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237章 解药?致命毒药?

第237章 解药?致命毒药?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8079

新来的营长是个超级无敌大嘴巴!

居然打报告!这种事居然也打报告!简直了!

盛夏呵呵笑,“首长,这事儿不能怪我,享受特殊政策,是因为我的身份特殊,谁让我的叔叔是首长呢!”

她特意加重了叔叔二字,明媚的大眼睛望着他,一瞬不瞬,分外认真,分外笃定。35xs.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冷三爷转动椅子,从大办公桌后面起身,高大的身影走到她身边,无声无息、又伴随着强悍‘逼’人的气势。

“牙尖嘴利,你这张嘴到底是怎么磨出来的?”三爷附身,大手捏了捏她的小下巴,悠悠的深眸看向那张粉‘色’的樱‘唇’。

这么一看险些将自己的心肝给赔进去。

盛夏粉嘟嘟的‘唇’抿了抿,然后翘着嘴角笑道,“三叔儿,想知道啊?想知道的话,先跟我走一趟,我保证告诉你。”

三爷大手松开她的下巴,一转身坐在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大手一带,将盛夏的小身板儿也给带了过去。

盛夏中心倾斜,纤瘦的身子直接跌入了三爷温暖的怀抱,三爷两条长‘腿’承接着,臂弯一拦,盛夏就像是飞入了雄鹰怀里的一只小雏鹰,整个人被巨大的翅膀覆盖着,倍儿舒服,倍儿踏实。

被他扣在怀里,盛夏只觉得呼吸的热度直线上升,危险指数蹭蹭蹭的爆表。

某只老狐狸该不会故技重施又来‘逼’供吧?

在她怀里躺着,盛夏眼角的余光正好可以看到书架,书架其中一个格子后面,贴着她偷偷放在这里的窃听器。

她一直没有机会过来取回去,不知道都窃听了什么东西。

而她不曾看到,她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全部都进了三爷的眼睛。

旋即,她把视线转移回来,没个正经的在他怀里拱了拱脑袋,“三叔儿,您老人家皮带咯到我了。”

冷三爷单手扒着她的腰肢,暧昧的吐出带着烟草味的热气,“老子‘抽’下来。”

“不用!”

三爷好整以暇打量她,“盛夏,想我吗?”

盛夏被三爷突然的温情路线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歪了歪头,“三叔儿,咱们昨天刚才训练场见过面。”

三爷板正她的小脸儿,粗粝的大手覆盖她的后背,顺着后背走了一圈儿,回到她手上,牵着她的手‘摸’自己的皮带,“老子想你,想的快疯了。”

盛夏脑‘门’轰隆!

冷三爷这帐篷真是……

她脸儿没羞没臊的绽放一朵野蔷薇,“三叔儿,淡定,我现在是个毒‘药’包。35xs”

“为什么不肯说实话?还有一个月,你知道一个月什么概念吗?”

男人的克制着愤怒和悲痛,刚毅的脸上,清晰的刻画着属于他的隐忍,属于他的疼惜。

“一个月,三十天,四个周还要多,一切皆有可能,三叔儿你不是让人研制解‘药’了吗?按照正常剧情,‘女’主角都是最后时刻得到救赎。”

“胡说八道!”

盛夏捏捏他的下巴,线条锋利的下巴捏起来手感不错,“三叔儿,你调戏了我,占了我的便宜,是不是该替我干点活儿了?”

三爷睿智的眸子眯了眯,“让老子给你叠被子?”

“聪明!传闻冷三爷在军校的时候被子叠的全校最好,小‘女’人很是仰慕,特来取经学道,还望冷大师指点一二!”

“呵!”

不管怎么说,盛夏把三爷的追问给糊‘弄’过去了,顺便还把三爷给请进了宿舍。

三爷从国徽标注的八一大楼走去新兵宿舍,一路上无数双眼睛注目,回头率百分之百。

盛夏默默跟他拉开了距离。

三爷时不时的放慢脚步等她,两人跟做游戏似的,一会儿近,一会儿远,乍一看很像闹情绪的小情侣。

程远航和几个连队的排长在小炮楼开会,看到三爷和盛夏,视线都拉直了。

三宸子啊三宸子,绷不住了吧?居然带着妞儿在军区约会了?

瞧瞧人家这散步散的,简直就是T台走台步,下面一群脑残粉。

简沫茵看到冷三爷,一张脸红彤彤,“首长好。”

三爷点头,“嗯。”

冷三爷进‘门’,高大的身躯在‘女’生宿舍显得有些突兀,凌厉的眼眸看着室内的摆设,很快,鹰隼注意到了桌子上的台历。

台历的时间是下个月,其中一个日子用水笔化了一个大大的黑‘色’叉号。

如果他猜测不错,那个日子就是盛夏毒发的时间。

距离今天刚好是一个月。

整整三十天。

三十天啊……他的小丫头要掀开什么样的狂风大‘浪’?

盛夏献宝似的把被子指给三爷看,“首长,这是我的‘床’位,这个是我的被子。”

简沫茵给三爷倒了一杯热水,恭敬的捧着磁茶缸递上来,“首长,您喝水。”

三爷扫了一眼茶缸,“不用。35xs”

盛夏摆摆手,“你喝就行了,首长是铜墙铁壁,不用吃饭,光合作应就能长命百岁!”

三爷的余光瞥她。

盛夏悻悻的笑,“首长,请展示您的叠被子技能!”

三爷看了几秒钟被子,“盛夏,你两个月都是这么叠的?”

“哦……对。”

冷三爷想爆粗口来者,碍于旁边有个‘女’兵,忍住了,“苏盛夏,你平时在家,房间是不是猪窝?”

盛夏咳咳咳,顾左右而言他,“首长,你这么忙,还是先把被子叠了吧!我怎么敢耽误首长的宝贵时间呢?”

是不敢耽误吗?

她明明可以找白若初帮忙,明明可以找其他老兵帮忙,明明可以自己再尝试尝试几下的。

可是她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心理。

她忍不住想要依赖他,想去磨害他,腻歪他,在他面前,她有时候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做了,连‘腿’都软了。

她想把自己的四肢都养到退化,非得他来帮助,她才能直立行走。

她是那么喜欢被他宠着的感觉,享受他给她的霸道骄纵。

她喜欢他给她的特权,喜欢他给她开的后‘门’。

三爷哼了一声冷气,“看清楚,我只示范一遍。”

“是!”

简沫茵挽着盛夏的胳膊,两人都眼巴巴的望着三爷。

大手一抖,将被子一马平川的展开,三爷手指灵活有力的把被子从三分之一处折叠……

半分钟不到,软趴趴的被子愣是‘挺’了!

神了!

完成叠被子神功之后,三爷直起身,“照着这个样,来一遍。”

盛夏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

“废话,难道是我?”

盛夏垂涎三千盯着豆腐块,妈呀,她再也不睡觉了,她要把这东西供起来!

“首长的劳动成果,我还是不要怕破坏了,首长,您日理万机,恭送您。”

三爷寒眸扫过她的剪瞳,“少废话,自己来一遍。”

你‘奶’‘奶’的!

盛夏抖着爪子去拆被子……妈呀,豆腐块!三爷的豆腐块!

“叮铃铃……”

单调的手机铃声突然打断了盛夏的动作,三爷的手机响了!

她麻溜儿站直,电话来的真是时候!

三爷看到号码,视线在盛夏的身上掠过,然后大步走出了宿舍‘门’,“说。”

“首长,解‘药’把血液中的病毒杀死了百分之八十,这已经是尝试了几百次试验之后杀死病毒最多的一次了,您看……要不要让病人试试?”

冷三爷眯了眯眼,“不能百分之百?”

“很难,现在只能达到百分之八十。”

“好,我知道了。”

盛夏正和简沫茵大赞特赞三爷牌军被,三爷身形一闪飞了进来,接着不等她们看清风向,三爷一把拉住了盛夏的手腕,“跟我来!”

被三爷塞进大怪物,盛夏感觉自己上的是特么的飞机,完全没有任何防备,风驰电掣的飞了出去!

“喂!三叔儿你干什么!”

“救你!”

三爷的车疯了一般直奔科研中心,拽着盛夏脚不沾地的跳上电梯,电梯内气压随着两人的心跳不停的升高!

盛夏吞咽口水,“三叔儿……真的有解‘药’?”

三爷拉紧她的手,紧紧的、紧紧的扣在自己的掌心里,“如果机会只有百分之八十,你愿不愿意试?”

“愿意!”

盛夏想都没想,“我愿意,哪怕是百分之一,我也愿意!”

是要能延缓死亡时间,她可以尝试所有的可能。

“好。”

研究室内,气氛很紧张,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学专家恭敬的‘侍’立在一侧。

为首的一个年约六七十岁的老者双手捧着‘药’瓶,里面盛放着液体‘药’剂。

液体的?

盛夏吃的是‘药’丸。

“少将,这是我们刚实验的解‘药’,您……”

“我喝。”

盛夏一把将解‘药’拿在手里,眼睛都没眨巴一下。

三爷按住她的手,问老者,“陈院士,解‘药’如果无法解读,会有什么副作用?”

陈院士指着小白鼠道,“我们给小白鼠注‘射’了‘药’水,二十四小时没有发生异常,我想,大概不会有明显的副作用。”

三爷神‘色’浓重,“盛夏,我陪你。”

盛夏捧着‘药’水,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她愿意试一试,只要能活下来!

一闭眼,一仰头,咕嘟!

苦涩的‘药’水眨眼之间滑入了喉咙,冰凉的液体在肠道流淌,透心的凉。

喝完之后,盛夏感受了一下,跟解‘药’的反应不太一样,那个喝完热热的,这个喝完凉凉的。

除此之外没有特别的反应,难道真的奏效了?

三十分钟过去……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看着盛夏,盛夏被他们看得浑身竖起汗‘毛’。

“三叔儿,我看这‘药’‘挺’靠谱的,我被他们看的有点瘆得慌,要不,咱们先回去?”

三爷‘摸’‘摸’她的额头,从表面看,的确没有异常,“好,先回去,有不良反应马上告诉我。”

“嗯。”

盛夏对专家们一一道谢,然后跟着三爷原路返回。

三爷一路上问了她无数次,“真的没事?”

“没事啊,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她笑嘻嘻的展开胳膊给他看,故意调皮的吐吐舌头。

“没事就好,明天过来化验血液,希望真的奏效。”

盛夏点头,‘揉’‘揉’肚子帮助‘药’水吸收,“希望吧!这么多专家的心血,要是没用的话怪叫人失望的。”

三爷打开车‘门’,扶着她的脑袋道,“先上车,我带你去吃饭。”

“我想吃红烧狮子头!”

“好。”

“我还想吃爆炒牛腩!”

“好。”

盛夏脑袋里漂浮着美食,越想越馋,可馋虫勾魂儿的刹那,她肚子忽地一揪。

“呃!”

腹部的‘抽’痛突然将盛夏的呼吸拉紧,不过片刻时间,她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地上,迈上车的一只脚“啪”掉了下来。

痛!!

从腹部迅速窜到了天灵盖的痛!‘揉’碎五脏六腑的痛!

“啊!!”

盛夏突然捂着读者大叫一声。

三爷被她触电般的惊叫吓得猛然附身,“盛夏!!”

盛夏捂着肚子痛的将自己缩成了一个圆球,“疼……肚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