猴族?!

弥天金色瞳孔冷冽,道:“哼,有些事我们不愿多说,你非要让我揭开,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猴子真是什么都敢说,有些事连老辈强者,甚至是连天尊都不愿触及,而他却敢提起,揭露当年的血腥旧事。

依照他所说,九头鸟一脉的底子很不干净,是从禁区中走出来的异族,代表的是阳间第十一禁区的利益!

甚至,他们这一族的祖先,极有可能是禁区中的核心子弟,或者是嫡系门徒,开始从明到暗,在阳间开枝散叶。

当初,天下第十一禁区作乱时,曾经闹的天怒人怨,阳间尸骨如山,血流成河,死了太多的高手。

在那片赤红色的土地上,完全被阳间高手的血肉填满了,最后血祭,向天祷告,最终借来了疑似其他进化文明支路上的能量,这才平乱,让那里安静下来。

楚风听的一阵出神,后背都有些寒冷,这样算下来阳间的禁地一个比一个邪乎,全都不可惹啊。

鹏万里在旁补充,告诉楚风,之所以被称为禁地,那是因为,的确不可触怒,太过恐怖,当年都曾威胁到整片阳间的安危。

这让楚风心头发寒,禁地深处到底都有什么秘密,有的为恶灵,有的为通天邪灵,还有其他。

“干掉就是了!”楚风暗中传音。

依照他的性格,这样的残暴种族,敢来明面上开枝散叶,阳间的强族大可联合起来,直接灭之。

“人心不齐。再者说,也有人认为,这是禁地中的生物派出部分血裔要融入阳间的体现,这是一次大融合,是个机会,或许最终能永久解决后患。”

萧遥开口,连道族的前贤都这么认为,可想而知是其他种族了。

连排名在前五族内的道族都是这种态度,满心的忌惮,其他世家自然更不敢轻举妄动。

“最主要也是因为,一旦联手灭了九头鸟一族,第十一禁地中必有究极生物复苏,会有祸乱,血洗山河。”萧遥告知。

同时,其他禁地多半也会蠢蠢欲动,因为,不止一个禁地派出门徒,在外面开枝散叶,彼此间可能会因此而同仇敌忾。www.35xs.com

楚风闻言,脸色有些木然,感受到了阳间无形中的一股冰凉的氛围,情况太复杂,有牵一而动全身的危机。

“另外,九头鸟这样的可怕种族也很难灭掉,他们比其他人更容易得到可带着记忆去转世的符纸,极难杀绝,轮回归来的九头鸟更为慑人。”

鹏万里暗中告知,让楚风心中一紧,深感悚然。

所有禁地深处,都能出产符纸吗?

这是什么原因,禁地镇守着什么门户吗?

可惜,这种事便是六耳猕猴族、道族的前贤也没有对后人说清楚,讳莫如深,这当中显然有让人惊悚的大秘。

此时,猴子同九头鸟争执起来,列数该族的罪状,但凡和他们有往来,有利益交换的人或进化门派,最后下场都很惨,人死的死,道统消亡的消亡,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比如,被九头鸟族谋害的天尊,连骨头都被拿去炼器了,一点也不浪费,当真是敲骨吸髓,剥削到最后一滴血干涸。

楚风听闻后,一阵发毛,感觉九头鸟族太恶毒了,不可深交,不能轻易接近。

九头鸟冷哼,道:“猴子,我不愿与你多说,各种诋毁,哪怕是千古骂名都由我族来背负好了,待到日后自有真相大白时。”

然后,他转过身来看向楚风,道:“曹兄,你听我们说这么多也头大,我就直接说条件吧,看是否对你足够有利!”

九头鸟倒也干脆,不搭理猴子了,对楚风开条件,要做一笔交易。

首先,他保证这次帮楚风获得汲取融道草的机会,这是他的诚意。

“你要知道,得到这次机会,你的潜能将会被无限拔高,若有神王之资,则能成就天尊果位,若有天尊之姿,则能成就大能之道果,若有大能之姿,那就更恐怖了……”

他陈明利害关系,讲述融道草的重要性,这是让任何一个进化者都会疯狂的机缘。

不然的话,六耳猕猴、道族的传人,何以不顾生死,在金身境挑战亚圣?这是在以命搏杀一个未来!

“你的条件呢?”楚风也很直接的问道。

他对这一次的机会志在必得,打生打死,干翻金琳、流光蜗牛他们,到最后如果让人摘了桃子,或者如赤凌空一样被人阻击,失去资格,那真是太憋屈了,被人夺走这次关乎未来成道的机会,绝对会让人呕血。

“请曹兄相助我九头鸟族百年时光!”

猴子一听,顿时面色变了,替楚风拒绝,道:“你在说笑吗,说的好听是相助,这完全是卖身百年,你们真是打的如意算盘!”

“不,我们绝不会如此,不会有过多的要求,只是在需要曹兄的时候,请他出手。如果他不愿意,我们绝不会勉强让他出头去战,之所以如此,我们是看重了他的潜力,未来会有无限可能。”

九头鸟看起来很坦然,并且他直接明言,在未来的圣级、神级领域时,阳间的几桩大造化的开启,必然需要曹德这种人相助。

猴子等人的脸色变了,阳间有几处特殊的地方,比如时光楼,还有那如来殿,亦有那起源湖,都很奇异,需要特殊的进化者。

如那时光楼,有时间之力加持,能够将一个人削落到某一历史时期,将之回溯到青春年少时的状态。35xs

真要是如此,到时候比拼的就不是境界了,更侧重的是他在那相应层次的攻击力。

若是有人在某一领域中号称一万载以来攻击力第一,那他绝对会成为大赢家。

若是在那个相应层次中,成为史上数得着的几人之一,那么就更可怕了,到时候肯定能碾压诸多竞争对手。

当然,在时光楼中,靠一个人是不行的,如果之力加持,将一个人推向老迈状态,转溯光阴,对应到天尊层次的话,那境界地位的人就危矣。

那样的话,楚风这样的年轻人就没什么威胁了,哪怕将他打向老迈状态,他也没有相对应的天尊实力。

此时,猴子听到九头鸟的话语后,脸色有些凝重,看得出,该族现在就开始谋划那几桩大机缘了。

如果真将时光楼中的镇楼之物取出来,天知道九头鸟一族会强到什么地步!

因为,一旦跟时间有关,那种物件就是无价的,可让人真正无敌天下。

至于其他诸如起源湖、万灵秩序沼泽等地,都是相近的可怕之地,当然也是逆天之机缘地。

比如,史前大黑手黎就是因为进过其中一地,从而让快速崛起,在年岁不老时就敢四处挑战,殴打武疯子,偷袭禁区中偶尔晃荡到边缘地带的可怕生灵,狩猎跟轮回有关的人与器物。

总而言之,当他在这种地方崛起后,就能纵横天下了,无所不能的到处下黑手!

楚风在暗中询问鹏万里、萧遥后,了解到这些隐情,当真是悠然神往,不禁有些发怔,他真的很期盼那一天早点到来。

“所以说,我对曹兄很坦诚,有什么说什么,到时候你同我们是合作关系,不会为难你,有机缘一起上,而且这百年来,我们供养你,无论你需要什么修行资源,我们都要为你提供!”

九头鸟说的很有力,掷地有声,让楚风顿时心头一动,这还真是很惊人的合作条件,他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上哪里去找这种进化门派。

但是,他又在心中叹气,不敢去啊,进了这样的族群中,他身上的秘密估计都要泄露出来,什么都瞒不住。

真到了那个时候,他的石盒,他的三颗种子,会属于谁?估计都变成九头鸟一族的宝物。

“这种条件的确让我心动,有什么限制吗,我可以在外面自由行走,不去你们族中应该没问题吧?”楚风试探性问道。

弥清美眸闪动,暗中传音,道:“曹兄,你最好不要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不然的话,纠缠不清,该族吃人不吐骨头,即便看起来宽泛的条件,到时候也是致命的。”

此时,九头鸟笑道:“我们对曹兄限制不多,只是偶尔小聚就行,不然,曹兄始终不出现,我们也担心你就此远去,再也不回归。”

楚风听到后,对他的坦诚不怎么感冒,这就是限制,真让他们盯上自己的话,以后古估计会出事儿。

此外,哪怕跟他们合作,在时光楼等地取到妙物,估计最终也没他什么事,就冲该族的风评,肯定要卸磨杀驴。

“曹兄,你考虑一下,我们还可以为你提供更多,只要你需要,尽管开口,我们尽量满足!”九头鸟满脸都是笑容,看起来很真挚。

然而,猴子、弥清、萧遥几人都不爽了,因为这次他们联合曹德去打生打死,到最后九头鸟来摘果子,凭什么?

鹏万里道:“你说的这些,我族都能为曹德提供!”

弥清明眸皓齿,气质空灵,也开口了,道:“再者说,你凭什么来这里讲条件,说什么如果曹德答应你的条件,你们这一族就保证他能汲取融道草精粹,这原本就是他应该得到的,你们拿属于他的东西跟他讲条件不觉得可笑吗?”

这时,十二翼银龙向前走了几步,他满头银发很亮,声音不急不缓,很有力,道:“呵,不是我说你们,真觉得这次曹德能够登上那张名单吗?你去问下你们族中的老家伙,真愿意为曹兄同各族翻脸吗?”

“我族老祖必然会竭尽所能!”猴子拔高声音道。

“呵……”九头鸟淡笑,道:“猴子,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们的老祖会热心的相助到底吧,既然你们都登上那张名单了,他们怎么可能还会付出大代价帮曹德运作,毕竟到了他们那个层次,欠别人的人情最可怕,难以还清,我敢肯定,他们不会为曹兄出头,而且很有可能转身就将他卖了!”

“你什么意思?!”猴子喝斥,满脸怒容。

九头鸟道:“你我都还年轻,心中有义气,相信人间有公道,可是,你们想一想各家的老祖,活到那把年纪,还会是那种人吗?我敢肯定,只要利益足够打动他们,到时候别说卖了曹德兄,就是亲手干掉他,都很有可能,最是无情最强族,不然何以长盛不衰,那是因为他们足够的冷血与残忍,心慈的都死了!”

“你放仙气!”猴子大怒,拎起来乌金大棍,就要赶人,不想跟他多说下去。

“我们走!”九头鸟很干脆,带人转身就离开了。

在走出帐中洞府时,他忽然回首,对楚风道:“曹兄,你要多个心眼,情况不对,就赶紧走吧,不然你相信别人,去打生打死,最后却白白辛苦一场,反被人给害了!”

他离开了,直接消失。

“别听他的,这个王八蛋就是来挑拨离间的!”鹏万里道。

“我早晚亲手干掉他,跟我作对不是一两次了,每次都下阴招!”猴子更是气不平。

“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赤凌空告辞,让人抬起他的病榻,离开这里,他有些落寞,也有些不甘心。

此时,楚风心中不平静,不容他不多想,别万一真被人给卖了,那就没地方哭去了。

虽然猴子他们都发了血誓,保他无恙,会很安全,但是那种史前血誓也不见得无解。

“曹德,你别多想,我保证该有你的少不了!”猴子红着眼睛,很是激动,拍着胸脯,说他们不是过河拆桥的人。

楚风点头,喝过酒后,在金身连营转悠,他在琢磨后路。

他身上有老古给的天遁符,料想逃走不成问题,有了这样的后路,他就有点不甘心了,真要被人黑掉他的机缘,半路摘桃子,他就大闹一场,不然难出恶气,他想干掉始作俑者!

不久后,他心头一凛,看到一个背刀的男子走来,那人脸色木然,但是无形中刀意透体而出,简直要割裂天宇,这个人极其可怕,从金身连营的南门走了进来,堵住去路。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群追随者,都是圣者!

鲲龙!

楚风第一时间意识到,这必然是他,是金琳所推崇的那个第一圣者!

同一时间,西门那里走来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一头金发非常绚烂,通体都是金色光辉,宛若太阳神临世。

他的周围,被一层金色光环所笼罩,所覆盖,犹若佛陀之光普照,将他衬托的神圣而强大!

这个男子面孔很白皙,也很英俊,带着冷漠之色,盯住了楚风!

在他的身后,也跟着一批人,全都在神境!

金琳的哥哥,是雍州阵营神级强者中排行第三的存在!

楚风心头一沉,这些人又一次找上门来,堵住去路,这是要做什么?

“曹兄,这边来!”这个时候,九头鸟出现,风尘仆仆,他如同一道闪电般展翅俯冲过来,呼唤楚风,让他赶紧离开。

“为何?”楚风瞳孔收缩。

“一些强族彼此妥协,做出最后的决定,这次你们袭击亚圣,无故厮杀,坏了规矩,要拿你顶缸,当替罪羊!”

九头鸟带来这样一则消息,让楚风从头凉到脚,然后,他很想骂一句三字经,怒火填膺,双耳嗡嗡作响,这个结果让人憋屈,而且太恶心人了!

竟能做出这种事?

“九头鸟,你闪开!”这时,鲲龙开口了,背负长刀逼来。

金琳的兄长,金家天纵神级强者金烈也大步走来,目中神光湛湛,杀意无尽,逼迫而来。

九头鸟露出异色,道:“鲲龙,金烈兄长,你们的消息到是灵通,还没有传出来呢,老家伙们刚有所决断,你们就知道了?”

接着,他很急切,暗中对楚风传音,道:“快跟我走,我身上带着神符,只要出了连营,没有了禁制,我们便能以神符瞬间遁走。曹兄,你看出我的诚意了吧?关键时刻,我冒着性命之忧带你走,提前为你送消息,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的合作,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可以放心的背对背杀敌!”

“想走,不可能,一个被舍弃的人,注定要问罪,直接由我们出手好了!”鲲龙开口,声音冰寒。

金烈也逼来,金色长发飘舞,如同一轮太阳在起伏,光芒耀眼。

“跟我走,放心,我有办法让人阻挡鲲龙与金烈他们,我们先逃!”九头鸟暗中传音。

楚风面色冷冽,眼中有火焰在焚烧,感觉肺都要炸了,今天真要这么逃走,实在是让某些人截胡痛快了。

他双目冷冽,决定做一票大的!

他有天遁符,没人拦得住,这片连营的禁制都对他无效,随时可逃走,但是他不甘心,想要干掉某些人,竟然想剥夺他登上那张名单的资格,要截了属于他的造化,还想置他于死地,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来三方战场是为了磨砺己身,不是为了受气,大不了捅破天,拍拍屁股走人,再换个身份!

他有大半方轮回土,加上那支筷子长的黑木矛,曾经杀过半步天尊,今天他想在这里杀个“更大个儿的”!

如果能够劫走融道草,那就更美妙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此时他无所畏惧,胸腔中憋着的怒火简直要焚烧天宇,想要捅破天。

说昨天章节短,今天来大长章了。

我接着去写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