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1434章 疯狂的赛华佗

第1434章 疯狂的赛华佗

小说:透视村医在花都 作者:天选唱诗人  字数:2557

“我辈修士,不负于人,但也不能被人欺拿,你好好养伤,玄门俗事,交给我们就好。35xs”

张半仙话音刚落,就听得门外传来一道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殿门被打开。

赛华佗一袭粗衫道袍,头发上,眉毛上布满寒霜,风尘仆仆,失去的左手使得袖子空荡荡的,但他一双眸子却在此时显得格外亮光。

他一进门,脚步便加快,快速来到陈帆的身边,右手一抬,一个黄金色的绸布裹着鼓鼓的东西,朝陈帆丢来。

赛华佗呼出一口霜气,神色间第一次露出傲然,“打开看看,为师给你带了一样补身体的好东西。”

陈帆注意到师父有力竭体虚之状,似是来回急奔所致,心里暖洋洋的,下意识的打开绸布裹着的东西,外面是一个特殊的盒子,隐隐散发出佛香气。

陈帆手指轻轻一扣,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摆放着一个灰溜溜的奇特香鼎,鼎中,暗藏着油脂般的液体,散发出焚香缭绕的特殊香气。

陈帆只呼吸一口,便觉得五脏六腑都如舒展开了一样,不再火辣辣的疼痛,精神也瞬间好了许多,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东西,不由暗暗称奇。

一旁的张半仙却是忽的一哆嗦,嘴角咧着,透着怪笑:“赛师弟,你去了大雪山??”

陈帆听见大雪山三个字,原本迷糊的他,顿时一下子反应过来,双手紧捧着香鼎:“师父……这是……佛香油??”

赛华佗点了点头,不甚在意的道:“都说佛普度众生,大音寺金庙案前的佛香油应该对你身体大有裨益,便去给你取来了。35xs”

赛华佗的话随随便便,而陈帆却是心中洋溢着无尽的温暖,表情都快凝固了,这世上,对他如此好的人,怕也只有赛华佗了。

陈帆醒来之后,浑身刺痛,并非没有服用丹药,事实上,他在昏迷期间,便已服用了数种丹药,醒来后,又服用了九转回春丹,护心丹,回气丹,凝神丹等等,但这些丹药虽然珍贵,却依旧无法让陈帆体内的亏空补回来。

然而他手中的佛香油,只呼吸一口,便觉得五脏六腑舒畅无比,尤其是那种特殊的神魂滋养,让他灵台泛起清凉之意,此物之珍贵,天下少有,更是大音寺最为贵重之物。

他一开始没有认出此物,是因为佛香油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此物乃是由开光金佛吸收众生顶礼膜拜后形成的特殊产物,说是佛香油,却并非是香油,而是一种特殊的信奉神念汇聚的特殊灵力,初期如灵无形,由得道高僧一佛法加持化光,才会转成液体,而以大音寺的深厚底蕴,每年也不过形成一滴左右。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能使用佛香油者,非大主持,得道高僧不可。

而绝大多数大音寺的和尚,想要修出佛家金光,法相神光,更要用到此物,比之舍利子,珍贵了不知多少倍。

没想到,赛华佗不但进了大音寺,还将大音寺积攒了数千年的佛香油,连同老鼎都取走了。

陈帆犹自发愣,一旁的张半仙却是仰天怪笑起来,一把将陈帆从被窝里抓出来,急急忙忙的朝天池方向飞去。

飞行途中,张半仙精光涌动,整个人充满了仙风道骨,他大有深意的说道:“这段时间,你且就在天池底部的禁忌之地用此物淬炼身体,恢复神魂,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了,交给我和你师父。”

陈帆被罡风吹得面部生疼,任由张半仙拿捏着前行,他惊奇道:“大音寺的那些秃驴如果知道佛香油不见了,会不会发狂?”

“嘿嘿!”

张半仙道袍飘动,双眉如利剑,这一刻他不再是垂暮老人,仿佛回到了当年年轻时的岁月。

“自然是要发狂的。”

“你想想,大音寺折在你手上的秃驴还少吗?但是为何大音寺的高手,总是杀之不尽?因为大音寺有一座叫大弥天无量的佛道阵法,此阵除了守护山门之外,便是用来收集此佛香油的,只要有此物,别说培养几名金丹修士,就是几百名,都不是难事。”

陈帆嘴角抽了抽,生冷生冷的,但心中却是无比的畅快!

“如今,师父把人家吃饭的锅都端走了!”

陈帆也不由地大笑起来。

“所以,咱们现在要闷身发财,时间紧迫,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此物炼化,转化为你自己的东西,一旦大音寺的秃驴反应过来,不但能够将此物收回,我和你师父双拳也难敌大音寺的上千秃驴。”

陈帆不由打量着手中奇特的香鼎,问道:“此物还能收回?”

“自然,这香鼎承大音寺数千年香火,早已有了佛家印记,偏偏佛香油离开此香鼎,就会很快失去功效,化作无用的灵力。”

说话间,陈帆已被张半仙带到了天池下方的一处禁地。

张半仙取出一枚令牌,激发了禁制,将令牌递给陈帆,神色严肃的叮嘱道:“以你最大的速度吸收此物,能吸多少算多少,我在外面为你护法。”

说完,张半仙消失不见。

陈帆则是扫了一眼禁地密室,深吸一口气,坐在一块灵力十足的暖玉上,二话不说,便将香鼎托举在身前,他强忍着身体的刺痛之感,运转太素灵经,开始对着香鼎吐纳。

顿时,香鼎中的佛香油,化作七彩的霞光,形成特殊的光幕,朝陈帆的全身涌去。

佛香油一进身体,陈帆便如一颗枯木遇见春雨甘露,万千毛孔,说不出的舒坦,灼痛的五脏六腑,更是瞬间变得清凉,伤势在须臾之间,就已好了九成九。

陈帆不由地舒坦的发出了闷哼之声。

鼻息吐纳之间,无数浊气被排出体外。

陈帆因为催动无上秘术,消耗亏空的神识,也渐渐如水满缸。

而佛香油的神奇之处,显然不止于此,陈帆以消耗生命为代价,救活了赛华佗和张半仙,落得双鬓白发,少年白头,这种生命的损耗,本是不可逆转的。

但生命的流逝和缩短,到了陈帆这般修为,自然也是察觉得出来的。

此时此刻,却在佛香油的滋补下,损耗的生命,一点点的恢复。

虽然很慢很慢,但陈帆却不由地感慨此物的神奇。

香鼎其实很小,只堪一手握住,里面的佛香油,也不过是一杯茶水那么多。

然而陈帆却惊奇的发现,即便他肆无忌惮的采补入体,里面的佛香油,却仅仅减少了数十滴的样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