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401章 男人是移动的暖宝宝

第401章 男人是移动的暖宝宝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6247

到底谁是谁的的领导?到底谁听谁的指挥?

尼玛,还分得清吗?

段仕洪憋得脸‘色’比猪肝还难看,他真想隔着空气把三爷的脑袋给崩了,但眼下的情况很明显,他天大的不痛快都得忍着,憋着!

军事演习就要开始了,三爷是C军区的顶级指挥官,能不能在对阵中拔得头筹力压对手,三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www.35xs.com

所以嘛,段仕洪哼了几声以示不满,也就没下文了。

王天星嬉皮笑脸跟三爷凑近乎,“三爷,段仕洪现在对你的想法,很符合一句话,哈哈哈,看不惯你,又干不掉你。三爷,段仕洪留在军区其实也不错,没事儿欣赏一下川剧变脸,免费的,真人的。”

“变脸?就他?呵,他给我表演脱、衣舞我都没兴趣看。”三爷直接给怼了回去,横竖他是不待见段仕洪。

“哈哈哈!三爷牛叉!他要是给我表演,我可以考虑一下。”

高高在上的段仕洪恰好往三爷这边看,三爷给他一个正眼,后者自觉把脑袋挪开了。

跟三爷玩儿心理战,段仕洪根本一个重量级的。

三爷眼神儿扫扫王天星的脸,重点观察他的嘴,“最近腊肠吃多了吧?吃多了记得喝水,清清口。”

王天星没整明白,捂着嘴巴呵出一口气,闻了闻,“没有味道啊,我早上吃的青菜牛‘肉’白米粥,没有生姜大蒜洋葱,不口臭啊。”

三爷平视前方,罗里吧嗦的报告听的心烦,“我真替你的智商着急。”

“别介啊,你啥意思,让我死的明白点。”

“老子说你口味重,不懂?要不让段仕洪现场给你脱一段?”三爷笔直的坐在椅子上,够深刻的眼神,够霸道的气场,够正经的姿态,但是嘴巴里说的话,跟会议‘精’神没有半‘毛’钱关系。

“卧槽,三爷你……行吧行吧,开会,继续开会。”

程远航是三爷曾经的副将,职位现在比三爷还高,和段仕洪坐在同一排,位于长桌子的左斜方。

从他的方位恰好可以不费力的看到白若初,她跟飞鹰的队员齐刷刷坐在下面,清灵如水的眼睛凝望着前方,和所有人一样,腰杆笔‘挺’目光如炬。35xs

有‘女’兵的刚毅,‘女’人的漂亮,但没有温度,不卑不亢,不悲不喜,淡漠的像冷血杀手。

程远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眼睛偷偷隔着茶杯的边沿偷看她,如果眼神可以当场作画,他已经替白若初画了一张完整的人物速写。

可台下的‘女’人好像没看到他。

程远航心拔凉,再多的热水也暖不热了。

里面冗长的会议还在继续,外面已经是另外一种光景。

盛夏无聊的想要撞墙练铁头功,领导开会恨不得在里面直接把年给过了,尼玛,都两个小时了,人影儿都没出来。

盛夏想‘尿’遁……

边儿上站着的是纹丝不动的少尉,人家要身材有身材,要姿态有姿态,盛夏站着站着就走样儿了。

两条小细‘腿’儿往中间缩,能缩多紧就多紧,玛德,内急不是病,急起来要人命。

“嘿,少尉同志,我有点急事先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少尉同志头颅高高昂起,目不转睛道,“你随便。”

啥玩意儿?啥叫随便?

盛夏两条‘腿’儿蹭来蹭去、蹭去蹭来,要‘尿’了要‘尿’了,嗷嗷!

“不是说领导在在里面开会,咱们在外面蹲守吗?可以走吗?”盛夏憋的都快炸了。

少尉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盛夏,“谁说的?没人规定。”

“卧槽!既然不让等着,你们两个站这么直溜儿干嘛?当电线杆子给狗撒‘尿’吗?!”

好吧,肚子里有啥,习惯‘性’的就说了。

少尉都不愿意搭理她了,“我们是军长的警卫,你是三爷的什么?”

盛夏顺了顺思路,“我是他的秘书。”

少尉的眼神儿别提了,直接质疑盛夏的智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靠!不早说!”

盛夏别别扭扭往卫生间跑,小身影儿溜溜跑进卫生间隔板,然后嘘嘘嘘嘘痛快的解决了人生大事。

尼玛……人生三大爽之一啊!

盛夏舒舒服服坐在马桶上,两只蹄子刚才站的太久有点酸,这会儿刚好可以坐下来歇歇。

于是,盛夏拿出樽坑必备神器手机大神,扒拉一下手机屏,老古董手机连上网功能都没有,更别提刷朋友圈刷微博看天涯了。

盛夏生无可恋的托着下巴,手肘压着膝盖,小模样儿特委屈。

不过,很快盛夏聪明的脑袋瓜子就想到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妞儿哗啦短信列表,找到了三爷的名字,编了一条短信。

“亲爱的三叔儿,我写一首诗给你看哈,你猜猜这是啥意思来时慌慌张张了,走时空空‘荡’‘荡’,做了个赔本生意,心情特别舒畅。”

哈哈哈哈!

盛夏两条‘腿’儿在地上咔哒咔哒晃,黑‘色’小皮鞋踩着地,小样儿简直了。

而此时,会议室内,段仕洪正把眼神瞄准三爷。

“听了上面的指导‘精’神,你有什么想补充的?”段仕洪端着架子,生怕自己被三爷的气质盖住。

但是他显然忘了,有些人的气质从来就不是靠自己端起来的!

三爷谦虚极了,好看的大手搭着大‘腿’,低沉有力的声音即便没有麦克风依然充满了大型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

“报告,首长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服从安排。”

段仕洪恼的咬牙,“我让你说意见,不是让你展示态度,说说你对此的演习有什么自己的见解。”

不服归不服,生气归生气,大事儿上段仕洪不敢犯浑,三爷的影响力太大。

三爷帅脸冰拔凉,“我的见解?我能有什么见解?在座的走是高级指挥官,似乎轮不到我说话,凡事讲究规矩。”

段仕洪,你把我提拔成你的副官,再一脚把我踹下来,你很爽啊,可是老子不爽!

三爷就是这个意思。

王天星喉结滚了滚,“玛德段仕洪这个老狐狸,居然以不服管教为由撤销你的副手职位,他作死。”

段仕洪本想一巴掌打的三爷鼻青脸肿,没想到反作用太大,直接反弹到自己脸上了。

三军将领都看着,会议室突然死寂,大家心里透亮,嘴上不说,打心眼儿里对段仕洪的人品提出了质疑。

段仕洪干咳,喝了好几口水掩饰尴尬,“冷少校,你的意思,似乎对我的命令很不满。我现在恢复你副手的职位,直接听命我的指挥,不必经过其他人,行了吧?”

行了吧?

哄孩子呢?

没那么好的事儿!

三爷深广无边的眼眸滚滚翻动黑‘色’的风暴,“首长朝令夕改,这样难以服众。”

想改就改,想胡来就胡来,真把自己当天王老子了?没‘门’儿!

段仕洪哪里想到军事演习上面点名钦定三爷做指挥官,早知道他也不会把他的职位撤了。

“我什么时候朝令夕改了?我下命令说过啥?我怎么不记得?还有,你的位置在上面,下次开会直接上来坐。”

哟!

悔嘴很利索啊,专业不要脸五十多年,修炼一手好本领。

“是,首长。”三爷直起身姿,举手敬了个礼,手还没碰到头就放下了。

段仕洪的脸丢的差不多了,顾左右而言他,“军事演习的事儿,说说吧。”

三爷的手机在此时震动了一下,三爷不急不慢拿出手机看一眼。

眸子一闪,簇了团热热的火苗儿,小丫头子在外面等急了。

满会议室的人盯着三爷看,岂料人家三爷没事儿人一样,竟然在看手机,竟然在对着手机笑!

特么他们眼瞎了吗?

三爷放下手机,开始讲述自己的见解,层层递进,步步深入,以独特的视角和切入点,将重点、难点和众人心中的疑点,解释的清晰明了。

王天星和程远航等人对三爷才华能力早就见怪不怪,反观段仕洪,他干咽唾沫,被三爷的能力深深征服着。

以前只是听说京都三爷人中之龙,不亚于江左梅郎,得之可所向披靡,毕竟传闻有虚假,以讹传讹不在少数,亲眼见到才不得不叹服,没错,这就是冷三爷,见识到了!

他是真正的将才,不服不行。

盛夏没等到三爷的消息,小脑袋略失望的耷拉下,提上长‘裤’完事儿。

首长很忙,她自己找事儿打发时间。

打定主意,盛夏溜达溜达,溜达着就走到了训练场,这会儿不少兵正在进行体能训练,徒手攀岩的,匍匐过泥滩子,还有爬墙蹦壕沟的。

她真怀念这里的日子,当初的她也被这些训练设备虐过,当时她和三爷的身影热闹了每一个暮‘色’晨昏。

好想再回来,和他并肩训练,和他并肩作战。

盛夏痴痴遥望,甜甜幻想,心里又暖又凉。

“亲爱的!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啊!”

一道清脆的笑声突然打破了盛夏的思索,接着便是简沫茵绿‘色’的身影,她穿着作训服,腰上帮着武装带,脸‘色’黑了一些,更‘精’神更有‘女’兵样子了。

“简爱,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属于伞兵大队吗?”

简沫茵嘿嘿笑,“我来玩儿呗,刚刚结束训练,累死宝宝了,哦!听说你现在是三爷的秘书,是不是真的?以后是不是留在军区了?”

盛夏撇撇嘴,“昂,是可以留在军区,不过文职秘书哪儿能跟伞兵相比,宝宝想穿上军装啊!宝宝心里苦。”

简沫茵抱抱盛夏,八卦的坏笑,“盛夏,三爷这样的极品男人天天给你当人体暖宝宝,你还抱怨苦,别秀恩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