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135章 我是冷夜宸的媳妇儿

第135章 我是冷夜宸的媳妇儿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6176

冷三爷的眼眸黑如琅夜,那深深汹涌的狠辣杀气似是要把周围的一切都瞬间摧毁。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www.35xs.com-

男人的声音是海面上漂浮的活人鲜血,而三爷是一只嗜血的鲨鱼!

董大鹏面‘色’凄寒的凝望冷三爷,五脏六腑都随之一‘抽’,一拧,好像听到了空气中有什么东西被点燃。

“你敢威胁我?”

这是眼神充斥逆天杀气的冷三爷说的话,与表情截然不同,这话他说的轻描淡写,不显示任何威胁‘性’。

可是董大鹏知道,他们的老大,火了。

“冷夜宸,把我的人放了,不然我‘弄’死她,哦,不,直接‘弄’死有点可惜了,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要是让我的这帮兄弟好好解解馋,发泄发泄,还能提高战斗力,你觉得怎么样?”

冷三爷的手拿电话,眼神看向董大鹏,用手势比划了几下,董大鹏心领神会,迅速开始追寻手机信号源。

电脑上弹出信号‘波’动,但位置却一直在移动,速度很快。

“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拧断你一颗人头,你敢送她一根手指,我灭了你整个老窝,咱们比一比,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

冷三爷骇然的表情搭配着极为不屑的冷笑,这种强大到变态的气场就足以让不少敌人闻声丧胆。

“是吗?那么冷三爷,咱们就比一比。”

侦察兵手指飞快敲打键盘,屏幕上的红‘色’的光点闪烁的清晰度越来越高,而位置却并不是在京都附近的山区,而是在海上。

冷三爷凝视一眼,手指触碰其中一点,以眼神指使。

董大鹏点头,正要去指挥飞鹰的人出发,那个移动的红点却不再动了。

“电话断了。”冷三爷放下手机,画面提示着中断,而电脑屏幕上的红点在停滞的方位停止了闪烁。

“他把手机丢进了海里,玛德!董参谋,通知陆军航空部,准备轰炸机,老子马上飞过去。35xs”

“是!”

——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只觉得浑身酸麻,一点点力气,好像被人揍了一顿,卸开了身上十几块骨头似的,‘奶’‘奶’的,疼死了。

苏小妞儿还没睁开眼睛,就被身上的刺痛感折磨的呲牙咧嘴,靠之!

将眼睛撕开一道缝隙,妞儿瞅了瞅,“靠,这是什么地方?”

她被五‘花’大绑捆在椅子上,双手双脚全部被绳子束缚,这里是一间密闭的房间,只有斜上方的一扇窗户透出阳光,闭眼时间太长,阳光突然照‘射’的,眼睛被刺的一阵酸麻。

妞儿脑袋里一个清晰的声音告诉她,她被绑架了。

对方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打算把她怎么样,全都不知道。

昨晚她是怎么被绑架的?

只记得漆黑的山路上,她和傅思明他们边说边笑,准备爬到一个山头上,但是爬着爬着,身边就传来了打斗声,哭喊声,跌倒的声音,还有白松大喊“快跑”的声音。

紧接着,她被人一拳打晕,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

可是,傅思明他们呢?是不是也被绑过来了?他们人呢?

‘奶’‘奶’的,遇到山大王了?

要给人当山寨夫人?

靠!这个联想不靠谱。

她正在心里瞎YY,密室的‘门’吱嘎一声开了,突然闯进来的刺目光线像是一张灿白的大网,将妞儿浑身包裹进了幽深的白‘色’深谷。

一道黑‘色’的身影背光而立,逆光的脸,无法分辨五官,看不到表情,只是空气中一股刺鼻的海腥味道尤为凌冽。

海鲜味?玛德,她居然在海边?

从京都的郊外到海边,乖乖,这距离可不短。35xs三叔儿能找到她吗?

男人光头,脸‘色’黝黑,穿着黑‘色’的外套,身上有一股刺鼻的腥味,等男人走进放进,妞儿才看到男人的脸部,乖乖,长得本来就丑,脸上居然还有两道刀疤,这一下子更是丑出了新高度。

“看来,你就是绑架我的人。”她扬起一张清秀白皙的小脸,澄澈明亮的眼睛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是对男人颜值的厌恶。

男人“咔嚓”弹出一把锃亮的匕首,匕首白‘花’‘花’的刀刃贴着她的脸颊,一点点,一点点的摩挲,“你不害怕?”

特么的,不怕才怪!老娘头一回被绑架!

“怕?我怕什么?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如果两样都不稀罕,那就更没什么好怕的了,我一穷二白三丑四蠢,送人都没人要。”

男人冷哼,鼻息里闷热的气流喷在妞儿的脸上,粘稠的热气还有一股作呕的臭味,“又没人要,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说,你跟冷夜宸是什么关系!”

哦?

三叔儿?

原来这些人是冲着三叔儿来的,绑架她,威胁三叔儿!这么一想,逻辑全通了,三叔儿是军人,这些年打击了不少犯罪分子,报仇的不在少数,那么这人肯定是寻仇的了。

妞儿呵呵笑,清凌凌的笑声好像银铃般清脆好听,“冷夜宸啊,我们是夫妻关系,他是我男人,我是他媳‘妇’儿。这都搞不清楚还绑架我?大哥,智商是不是没‘交’费?”

男人上下打量小丫头,眼睛在她脸上‘胸’脯上停留了一会儿,“夫妻?呵呵呵,放你妈的屁!就你?”

尼玛!

妞儿‘挺’直腰板,昂起下巴,不惧他的匕首,更不惧他的狰狞面孔,“就我!我就是冷三爷的‘女’人,识相的赶紧松开我,乖乖叫一声冷夫人,不然等我男人来了,一个一个把你们剁碎了,喂狗!”

清澈如水的眼眸,白皙可爱的皮肤,嫩生生的脸颊,怎么看都是个纯真无害的小丫头,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让人莫名生畏的力量。

男人啐一口唾液,“你和冷夜宸到底是什么关系!说!”

冰凉的匕首嗖地横在纤细的脖子下面,利刃只需一动就能将她的脑袋整个切掉,麻蛋,要不要这么较真。

妞儿撘眼瞅瞅他的匕首,雪白‘色’的脸上被一‘激’,透出了几分骇然,嘴巴‘抽’‘抽’,“大哥,我说实话,你不相信,那我让我说什么?”

“你是冷夜宸的‘女’人?呵!冷夜宸会要你这样的当老婆?你说实话是吧,很简单,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张嘴。”

说着,男人就要解开皮带,“死丫头,还没成年吧?老子就喜欢吃嫩的,雏的,一会儿老子让你爽一把,咱们一边做,一边聊,怎么样?”

‘操’!!

妞儿被捆在椅子后面的手紧了紧,裂开嘴‘露’出洁白的两排牙齿,“大哥且慢!好吧,好吧,我说实话!”

眼下她孤身一个,能拖延时间就拖延,先想办法从这个鬼屋子里面出去再说。

“说!”

匕首凌厉的刀片直指咽喉,她无路可退,只能拼智力了。

男人能在六个人中找到她,肯定早就做过了调查,说不认识肯定行不通,编的太离谱也不行。

妞儿突然嘴巴一张,“哇哇”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惨绝人寰,“呜呜,呜呜!大哥,我心里苦啊!

呜呜,冷夜宸他不要我了!呜呜,我被他睡完他就不要我了……男人怎么都这么没良心!

呜呜,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他居然不要我了……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以后可怎么活啊?!!”

男人嘴巴哆嗦一下,实在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画风突变,来了个措手不及的大炸弹。

妞儿哭的涕泗横流,哭的人畜不分,“大哥,我怀着孩子去找他,他居然不认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呜呜,大哥,你一看就是好人,你可要帮我!你可要救我啊!”

男人一把扼住妞儿的下巴,力道之大险些将丫头的下巴捏碎,黝黑的脸上两只眼睛狠辣‘阴’鸷,“胡说八道!孕‘妇’怎么会在山上!”

“呜呜,我这不是不想活了吗?我心想着,死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上,家里还能拿点赔偿金,谁知道……大哥,你连死都不成全我!我连自杀都失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大哥,你杀了我吧!杀了我!”

男人眯眼,瞅着她哭‘花’了的脸,“靠!给老子闭嘴!别哭了!”

妞儿马上刹车,声音戛然而止,刹住了哭声,在椅子上左右扭动,“大哥,我能不能去‘尿’个‘尿’?怀孕的人容易‘尿’急,我昨晚上到现在还没‘尿’‘尿’呢……”

“忍着!”

“真忍不了了,马上就出来了,哎哟,哎呦呦,憋不住了啊!”

妞儿加紧‘腿’根,那痛苦憋‘尿’的表情,跟要生了似的。

“卧槽!你等着!”

“大哥,麻烦您快点!我真憋不住了!‘尿’‘骚’味多恶心,我哪儿能让你闻!”

男人听的脸‘色’乌黑,站在‘门’外看守的四五个人也跟着脸‘色’乌黑,干过这么多绑票撕票的事,头一回看到这种‘肉’票。

太尼玛变态了。

松绑,离开椅子,松开双脚的绳索,可是手还绑着。

“大哥,你不给我松开手,我怎么‘尿’‘尿’?难道‘尿’‘裤’子?还是你给我脱‘裤’子?你要是愿意给我脱,我和我孩子谢谢你!”

男人枪口对准妞儿的脑袋,这回不用刀,改用枪,“死丫头,既然冷夜宸不要你,你就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妞儿却嘻嘻笑,“大哥,你是不是傻?他是不待见我,但是我肚子里可是他的骨‘肉’,就冲这个,他舍得不让我死这么早,再说了,除了我,你手上还有别的砝码么?留着呗,有总比没有强。”

“你!‘操’!!”

妞儿被松开了手脚,捂着肚子,伸手,“大哥,给点纸啊,好像不光要‘尿’‘尿’,还得……”

“靠!!没有!!”

妞儿表情酸酸的蹙眉,“行吧,没有就没有,干草树叶也行,那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