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562章 你当个安静美男子吧

第562章 你当个安静美男子吧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5296

盛夏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在三爷宿舍的独立卫生间哼着小曲儿,在身上打了点香皂,‘迷’妹般伸开手臂深深的闻香皂的味道。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这个味道和三爷不‘抽’烟的时候身上的一‘毛’一样,非常低调内敛又非常值得回味的雪松木香。

哇咔咔就是这个味道,她以前一直以为三爷是喷香水的,可是用脑子好好的想一下,不对啊,三爷怎么可能用香水嘛!

盛夏把自己捯饬干净,不敢在里面待太久,毕竟她身上的消毒水是三爷亲口涂上的。

哈哈哈!

盛夏一脸绯红的走出浴室,换上了备用的衣服,一抬头发现三爷居然就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哎呀吗!三叔儿你怎么没有声音?吓死我了。”盛夏捂住‘胸’口安抚下受惊的小心脏。

三爷却反映如常,他双‘腿’呈八字岔开,坐的十分随意,抬头审视盛夏洗浴之后娇软粉红的脸颊,心情一时大好,“你希望我有什么声音?”

盛夏呵呵呵笑,为‘毛’三爷说的话她都忍不住往带颜‘色’的方向联想呢?这不是好兆头哇!

“不用,不用,不用出声,三爷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就可以了!”盛夏刚把自己整的香喷喷的,不敢在三爷面前随便造次,万一某只狐狸忍不住,倒霉的不还是她嘛!

三爷拽了把椅子放在自己旁边,“过来,吃饭。”

“好嘞!吃饭!吃饭!”盛夏呲牙走过去,身上稍微有点不适,所以走路的姿势怪怪的。

三爷看出她的不舒服,声音不由得柔软了一些,大手‘揉’搓几下她的脑袋,“还疼?”

盛夏捏起筷子,忧愤的瞪他一眼,“废话,你在自己身上戳个‘洞’用手指头捅几百下试试?!”

几百下都是保守估计的!

三爷不怒反笑,眼底蔓延出鲜少出现的暖男颜‘色’,“多吃点,补补,都是‘肉’。35xs”

盛夏一看,乖乖,还真是全都是‘肉’。

红烧‘肉’,酱肘子,香菇‘鸡’‘肉’,红油牛‘肉’,就连干煸豆角里面都撒了好多牛‘肉’粒,这顿饭的口味很重啊!

盛夏先喝了一口水,“三叔,不用这么夸张吧?其实我觉得青菜就可以的。“这么多‘肉’,吃完了还走得动吗?”

三爷认真的听她说话,手上却夹了一大块牛‘肉’,“青菜怎么行?多吃‘肉’,你吃‘肉’,我才有‘肉’吃——张嘴。”

你大爷的,前后的逻辑真的通吗?确定不是在逗人玩儿吗?

盛夏乖乖的张开嘴,牛‘肉’做的很好,没有牛蹄筋,所以咀嚼的时候不吃力,而且入口的味道很香,并不腻。

军区的食堂不好,但是军区领导的伙食非常好!

领导总是享受特殊待遇的。

三爷喂盛夏吃了牛‘肉’,又舀了一勺子紫菜蛋‘花’汤,“喝汤,润润肠子好消化。”

盛夏诚惶诚恐的砸吧砸吧嘴‘唇’,“三叔儿,你突然这么温柔,是不是有‘阴’谋?你说吧,不然我吃完不消化。”

三爷吹了吹‘鸡’蛋汤,确定不会烫了,“我能有什么‘阴’谋?喂媳‘妇’儿吃饭还想特么的弯弯绕绕?”

盛夏眼睛湿漉漉的,干净的能流出纯净水来,她咽下汤,“三叔儿,你不忙啊?军区好多事情都等着你处理,你去忙吧,我自己吃。”

三爷自己也没吃饭,净处理田小雨那点破事了,三爷夹了一块红烧‘肉’给自己,“有事,不着急,吃完饭再说。www.35xs.com”

盛夏半信半疑的哦了哦,一口一口的扒饭,吃菜,顺道还注意观察三爷的反应,“三叔儿,我能打听点事儿吗?”

三爷吃饭,一口一口,不急不躁,似乎很享受和盛夏在一起的慢时光,“说。”

盛夏放下筷子,把脸儿凑到距离三爷不足五公分的位置,“那个……叶紫现在还活着没?”

关于叶紫,盛夏有很多问题想问,她去当内鬼,说白了就是把命丢出去了,万一暴‘露’身份肯定死了,就算不暴‘露’,八成也半死了。

毕竟叶紫长得不错,男人看到应该把持不住的。

三爷的脸上没有盛夏期待的反应,因为他太淡定,甚至淡漠,“不知道,这件事不归我管,你想知道,可以问问段仕洪,他最有发言权。”

卧槽,那就算了吧,盛夏不想跟段仕洪扯上半点关系。

三爷稀里糊涂把盛夏给忽悠过去了,但是何以烈这边,可不是三言两语可以打发。

……

三爷走去行政了楼,已经是少尉跟三爷打报告之后的一个小时。

何以烈看到三爷进‘门’,蹭地站起来,焦灼的目光在三爷的脸上定格,国字脸绷直,眼眶中明显有猩红的血丝。

“三爷!”

三爷点头,“何以烈同志,大老远的跑来京都军区,有何贵干?”

话音落,三爷坐下,伸手‘摸’了‘摸’桌子上的茶碗,外壁是热的,他拿起来掀开盖子,里面飘着几片茶叶,嗅一下分辨出是敬亭山的绿茶,而且茶很新,茶叶不错。

何以烈心急如焚,一个箭步跨过去,亟不可待的道,“三爷,你怎么能让……”何以烈看一眼在旁边看守的警卫员,生生刹车。

三爷抿一口茶,道,“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不进来。”

“是!”

闲杂人等离开,何以烈才闷声道,“你怎么能真的让叶紫去当卧底!?”

不是询问,不是疑问,而是质问。

三爷放下茶碗,‘唇’齿间残存了茶叶的清香,“何以烈同志,你在跟我说话?”

何以烈一愣,三爷刚才进‘门’进叫他何以烈,省去了上次的客套,他看到三爷两杠一星的肩章,想到三爷如今的身份,他已经是C军区的副军长了。

‘操’!

何以烈强忍愤怒,“冷副军长,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放了她?你让我做什么?”

三爷‘抽’了一支烟,徐徐的点燃,“我早就跟你说过,叶紫同志的处分是她自己选的,我总要尊重同志的自由吧?”

何以烈恼的攥紧,可是他不敢发泄,“冷副军长,她会死!”

三爷‘抽’一口烟,“军人就必须有随时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牺牲的心理准备,叶紫同志在维护人民财产、生命安全,就算死,也是为国捐躯,国家和人民会记住她,连死都不敢,还当什么兵?”

何以烈:“……”

他千里迢迢从A市区飞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跟三爷驳斥,可是三爷愣是把他打的屁都放不出来。

何以烈帅气的脸黑了,垮了,“三爷,我求你放了叶紫,趁她现在还没……还没牺牲,求你让她回来。”

三爷猜到何以烈是来走后‘门’的,所以很坦然淡定的道,“哦?让她回来?任务怎么办?犯罪分子怎么办?继续逍遥法外?”

“可以让别人去!”

“放你妈的屁!”三爷一下子怒了,端起茶碗“啪”一下摔的粉碎,茶水和茶叶全洒在地上,‘弄’湿了一大片地板。

何以烈低头站着,孙子似的动也不动。

“三爷……”

“这是军人说的话!嗯?!”

何以烈咬住牙关,他是把脸豁出去了,“三爷,我承认我自‘私’,但是我不想叶紫出事,我喜欢她!”

喜欢她?

呵呵!

三爷军靴踩着茶杯的碎片,与何以烈应该面向对,“喜欢她?一早都特么的干什么去了?她犯错的时候你就该出面阻止,呵!篓子捅大了当马后炮?”

何以烈不敢跟三爷掰扯,黑着脸继续低头,“三爷,你当初为了苏盛夏也跟整个军区为敌,我为了我的爱的人求情,我不觉得丢人,我希望你给她一个机会。”

三爷真想一枪毙了他!

玛德,有可比‘性’吗?

三爷眼神冷的能把他冻成冰棍儿,“何以烈,你配向我求情吗?你拿什么跟我求情?”

……

董大鹏大步走到会客室‘门’外,被两个少尉伸手拦住了。

“报告,副军长有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

董大鹏笑笑,“咋?有贵客?俺也不能去?”

“是,任何人,董参谋请在外面等候。”

董大鹏弯弯嘴巴,行吧,等着就等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