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174章 多想留下你啊,今晚

第174章 多想留下你啊,今晚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6200

白松的呵呵笑,没事人一样道,“别喊了,咱们俩今天要在这里过夜了。www.35xs.com。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w.35xs.com 。”

苏盛夏回头怒视白松,“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故意的!白耗子,你个死耗子!无耻!卑鄙!不要脸!”

盛夏一通大骂,骂完继续砸‘门’,可是位于空旷的‘操’场这边的器材室这个时间几乎没人会过来。

她再喊再叫再闹也是于事无补。

白松闲庭信步的在打扫的差不多了的器材室里散步,手里拎着一瓶水慢悠悠的喝着,对于被关在器材室,相当的欢喜。

“苏盛夏,可以跟小爷我共处一晚上是很多人求之不来的福利,今晚上被你捡了个大便宜。“

“滚蛋!怎么出去!你特么的还有心情喝水,赶紧想想办法怎么出去!”

如此狗血又小概率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苏盛夏表示不敢相信!不敢相信!

白松闲闲的靠着器材架,“别砸了,这‘门’你砸不开,而且我听说负责管理器材室的大叔耳朵不大好使,这会儿估计也走远了。来喝水。”

看着他递上来的水,苏盛夏更加心塞的给堵了回去,“不喝!你不是很聪明吗,你快点想想怎么办啊!”

妞儿砸‘门’砸累了,只好原地坐下,咕嘟咕嘟喝了几口水,然后赶紧的放下了的,万一真的出不去,一会儿喝多了想上厕所怎么办?

白松一条‘腿’挨着她的后背,隔着几毫米的距离,“你终于承认我聪明了,不过现在承认不是时候,大‘门’在外面上的锁,砸不开。”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在这里等着,明天早上大叔回来开‘门’咱们就出去了。”

白松依然说的风轻云淡,好似被关在里面的人压根不是自己,天‘色’已经暗了下了,器材室里面的灯也被人在外面拉了闸,室内的光线越来越昏黄,接着便是一大片的黑暗。

妞儿手机在口袋里闪烁了一下,掏出来看到居然是三叔儿发来的短信。

“快考试了,早点休息。www.35xs.com”

她欣喜若狂的按键回去,可……还没发送,手机没电了。

“嗷嗷!!没电了!!”

白松用手机照亮了一小片空间,正好可以看到盛夏气鼓鼓的侧脸。

“苏盛夏,既然出不去,咱们干点什么打发时间?”

语气轻佻又暧昧,昏黑的器材室,孤男寡‘女’的两人。‘逼’仄的小空间,紧锁的‘门’,这一切实在是太……特么容易联想点不健康的东西了。

妞儿喉咙一紧,两只爪子‘交’替着在他眼前摆动,小脸儿瞬间就变了颜‘色’,都说男人的一旦进入黑夜就会变成饿狼,何况白耗子对她存着什么心里,她明镜儿似的,“白耗子你别冲动,你冷静!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哈哈哈。”

的看到她受惊好的兔子一样连连后退的小样儿,白松心里涌动着说不出的情愫,坏坏的往前走近了几步,然后看着她,笑着,挑衅着,坏的好像个小痞子,“苏盛夏,夜深人静的,咱们就做点打发时间又保暖的运动吧?现在晚上可是冷的很啊。”

白松一步一步的走近,她一步一步的后退,“哐当”一声,后背勘堪撞在了一个架子上,后路被堵住了,妞儿两只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呼吸起伏,“白耗子,你……”

白松‘唇’线倾斜,笑的别提多腹黑,一只手撑着架子的横木,凑近她,“苏盛夏,你怕什么呢?”

苏小妞儿脑袋里啪蹦出了和三叔儿在一起的那些暗昧的夜晚,那些两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放纵和痴缠,一幕一幕让她眼‘花’缭‘乱’,心如擂鼓,喉咙一阵干涩,“白松……你本质意义上是个好人,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苏盛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这会儿她脑袋很‘乱’,她不敢想白松会不会突然出击。

白松眉头在看到她对自己的抗拒的时候,狠狠的凝成了一个疙瘩,是抗拒,以实际行动传递出来的抗拒,比任何言语都要么shan伤人至深。

他不愿意在看第二眼,看一次就好像被刀子刺了一下,他感觉到了痛。

在十八岁的少年心里,种下了一颗叫做痛的种子,他管不住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颗种子在心里发芽,长大,参天成林。www.35xs.com

终于,凑近了她的脸的薄‘唇’,徐徐移开,盯着她的眼睛,也徐徐地移开,白松眸光定格在她视死如归的闭上眼睛的刹那,心彻底的裂开了一道缝隙。

错开她的‘唇’,白松突然爆笑,“没出息的样子!我不过是想提议咱们打一会儿篮球,你吓成这样?就算不喜欢篮球也不至于吧?”

白松顺手从她身后的架子上拿了个篮球在u0010手里抛了抛,笑的很邪肆。

苏小妞儿傻愣愣的睁开眼睛,幻想中的‘唇’并没有落下,她看着眼前的白松,忽地也笑了,笑的心跳好像要跳停了那般,“哈哈哈!怎么会!我只是不会玩儿而已!”

砰砰砰!

球在地上弹跳了几下,然后又回到了白松的手里,“试试。”

妞儿愣了一下,接过篮球,“白耗子,你真不知道怎么出去?”

白松多么不希望她问的这么认真,她认真又却期待的样子那么让人心疼,让人不忍心拒绝。

苏盛夏啊,你这个家伙!

白松傲然倨狂的蹭了蹭自己的鼻梁,“真想出去?”

“废话!我手机没电了,回去太晚的话我爸妈会担心。”

白松叹一口气,“你真是没福气!和我相处这么好的机会都抓不住,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妞儿眯了眯眼睛,“这么说,你有出去的办法?”

白松指了指器材室上方的窗户,“看到没,这扇窗户没有防盗网,推开玻璃能跳出去。”

苏小妞儿赶紧顺着他的手去看,一片月光从那边倾泻而下,小小的窗户瞬间成了肖申克的救赎,这哪儿是一扇窗户啊,这分明是藏在《圣经》里面的那把斧头!

“不过,这么高怎么上去?”

白松蹙眉,“苏盛夏你到底长没长脑子?这里是器材室,你不会借用东西上去?”

“卧槽!就算上去了,一会儿怎么下去?跳下去就帅残废了吧,我不想变成瘸子。”妞儿望着高度,至少有三米,那么高的地方,按理说不会有大事,可是万一呢?

白松霹雳哐啷从一大推东西里面翻出了脚手架,“过来帮个忙。”

“哦。”

合力将架子放在窗边,白松踩了踩,“我先上去把窗户推开。”

“好!”

白松爬上架子,身影瞬间变得无比高大,威风凛凛的站在架子上,背影突然有了一种特别伟岸的豪迈。

苏盛夏望着他的后背,看着他尝试推开窗户,一层灰尘扑簌簌全飞到了他身上,他被呛的咳嗽几声,继续努力着。

他是一个富家阔少爷,长这么大估计都没干过这种粗活儿吧?可是现在……再回忆一下刚才他的‘唇’靠近自己的额头的时候……

妞儿心里不是滋味。

“好了!窗户可以爬出去,我先跳下去,一会儿你上来,我在下面接着你。”

俯视着下面仰视自己的那双眼睛,白松用了几秒钟的时间看着,铭记着什么,几米以下那双比窗外的月光更加洁白扥眼睛,此时好像另外一轮月亮在他的心海情涯上冉冉升起。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汝兮汝不知。

他多想自‘私’的把她留下啊!

共处一夜的时光。

“你小心一点!”盛夏喊。

“叫声好听的鼓励一下,比如叫我个亲爱的什么的。”

白松并不给盛夏反应的时间,身影纵跃而下,只听到外面“嘭”一声,他已经落了地。

盛夏当做没听见那句话。

“行了,把书包丢出来。”窗外他的声音有点远。

“好!”

将两个书包丢出去,盛夏站在窗口,“靠!这么高,怎么下去?”

白松支开两臂,“不会有事,我接你,下来!”

妞儿咬咬牙,并不矫情,“我来了!”

伴随着炸碉堡般坚定的呼喊,妞儿的身影翻飞往下——

“嘭!!”

重物坠地的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开,妞儿哎呦哎哟好几声,“咦?好像也不疼啊。”

被她压倒的白松咳咳咳狂咳嗽了好几声,捂着肚子吐血状,“你当然不疼,靠……”

妞儿回一回神,发现自己恰好卧在白松身上,顿时一个机灵跳起来,拽着他,“你没事吧?”

“靠!小爷像没事吗?差点因为你英年早逝!‘操’!”

妞儿干笑,在他身上捏了捏,“没骨折吧?”又竖起两根手指,“这是几?”

白松气的翻白眼儿,“脑残!”

“别这么火气啊,话说你刚才帮了我,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妞儿赶紧的说好话,毕竟这一次真的是白松牺牲了自己的救了她。

算一算,今天他已经帮了她两次了。

白松斜背着书包,两人朝着大‘门’走去,路灯昏黄灯光将他们的影子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一会儿拉近,一会拽远。

若即若离。

昏暗中,白松突然严肃的道,“脑残,以后出‘门’带着我送你的匕首。”

“为什么?随身带着匕首很容易被保安发现当成犯罪分子的。”

白松哼,“不带匕首,容易招惹犯罪分子,以后带着吧,不是每次都恰好遇到我这么好心的人。”

这么好心又有自制力的男人。

妞儿撇嘴,“好吧,带着就带着。不过,我又没钱貌似不具备吸引犯罪分子的条件。”

背影越来越远,几乎消失在路灯下,“你特么往那儿一站就让人想犯罪,懂?!”

额……

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