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88章 撕开军装,给她卸妆

第88章 撕开军装,给她卸妆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7285

一枚子弹,朝着三爷直飞而来!

陈可欣松开三爷的衣襟,身影奋力冲到他‘胸’前!

“砰!!”

子弹,钻入‘肉’身!

一股浓‘艳’的血,喷出赤焰的红……

“陈可欣!!”

玛德!蠢‘女’人!

她居然替他挡了一颗子弹!

‘操’!

三爷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替他挡子弹了!玛德!

“陈可欣!!”

冷三爷充斥着血腥的声音,令周围一时阒静下来,他布满了杀气的眼睛,红血丝在翻滚,低头看着‘胸’口被血水染红的陈可欣,大手揽着她往下沉的腰。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陈可欣眨了眨无力的眼睛,嘴角的血迹勾勒出苍白的笑,“夜宸,我今晚问你的问题,现在,可不可以……回答我。”

有气无力的声音,绵软的如同被大风狂肆席卷了一整夜的娇嫩‘花’朵,破败,凋零,一片一片枯萎在男人的怀中。

冷三爷墨黑的眸子,坚韧笃定,身影笔‘挺’坚硬,大手撑起她浑身的重量,一个用力,陈可欣已经被他拦腰抱起,“你受了伤,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陈可欣单手拽着他的衣领,身后,依然是蔓延的枪声和嘶喊声,并未停息。

“你……现在回答我,我……死……也……”

“别说话!保存体力!”

冷三爷打断了她的问题,他不想给自己埋下无法填充的坑。

逆着大灯的远光‘射’线,冷三爷像从死亡中走出来的天尊,抱着一抹白‘色’的身影,踏着光华,一步一步,踩碎了不知道多少银光,周身笼罩的锋芒,炫目的令人目眩神摇。

刚才头昏的差点挂掉的苏盛夏,也猛然惊醒,撑着车座,挣扎着爬起来,晃晃脑袋,推开车‘门’。

风一吹,忽地便机灵了。

苏小妞儿呆呆的,愣愣的望着三爷的身影,望着他那张始终冰霜覆盖的绝世容颜,眼泪,簌簌飞下眼眶。

“三叔儿……三叔儿……”低低呢喃,却发不出声音。35xs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这辈子就要和你在这里分别了。

小丫头心里,就像是被海啸冲击了无数次,一颗心,碎了,又黏合,再破碎。

今晚的一切,抵过了她过去十八年的所有,一夕的彻底,一夕的疯狂,彻底的把小小丫头,那点儿不安分的少‘女’心事,都磨成了生死的大命题。

然而,她痴念未消,就看到了三爷怀中的身影。

陈可欣一身蓝‘色’的长裙,被强光照成了白‘色’,所以看上去就像白衣似雪的仙子,软软趴在天尊的怀中,长发如瀑布悬挂,绝美,绝配。

手,无声的攥成了拳头。

情绪已经无法名状。

只是觉得,眼前一切都在晃动。

冷三爷终于走出了娱乐城的大‘门’,从神位走到了人群。

陈少锐疯狂一般跑过来,大声嘶吼,“可欣!可欣!”

陈可欣用尽最后一点点的力气,双目涣散的光,里面依然只有一个人,“夜宸,回答……我……你……愿不愿意……”

苏小妞儿的耳朵,被拽着贴近了那道缥缈的声音,心就跟扎进了碎玻璃堆一样,血粼粼的痛着。

她都这样了,三叔儿会怎么回答?

冷三爷将陈可欣递给陈少锐,似是没有听到,“马上送她去医院,她中了子弹。”

说完,他转身,又疾步飞去了战场。

看到没看旁边呆傻了的苏盛夏。

冷三爷是个什么都不怕的男人,但是刚才,他突然有点怕,自己会不会心软,不敢再目空一切的厮杀。

那个勾着他的魂魄,动摇他的决心,摩挲他的杀伐之气的,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

苏小妞儿往前一步,又停下。

如果刚才的繁华盛景,让她看到了她三爷身份上的差距,那么这一次,她看到的,便是自己和三叔儿之间,生命高度的差距。

三爷,人人敬慕、人人称颂的战神男人,岂止是豪‘门’太子爷这样肤浅的定义可以概括的,他的生命,属于战场,属于生死,属于人命关天,正义、热血、军魂!

这才是他们最大的差距。

苏小妞儿拳头,松开,又攥紧。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眼泪更加疯狂。

不是害怕,而是崇拜,骄傲!

那个冲进了厮杀和死亡场的男人,被她深深爱着!是她爱的人啊!

枪声,终于停止了,明明几分钟,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长,结束了厮杀的飞鹰特种队在‘门’外集合,迅速处理着现场。

冷三爷身上、脸上、脚上,到处都是血,血覆盖了他那张锋芒闪耀的脸,蹲在地上,单手搭在膝盖上,手试了试一个人的鼻息,轻叹,“全死了。”

董大鹏咬咬牙,踢了踢其中一个死者,“老大……”

冷三爷起身,脸上血迹斑驳了肤‘色’。

只有一双分外明亮锋利的眼睛,堪比星辰,寒光照‘射’,“他们的目标,是我。”

董大鹏浑身一顿,嘴巴哆嗦一下,“老大……是不是那些人?”

几乎没有思考,冷三爷点了点头,“伤亡情况。”

“飞鹰无人伤亡,对方死了一百三十六,宾客伤了七个,重伤三个,已经送去了医院,有……‘性’命危险。”

冷三爷寒光扫过董大鹏,“包括陈可欣?”

董大鹏点点头,“她是伤的最严重的,刚才医院打来电话,说只差两公分就‘射’中心脏了,正在抢救。”

冷三爷的低沉的嗓音,嗯一声。

视线从死尸上移开,看着‘门’外,那一抹水绿‘色’的身影,夜风拂面,小丫头的裙摆纷飞,像一只‘精’致的蝴蝶。

冷三爷抬起长‘腿’,走到大‘门’外,人还没站稳,那抹靓丽无比的绿‘色’,便扑面而来,紧紧的,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小脸儿埋进他的‘胸’口,“三叔儿……”

冷三爷手臂迟疑一下,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好了,没事了。”

苏小妞儿仰起脸,已经是满脸的泪,哭‘花’了的脸,‘混’合着化妆品,黑白‘交’错,‘花’猫一样,“三叔儿,你是英雄!”

她竖起一根大拇指,伴着眼泪,笑开了‘花’儿,嵌在腮边的浅浅酒窝,可爱的打着漩。

冷三爷被血迹染红的手,伸出唯一没有沾染血的手指,拭去她脸上的泪,蹙蹙眉冷声道,“谁把你画成这个样子的?本来就不好看,还想再丑点?”

她刚才吓得要死,三叔儿一说,她止住了哭声,“我的脸,‘花’了?”

冷三爷不语,真想找一面镜子给她看看。

“看来,真的‘花’了。“自问自答。

然后,她一把抓住三爷的军装一角,将军装的下摆反过来,用没有沾染血迹的一面,毫无形象的抹在脸上。

就着三爷的军装,当起了擦脸布,三下五除二,脸被她擦了了七七八八。

冷三爷就这么直‘挺’‘挺’站着,小丫头拽着他的军装擦脸,三爷眼睑一垂,并未制止,由着她随便折腾自己的军服。

不擦还好,擦了,更‘花’。

她脸上涂抹的都会高档化妆品,哪有那么容易卸掉。

横七竖八的黑白线条,让她的脸成了斑马。

冷三爷这颗铁汉的心脏,又被她挑动了一下,莫可奈何的摇摇头,大手剪刀一样,撕开自己军装上的一个口袋,“撕!”左上方的口袋撕掉了!

布料撕开的声音,吸引苏小妞儿仰起头,“三叔儿……”

三爷拿着布条,附身,一点一点的擦她的脸……

他一附身,身上的血腥味扑了她满鼻,小丫头错愕不已的仰起脸,迎面,是三爷刀削的下巴,剑锋般的‘唇’,血迹斑斑的脸。

她忽灵灵的眼睛,痴痴望着他……

董大鹏和王天星,以及飞鹰的其他成员,看到这一幕,纷纷吓晕了!

不……不是吧?

老大居然……居然撕了自己的军装,给……小丫头卸妆?!!

王天星的拳头,收紧,再收紧,咬了咬牙。

“老大,尸体处理好了。”

冷三爷头也不抬,对王天星道,“处理好,送出去。”

王天星看着眼前的景象,心跟泼上冰水一样,拔凉拔凉的。

“是!”

苏小妞儿小手摩挲到自己的裙摆,“撕拉!”

纤薄的裙摆被她撕开一块残片,她将一寸布料可以买下一大柜子衣服的裙子,给撕了。

买的时候心疼的要吐血,现在一点也不在乎了。

小手儿拿着布料,她扬起藕臂,小心翼翼的擦拭了一下,三爷的脸颊,一抹鲜红,染在布料上……

两人,皆是一震,都停下了动作!

她抬手的时候,脚尖一抬,再加上脸上扬,几乎自己的鼻尖几乎碰到了附身的男人那高‘挺’的鹰鼻。

呼吸相闻!心跳加速!‘混’入血迹,那般妖‘艳’无双,那般动人心魄,那般旷世绝美。

冷三爷触电般,往后大退一步,将手中的布攥紧了,冷冷的道,“好了,自己擦。”

她一把拉住他的手,一股电流,蓄势待发!两人的心,都是一动!

看着他,她微笑,手指一动,揪住了他手中的军绿,“我用这个擦。”

她扯过他的军装残片,然后将自己的裙子残片塞给他,不言语,却似已说尽了衷肠。

手中的料子,软的像一团云,一缕纱,捏在男人粗粝的掌心,异样的温存。

她眼睛弯成了新月,惊鸿一面,细水流长。

“三叔儿……我们,算不算共患难,同生死了?”

她问,嫩生生的声音,在夜‘色’中想珠帘碧翠击打了‘春’雨,点点滴滴,铮铮回响。

冷三爷却没有回答,而是转开伟岸的身躯,走向了飞鹰的战士。

此时,庞君侧被飞鹰的人搀扶着走了过来,还没够上跟三爷说话,三爷已经走去了队伍中。

庞君侧劫后余生的深吸一口气,和苏小妞儿并肩站着,望向冷三爷的背影,感叹道,“我活了六十多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以前我不相信,但今后,我信了。”

庞君侧,今晚也算是经历一场生死劫难了。

苏小妞儿握紧手中的残片,笑了笑,“我一直都相信,但今天以后,我会更加持守我的信念。”

庞君侧附身,看一眼小丫头,“小姑娘,你小小年纪,是盲目崇拜吧?”

苏小妞儿灿然一笑,“是啊!盲目,崇拜!”

爱情,本来就是盲目的,至于崇拜么?她的男人,她自然崇拜。

“听说今天晚上他们要劫持你,要你的钱?”苏小妞儿仰头看着电视上才会看到的大富豪。

“嗯,没错。”

苏小妞儿手指拍了拍他的手臂,笑亮了眼睛,“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