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518章 三爷试探何以烈

第518章 三爷试探何以烈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7217

这……

何以烈刚才已经被三爷打了一次脸,没想到他还没打过瘾,居然又来了一巴掌!

此时,站在何以烈后面的司机都看不下去了,对何以烈报以同情,可他除了沉默,貌似也只能沉默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少尉军衔的司机绷着后背,谨慎的打开车门。

放眼整个中国的军区,谁不是对三爷忌惮三分的?他降了军衔又如何,降了职务又如何?冷夜宸三个字一出面,个个儿都得把眼珠子瞪圆了。

所以,三爷现在跟何以烈说话,看似自我检讨,其实字里行间都是在诘问他。

何以烈将脸一拉,“冷少校这话我听不懂了,军事演习发生了什么,你我都清楚。”

冷三爷与何以烈不过距离几公分,两人身上的寒气几乎相容,三爷神采奕奕,面露同情般的友善微笑,“冷某还真不清楚,何中校的为人处世风格,太值得冷某琢磨。”

何以烈听懂了,三爷每一句话都在讽刺他——做人不光明磊落,但是他始终觉得,自己并没有错!

“冷少校,军事演习中,我们都有自己的策略,我不觉得随机应变也是错,你我都是在战场经历过无数生死的人,都不用咄咄逼人吧?”

果然,何以烈是有原则的人,单从这一点上,三爷并没有看错人。

“这些话,似乎没有说服力啊,中校先生。”三爷看着他的肩膀道。

何以烈更尴尬,“三爷,传统上所认为的对错,并不能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

三爷点头,“倒也是,我的副将在禁闭室写检讨,而你却站在这里陪我看风景。”

说来说去,还是间接的说a军区包庇他呗!

“三……”

三爷不再跟他绕口令,往前一步,走向车门,“中校,冷某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打算让我在机场喝西北风?”

何以烈没想到三爷的话锋变得这么快,一步跟上去,“当然不是,请上车,军区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上了车,三爷坐在后座的贵宾位置,何以烈坐在副驾驶,司机发动红旗军用越野车,黑色军车沿着机场的大道飞奔而去。

路上,三爷长腿交叠,靠在椅背上,“有烟吗?”

何以烈不抽烟,不过知道三爷有抽烟习惯,来之前准备好了,拿了烟和打火机给三爷,“有,特意给你准备的。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三爷不客气,扫了一眼烟盒,是他抽的牌子,将车窗打开一道缝,点燃了烟草,吸一口,窗户的缝隙恰好可以将烟味吹出去,三爷把玩打火机,随口道,“中校,a军区的陆军飞行大队,是谁的管制范围?”

何以烈道,“目前属于邓团长,以前是我的。”他被军区处理之后,也暂时失去了飞行部队的管理权限,这一点可谓是何以烈人生履历的大污点。

三爷当然知道是谁在管制。

不过,他又问,“奥?这么说,陆军所有歼击机,运输机,医疗运输机,一切出行都需要你点头?我说以前。”

何以烈不知道三爷什么目的,直言不讳,“对,以前我说了算。”

“那么你必然了解每个外派飞机执行的任务,甚至是飞行的路线?”三爷吐了一口白色的雾气,雾气飞出车窗,转瞬消失。

何以烈点头,“对,飞机在出发前会递交详细的资料,飞行时间、路线、执行的任务,承载的人员,我都知道。”

三爷将香烟举到窗外,弹掉烟灰,“我的人看到一架类似a军区的运输机在京都的山地出没,不知道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大概是20号。”

何以烈回头看三爷,仔细的想想20号,坚定的摇头,“20号我还在岛上演习,与世隔绝,并没有派遣任何飞机。”

三爷手肘搭在车窗上,手指头弹了两下,烟草徐徐升腾白雾,“那就怪了,我的人应该不会看错。”

何以烈仔细回想,把最近所有外派的飞机全部过滤一遍,笃定的摇头,“我很确定,没有这回事,我不在军区,除非军长和司令员亲自下令,没人能……”何以烈说到这里,眼睛闪烁一下。

三爷接着他的话茬道,“除非,有人拿了你的私章。”

何以烈有些不安,但他必须坦诚接受,“对,除非拿到我的私章,可是我的私章在我办公室。没人能进去。”

三爷的烟抽完了,a军区也快到了,“没人?”

何以烈不太确定,有人,还是没人?他不敢确定。

“应该没人。”

他脑海闪过一个人影,可短促的不到一秒钟又被他否定了,不可能是她!

三爷冷嗤,不语。35xs

军车抵达a军区,进入雕刻着五角星的大门,一条笔直大道直接把他们送到八一大楼。

隔着车窗,三爷远远的看到一行人站在广场上,a军区的军长,副军长,政委,参谋,当然,还有无法忽视的一道绿色身影。

叶紫。

——

吃饱喝足,小宝儿揉一圈儿圆鼓鼓的肚子,正经的跟个大人似的宣布,“老妈,我下午有事,要外出一趟。”

盛夏趴在沙发上玩儿ipad,最近要回军区工作了,盛夏有很多事要做,首先了解一下目前的新闻动态啥的,这会儿盛夏正好在看何以烈的通报批评。

哈哈哈!爽死了!何以烈,你个混蛋!你活该!哼!

“出去?干嘛?”

小宝儿抖抖肩膀,“透透气,我在冷家憋得太久了,浑身刺挠。”

盛夏没多想,她也没那个功夫瞎想,“昂,去吧,别欺负路人。”

小宝儿:“……”

是不是亲妈?

小宝儿背上小书包,老成持重的点头,“我是个孩子,我能欺负谁?”

你可拉倒吧!

“呵呵!”盛夏回眸一笑,意思是,给你个表情自己体会。

小宝儿才不要体会!

小伙儿帅帅的出门了,往外走了二百米左右,避开了监控,上了一台银白色的奔驰,“走吧。”

司机是孟允帆派来的,特意带小宝儿去勘察装修好的地盘,路上不需要小宝儿多说,他全都知道。

小宝儿掏出平板,脸上车载的wifi,打开好久没上的尖刀网。

叮叮叮!

一大群消息呼啸而至,差点轰炸了他的平板电脑。

小宝儿先浏览一遍,失望,没有盛夜先生的消息。

不过……这是什么鬼?!

死忠粉:“小王爵,你最近好吗?好久不见了。”

小宝儿:“……”

死忠粉:“你回复我一下好吗?我有几个难题想让你帮我解决一下哦。”

小宝儿:“……”

死忠粉:“小王爵,你在京都吗?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西餐厅,餐位很难定的,我有他家的礼券,可以优先定位的,我请你吃吧?”

小宝儿:“……”

死忠粉:“委屈ing,小王爵,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说话?你回我一句好吗?这样我很忐忑……”

死忠粉:“我打扰你的生活了吗?如果是的话,我……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啊?

小宝儿懵逼。

最后一个消息来自两天前,小宝儿随时回了个“?”。

接着,还有大刀砍鬼子的一大群消息,小宝儿回复了两个,解释原因。

最后是男神在手天下我有,“小王爵,么么哒!”

有病!

直接忽视掉。

玩着玩着,小宝儿到了,司机打开车门,“小少爷,需要我带你过去吗?”

那就算了吧!别吓到你。

“不用,我自己去,你在这里等我就行了。”小宝儿把平板塞背包,步伐从容的过了石板桥。

司机回到车上,安静等待。

小宝儿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大院儿门口,迎面走来一个佝偻着后背的老人家,老人家下巴飘着一缕花白的胡须,两只眼睛凹陷却有神,头发花白,身上穿着在青灰色的长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

老者提着个鸟笼子,里面是一只鹦鹉,他正笑眯眯的教鹦鹉说话,“夏夏……夏夏……“

鹦鹉吐字不清的血,”瞎……瞎……”

老人家很失望,“夏夏……夏夏……”

鹦鹉依然鹦鹉吐字不清的血,”瞎……瞎……”

老人家有点生气了,“笨蛋!你这只笨鸟!夏夏!夏夏!笨蛋,教了你这么多年,居然还学不会!傻鸟儿啊!”

小宝儿先是被老人家的衣着打扮吸引,后来听到他居然在教小鸟儿喊夏夏,更是觉得好玩儿。

这不是老爸喊老妈用的名字吗?

于是,小宝儿站在原地没有动,两个小手放在外套的口袋里,浅灰色的短款儿童休闲外套可别显得他干净机灵。

老人家只顾着跟鹦鹉说话,好像没注意到前面有人,等到他终于回过神来,抬头的时候好像蛮惊讶的。

一双幽邃的眼睛笑了笑,一手拎着鸟笼子,一手捋顺了胡子,“哎呀呀,好粉嫩的娃娃。”

小宝儿不动声色,“老爷爷。”

“不不不,可别叫我老头子,我其实还很年轻哪!”

小宝儿,呵呵呵呵,你开心就好。

老人家看到旁边的老宅子,不太相信的问,“你家住这里?”眼神明显是惊讶的。

小家伙眉毛跳了一个舞蹈,摇头,“不是,我家不住这里。”

老人家细细打量小宝儿,衣着、气质、尤其是他的长相,这张脸……掩饰不住的灵气和聪颖,尤其是那双简直如同复制下来的眼睛,呵呵呵呵……

“哦,不住这里啊!呵呵呵,我觉得也是,住在这里的人啊,都是京都的大富豪!呵呵!我是住不起的。”

好啰嗦。

小宝儿指了指他笼子里的鸟儿,“你刚才教他说什么?”

老人家哈哈笑,“那个啊!夏夏,夏天的夏,我死去的老伴儿名字有个夏字,这个呆鸟怎么都学不会,教了三年,啧啧啧!”

小宝儿:“……”

死去的妻子?

老人家突然惊喜的道,“小孩儿,我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定很聪明,你帮我教教它!”

呵呵呵!天庭饱满地阁方圆?!

那是形容小孩子的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