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鬼王独宠俏医妃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送上门的女人,要还是不要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送上门的女人,要还是不要

小说:鬼王独宠俏医妃 作者:染指  字数:2331

“就是个跑腿的啊,那留着你还有何用?”宫初月笑眯眯的掏出了一把匕首,夜锦辰对于那些人来说,也就是个随时都可以舍弃的棋子。www.35xs.com

“别啊,难道你们不想知道皇奶奶在什么地方了吗?”夜锦辰有些莫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宫初月都要杀他了,夜晟竟然不出来拦着?

夜晟难道不对他的母妃好奇吗?“我想知道的东西,会自己去查,不劳你费心了,让你逃过了一次又一次,这次既然你送上了门,你认为还能全身而退?”夜晟声音冰冷,他仍旧是淡淡的站立在宫初月的

身后,做着她坚强的后盾。

而宫初月在上次,便已经发誓要杀了夜锦辰了,如今倒是个好机会。

“夜锦辰,当初你做下的那些事情,当真以为不会再有人知道了么?”宫初月突然阴仄仄的说了一句。

这话,夜锦辰当场便听懂了,他做事情处理的那么严密,怎么还会有人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夜锦辰有些震惊,知晓那些事情之人,他已经一个个的亲手处死了,怎么还能留下活口?“我怎么知道的,你便不需要知道了,但是你为了登上皇位,所做的那些龌龊事情,总该有个了断,暗地里被你害死的那些人,难道你都忘了吗?晚上睡觉你能安心吗?就

不怕他们一个个的站在暗处看着你么?”宫初月的情绪有些激动,这些事情,在她魂魄归位之后,大部分都被遗忘了,严格的的说是因为她身份的原因,被连同着一起封印了,如今她记忆全部恢复,自然是知晓

夜锦辰的恶心之处。35xs

“不可能的,你不可能会知道的!”夜锦辰双眼充血,脑子里一团乱麻。“对,就像我不可能知道,你亲手杀了你的奶娘一般,就因为她没奶了,你就杀了他?”宫初月冷笑着,匕首一横,一阵寒光闪过,夜锦辰那双眼死死地瞪着宫初月,眼底

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下一秒,在他的脖颈处,便喷射出了汩汩鲜血,宫初月这是一刀割破了他的主动脉。

夜锦辰倒地的那一刻,他都没弄明白,明明胜券在握的场面,他怎么就死了

震惊的,不仅仅只有跪在夜锦辰不远处的莲儿,甚至还有夜亦尘和夜禅几人。

他们从未曾见过这样的宫初月。

“怎么?震惊吗?以后你们会习惯的。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宫初月耸了耸肩,并不觉得她刚才的举动有多么的骇人。

说完之后,宫初月又朝着莲儿走了过去,她很忙,还得赶时间,依照她的猜测,宫家人和夜晟的母妃,应该是在同一处地方被关押着的。

这里的事情,继续耽搁下去,对他们没有好处。

“你是想要自己说,还是我逼你说?”宫初月蹲了下来,手中的匕首上,还沾染着夜锦辰的鲜血,就这么蹲在莲儿的面前。

“你想要知道什么?”莲儿有些胆战心惊的,努力朝后缩了缩,刚才夜锦辰的死,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夜锦辰是怎么找到你的?你又是怎么到了这里的?”宫初月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夜锦辰,唇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弧度,邪魅却又阴狠。

这两种矛盾的气质,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展露出来,竟然出奇的和谐。“他他通过我的腰牌找到我的,是是圣女将他带到我面前的,其他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来的,只记得我被人给打晕了,再醒来的时候

,就已经在四方界了。”莲儿有些磕巴,担心宫初月直接将她给杀了。

一面说话的时候,莲儿便开始为自己寻找退路了。

“事情真如你这么说的话,你还能活到今天?”宫初月冷笑了一声,有些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是真的,你夜哥哥,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你了解我是怎样的人的,对不对?”莲儿着急的看向了夜晟,求救似的朝着夜晟撒娇。

她不比宫初月这个女人差多少,多年不见,夜晟倘若对她还留有一丝情谊的话,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宫初月就这么杀了她的。

“你觉得求他有用,还是求我有用?”宫初月站了起来,退后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莲儿。

夜锦辰还在的时候,这女人说话的态度可是嚣张到了极致的。

宫初月自然也是清楚,一旦她在气势上稍有退缩,莲儿便会借势而上,找机会将她给压制住。

“这”莲儿似是有些懵,看了看宫初月,又转头看向了夜晟,最后还是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夜晟。

“呵女人。”宫初月轻哼了一声,她可真是看透了这些个女人的本质了。

宫初月转身看向了夜晟,随后便走到了一边,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大嫂,你真打算放过她了?”花红缨有些担忧的拉住了宫初月的手臂,这个叫莲儿的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时候将她给放了,岂不是纵虎归山?

“我没说放了她呀。”宫初月笑着摇了摇头,她都还没着急呢,就将花红缨这几人急成这样了。

“青衣!处理了。”夜晟本就不想和这个莲儿有什么过多的接触,当初能够将她给丢出去,现在照样也不会理她。

所以,夜晟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便直接吩咐了青衣。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夜晟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仿佛像是地狱下达的禁令一般。

莲儿有些吃惊,她好歹也是个美人吧?好歹身份也是尊贵的吧?夜晟怎么一次次的对她都是这样?“不!不要杀我,你们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比他多!”莲儿此时哪里还有心思去勾搭男人?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就差自己将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了。“那你说吧,知道什么说什么,看你情报的重要性,说得好,可能你还有救。”宫初月幽幽的开了口,事情到了这个份上,送到手的情报,她没理由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