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 第635章 后门?你给开吗?

第635章 后门?你给开吗?

小说:蛮妻有毒:腹黑大叔宠上天 作者:夏汤圆  字数:5973

消息倒是灵通,不过,这么早就知道消息,也不是什么好事儿。www.35xs.com

电话打通之后,傅思明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苏小妹,你在警局吗?现在……”

傅思明一紧张就说话断断续续的,盛夏知道他这个‘毛’病,而且,以盛夏对他的了解,也能清楚地了解他现在大概是什么表情。

盛夏心里头有点不舒服,鼻子也酸酸的,仰头望着高楼大厦,她知道傅思明就在其中一个楼层,就在某一扇窗户里面,说不定他也在默默的抹眼泪呢。

实在太了解了,所以想欺骗一下自己都不行。

盛夏‘揉’了几下自己的鼻子,“没有,我出来了,我现在没跟文宣在一起,不过,我就在你们公司附近,你出来吧。”

傅思明一口答应,“好,你等我,我马上去找你!”

事实上,傅思明的这句马上,的确非常非常的快,效率相当的高。

盛夏感觉自己只等了一分钟而已,傅思明已经飞奔过来了,他连外套都没顾上穿,上身只有一件干干净净的白衬衣,因为刚才跑的太着急,他脸上有一层细密的汗水,鼻尖上的汗水把他整个脸的轮廓都衬托的立体了。

“你这么急干什么?我又不会放你鸽子。”盛夏到底还是心疼他的,这些年的朋友,哥们,现在居然遇到了这种情况。

傅思明大大咧咧的抹了一把脸,把脸上的汗水擦掉,“没事,我没事,文萱她怎么样了?”

盛夏仰头看傅思明,想笑,可是发现自己怎么都笑不出来,只能咧咧嘴,“傅小明,文萱无数次怀疑你不是真的喜欢她,我真该把你现在的样子录下来,给她看看,你多在乎她,你真是个冤大头,所有不好的事全被她看到了,为她做的事儿她一个都不知道。”

傅思明挠了一下头,“苏小妹,你别开我的玩笑了,我现在有点‘乱’。”

盛夏拍一把傅思明的后背,因为盛夏比傅思明矮了很多,拍他的肩膀不方便,宽慰道,“‘乱’什么?文萱只是从犯,而且她疏于未遂,处罚不会很严重的,而且,文萱毕竟是我的姐妹,我会帮她说好话,这边三爷也会想办法往下压,她很快就能出来了。www.35xs.com”

傅思明眼睛亮了下,“真的吗?这么简单?她不会坐牢吗?”

盛夏歪嘴,“你希望她坐牢?”

傅思明忙连连摇头否认,“当然不是,我怎么会那么想呢!我只是怕文萱这次闯大祸会留下档案,毕竟……那是三爷的司机。”

盛夏懂得,换言之,如果那个人不是三爷的司机,他们完全可以‘私’了,无非就是赔偿一笔钱,可偏偏那个人是三爷的人,‘花’钱没用的。

盛夏干笑,“正因为是三爷的人,所以三爷那里我负责说和,他会给我这个面子。”

傅思明‘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又不好意思去拉扯盛夏,于是一双手不管放在哪儿似乎都显得很多余,‘激’动的只得去抱自己的后脑勺,傻乎乎的笑道,“苏小妹,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谢谢你!苏小妹!谢谢你!这次你帮了我和文萱,以后不管你有任何需要,你尽管告诉我,只要我能帮上的,我一定竭尽全力帮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盛夏看他‘激’动得都要原地下跪了,噗嗤笑笑,“你赴汤蹈火帮我?你可拉倒吧,我是军人,我为了你们这些资本家赴汤蹈火还差不多,‘激’动个屁啊你。

说到底,文萱当年帮了我,如果没有她,咱们也许被她舅舅给‘弄’死了,现在算是我回报她吧,所以呢,你也不用对我感恩戴德,以后好好的在一起就行了。”

想起来当年血腥的一幕,傅思明也冒出了冷汗,“都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

是啊,提起来干什么?

论起来,眼前这位,当年也是为了救她而被虐待,失去了从军的资格。

盛夏一晃头,“行了,不提了,文萱的事情‘交’给我,你尽管放心就行了。我有点事正好问你。”

傅思明现在就是个听话的小兵,盛夏问什么他绝对老老实实的回答,不会有丝毫怠慢,“好,你问吧。”

文萱望着君临天下的大楼,“那个,你们跟君临天下有没有业务上的往来?”

“这个……几乎没有,我们不是同一个行业,君临天下主要做房地产,而且是以商场和写字楼为主,一般情况下没有直接的业务往来,只是在一些比较高端的商业聚会上会见到他们的人。35xs”

盛夏颔首,玛德,狂拽酷炫吊炸天啊,不愧是京都的大企业,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财主。

“那么,你跟庞司南熟悉吗?”

傅思明明白了,“你是想打听他和白若初的事儿吧?”

“昂,没错,你知道什么,尽管告诉我,有多少说多少。”盛夏又忍不住看一眼君临天下的大厦,玛德,整个CBD这栋楼最高了,高的令人发指!

一想到庞司南就在上面,脚底下踩着这座城市大部分人,她就窝火,窝火,窝火!

草!

傅思明仔细的想了想,把细节什么的全都拎起来,“庞司南是个非常严谨的商人,而且他是个常胜将军,自从他接管君临天下的总裁之后,君临天下的股票一直都居高不下,股指在一年内上涨了百分之二十七,在业内可以说是奇迹,尤其君临天下的基数那么大,你知道什么概念吗?”

盛夏摆手,“不就是钱吗?我对数字没兴趣,说点别的。”

对,君临天下有钱,非常的有钱,京都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媲美,要说对手……恐怕也只有A市的家族企业盛世国际了。

傅思明接着道,“庞司南在京都几乎是神一样的对手,没人敢直接和他起冲突,不光因为他有钱,还有……”

傅思明谨慎的看看周围,确定没人,这才道,“还有,像庞司南这样的人,一般都是黑白均沾,但是我不敢确定,道听途说的,你也别太当真。”

盛夏的眸子眯了眯,两只小狐狸从她眼睛里跳出来,“道听途说?呵呵,这个世界上,向来是无风不起‘浪’。”

那么,事情就更明朗了,庞司南黑白均沾,金钱上对白狐的‘诱’‘惑’力不足,黑道上的势力却可以压制白狐。

而且,如今一直隐而未现的白松,便是被庞司南拽在手里的把柄。

上次盛夏听到白狐和庞司南的对话,心里已经种下了怀疑的幼苗,现在更是膨胀,疯长,而且越发的强悍有力。

傅思明被盛夏犀利的眼神吓了一跳,“苏小妹,你怎么了?你刚才的眼神很吓人。”

盛夏歪着脖子笑,“你怕了?我又不会杀了你。”

傅思明被噎住了,“没事说什么杀不杀的,你现在说话真暴力。”

经过这一番‘交’谈,盛夏心里的乌云清晰了,疏散了,“傅小明,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现在就走?既然到我的地盘了,我请你吃饭吧。”虽然,好像不是吃饭的时间点儿。

盛夏眼睛弯了弯,“我吃过了,盖浇饭!吃得很饱!”

傅思明摇头笑,“盛夏,你啊,你嫁给三爷这样的大财阀,也没见得高大上多少,一碗盖浇饭就满足了。”

盛夏帅气的摆手,“大概我这辈子都主动是个土鳖喽!拜拜!”

傅思明看着盛夏离开,微微笑着,土鳖?三爷娶了你,是多大的福气,多好的运气。

盛夏返回警局,沈如龙和三爷都在,他们都在机房看航班,顺便调查陈可欣的海外账户、海外房产、海外的车子等等。

跑进去,整个画面都有了萌点,盛夏往三爷身后那么一站,“三叔儿,说个事儿呗。”

三爷正双手背在后面看屏幕,听到盛夏的声音,循声回头,“你怎么又回来了?”

盛夏大眼睛闪闪的,“嘿嘿,想了你呗!”

沈如龙:“……”

猴子:“……”

王虎:“……”

办案已经很累了,就不要撒狗粮了吧?

三爷很满意盛夏的回答,陪盛夏出了‘门’,两人走出机房,外面是一个长长的走廊,盛夏瞅见一个空的房间,把三爷给拉了过去。

速度太快,饶是三爷也没有任何防备。

把人拉进去之后,盛夏利落的反锁了‘门’,笑眯眯的看着有些疑‘惑’的男人,“想什么呢?”

关‘门’闭户,孤男寡‘女’,你说能想什么?

三爷道,“说吧,有什么事?”

盛夏切一声,“没意思,我还以为你会想点别的呢!”

比如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你懂得。

三爷猿臂勾住盛夏的脖子,将人往怀里一拉,大手捏她小小的下巴,“别的?不用想,老子喜欢直接做。”

盛夏粉扑扑的脸儿,大病未愈还‘挺’粉嫩的,“三叔儿,这里是警局。”

“是,‘挺’新鲜,还没试过,要不要?”三爷高大的身躯往下压,一寸一寸的将盛夏抵在大桌子上。

“不不不!我找你有正事!拒撩!”盛夏小爪子捏捏三爷的手背,嘿嘿笑。

三爷不舍得松开她,就这么保持姿势抱着她,“什么事,就这样说,说的好了放你走,说的不好,就地解决。”

尼玛!

你是发青的猪吗?随时随地吗?!

盛夏不惧,“两件事。”

三爷点头,手指点点盛夏的锁骨,“说。”

盛夏眼一‘抽’,你妹的,手往哪儿放!

“第一件事,文萱……我希望你网开一面。”盛夏咕嘟,三叔儿,你个流氓啊,手不要往下伸啦!

三爷暗示的坏笑,“你这意思是,让我开后‘门’?”

盛夏眨巴眨巴大眼睛,“嗯,给不给开呀?”

三爷反手将盛夏搂紧,大手沿着她的领子自后面往下滑,“后‘门’么……你给我开,我就给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