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野山女人香 > 第809章 我本善良

第809章 我本善良

小说:野山女人香 作者:断欲  字数:7074

突如其来的幸福差点把洪亮雷‘蒙’……。www.35xs.com手机端 m.

他倒霉了,因为‘腿’脚不好使,被刘嫂推在了炕。

‘女’人是个二百五,大嘴叉子靠过来首先啃了男人的脸。

洪亮吓一跳,想挣扎,可刘嫂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竟然死死压他,让他动弹不得。

‘女’人的手脚也不断忙活,三两下扯了自己的衣服,眨眼又把洪亮‘弄’个净光。

夏天的衣服本来不多,洪亮身只是一件背心,间是一条大‘裤’衩,小‘腿’以下啥都没穿。

所以,刘嫂‘弄’光他是件很容易的事儿。

‘女’人身也一件衬衫,下面一条‘裤’子,捋下来同样很容易,

这样,洪亮被俘虏了,脑子一晕,刘嫂扑过去,把他的小脑袋挤进了‘胸’前的沟壑里。

洪亮嗅到一股纯属‘女’人的香气,接下来喘不过气了,特别窒息,差点被‘女’人的乃子闷死。

他不知道咋着挣脱的,脑袋从‘女’人的沟壑里出来,因为空气的压缩,还发出一声拔瓶塞似的脆响……吧唧!

他说:“刘嫂,你干啥啊?恁急?咋着也要培养一下感情啊?”

刘嫂说:“培养个屁!再好的感情,还不是那点事儿?省去那些没必要的麻烦吧……。”说着,‘女’人的两手缠了他的脖子,又把他勾怀里去了。

起初,是刘嫂一个人‘激’动,再后来洪亮也跟着‘激’动起来。

他根本无法抵制那种‘诱’‘惑’,那么顺从了。

很快,两个身体缠在一起,叮叮咣咣在洪亮家的土炕翻滚。

傻子刘嫂的到来,洪亮已经听说了。

短短两三天的时间,杨进宝两口子救活一个外乡寡‘妇’,在村里传得沸沸扬扬,自然也传到了洪亮的耳朵里。

开始的两天,洪亮满耳朵都是刘嫂,只知道这‘女’人又脏又臭,还特别地丑。

今天一见,她不但不丑,还很俊嘞,杨进宝的媳‘妇’巧玲一点不差。

他想不到刘嫂化了妆,被巧玲‘精’心打扮了一番?

‘女’人的‘艳’丽‘弄’得他热血澎拜,他的呼气急促了,心跳猛烈了,热血沸腾了,脑子里也‘混’浆浆一片。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剩下的只有生理的本能,渴望的爆发……。

俩人顾不得脸面,顾不得羞耻,见面不到三分钟,缠一块分不开了。

没啥丢人的,都是过来人,都是奔着那种事儿去的……。

两个失落无助的灵魂终于缠绕了,撞击了,发出灿烂的火‘花’……。

刘嫂真的很白,五年的时间没干过重活,再加那些泥泞的保护,好盔甲。

盔甲去掉,里面是鲜红白皙吹弹可破的皮肤,哪儿都香喷喷的,哪儿都软绵绵的。

洪亮痴‘迷’了,‘荡’漾了,他感到自己天了,成仙了……。

咿咿呀呀的声音也从屋子里传来,传进了杨进宝的耳朵里。

杨进宝没走,在外面‘抽’烟,里面的一切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嘴巴里的烟掉在了地,不由发出一声感叹:“刘嫂!你真是太火爆了……!”

‘女’人有‘精’神病不假,可她不是傻子,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她知道大栓不要她了,小范把她甩了,也知道杨进宝两口子好心好意在帮她找下家。

现在下家找到了,还不赶紧‘弄’成真事儿?进宝也好了却一桩心愿。

所以,刘嫂跟洪亮这么急着炕,也是为杨进宝着想。

杨进宝坐在‘门’台老半天,里面才完事儿,

又不知道过多久,洪亮跟刘嫂才穿衣服,打开了房‘门’。

他俩再次出现在杨进宝眼前的时候,关系改变了,洪亮扯着刘嫂的手,刘嫂也挽着洪亮的手臂。

“完事了?”杨进宝掐灭烟头,站起来问。

“嗯……。”刘嫂回答:“进宝,谢谢你,帮俺找了洪亮这么个好男人,他很‘棒’……。”

洪亮也说:“杨进宝,别以为你帮我找个好‘女’人,老子感谢你,咱俩的账还没算清嘞?”

杨进宝说:“我知道……欠你的不止这些,既然你俩好了,我也放心了。那啥,自己看着办理结婚证,反正你是村长,公章在你哪儿。”

洪亮说:“我跟刘嫂结婚,看的不是你的面子,我们也没打算举行婚礼,所以也不会请你喝喜酒。www.35xs.com”

杨进宝说:“行!喜酒我不喝了,祝你俩鸳鸯戏水,翼双飞,刘嫂‘交’给你了,帮我好好照顾她……。”说完,他背着手走了,一路唱着十八‘摸’。

从背后看,你永远瞧不出这是一位民间企业家,完全一副小‘混’‘混’的模样。

瞧着他的背影,刘嫂问:“洪亮,你俩咋回事儿?你跟进宝好像关系不咋着好?”

洪亮说:“以后再告诉你,孩子没娘,说来话长……刘嫂,你是不是真的稀罕我?”

刘嫂说:“是,俺是稀罕你,以后你是俺男人了,我伺候你一辈子,陪你睡觉,跟你生娃……。”

洪亮说:“委屈你了,放心,我也会好好对待你,你是个好人,也是个可怜的人……。”

“这么说……你同意了?”刘嫂忽闪一下眼睛,瞧不出一点憨傻。

跟男人一阵折腾,她的‘精’神病忽然好了很多。

“嗯,已经这样了,不同意也由不得我……。”

“好,咱俩继续,我要跟你一起造儿子……造一大群儿子。”刘嫂迫不及待,又把洪亮扯进屋子里,了‘门’栓。

杨进宝离开以后,大白天的,她俩一口气来了三次,三次以后才气喘吁吁鸣金收兵。

然后,‘女’人站起来再穿衣服,系围裙忙活开来,为洪亮做饭,洗衣服,还帮着男人打水洗脸。

自此以后,‘女’人把这儿当作了家,洪亮不但跟她一起领了证,还把刘嫂的户口下在了娘娘山。

有了户口,‘女’人可以月月领分红,她的‘精’神也一点点恢复了正常。

三天以后出‘门’,她跟四周的邻居打招呼了。

五天以后,她抗起锄头,到田间去种地,播种,浇水,喷洒农‘药’。

她还对洪亮娘特别好,做了好吃的,自己不吃,也要给婆婆送去。

洪亮娘乐得不行,见人夸刘嫂,还说她模样俊,乃子鼓,屁股大,一定能生儿子。

刘嫂果然对男人的事儿不闻不问,也不打听,更加不掺和村子里那些事儿。

她是个知足的‘女’人,每天以伺候男人为乐,啥活儿都干。

白天在地里忙活,锅台前忙活,晚衣服一脱,换来的是跟男人的热情‘荡’漾。

杨进宝说的没错,洪亮经过两次感情的失败,终于知道疼‘女’人了,对刘嫂很好。

他给她买新衣服穿,买化妆品,还买了各种首饰,刘嫂‘精’神恢复的同时,也学会了打扮自己。

每天晚,抱着香喷喷的媳‘妇’,‘摸’着刘嫂鼓胀的‘胸’口跟磨盘一样有‘肉’的屁股,洪亮嘴巴里不说,心里却非常佩服杨进宝。

心说:这狗曰的!竟然把这么好的‘女’人给我,老子想跟他使绊子,也下不去手啊……。

杨进宝,你这是在收买人心!!

洪亮被感动了,越来越觉得杨进宝是条汉子。

他完全可以当村长,却把娘娘山这么重要的位置拱手送人。

洪亮孤单受苦,杨进宝完全可以置之不理,没想到竟然会帮他找媳‘妇’。

换别人,幸灾乐祸还来不及呢,怕对手日子好过。可杨进宝倒好,却对他以德报怨。

这孙子的‘胸’怀不是一般的开阔,都要把洪亮感动哭了。

当初的恩怨在他的心里逐渐淡漠,转而升起的是感‘激’,感动,还有愧疚……。

所以,洪亮拿定主意,是死也要把这个村长干好,决不能让杨进宝那小子挑出半点错。

村子里的事儿处理好,等于帮着杨进宝守住了后院,后院不起火,他才能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山村的经济建设。

于是,洪亮变了,变得特别勤奋,每天早五点钟起‘床’,先到地里转一圈。

谁家的地该锄了,谁家的地该浇了,该撒‘肥’料了,他一一通知。

谁家婆媳闹矛盾,他也第一个赶到,帮着山民排解分忧。

谁家兄弟分家,因为财产不均大打出手,他也主动出来管事儿。

分不均啊?我给你垫行不行?只要你们兄弟和睦,老子吃点亏不怕。

谁家不生孩子,行,我帮你生,找好医生啊……医‘药’费不够?别管了,先‘花’我的钱。

一个月的时间下来,洪亮在娘娘山竟然声名鹊起,威信大涨。

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杨进宝的良苦用心,他用的是‘激’将法,将洪亮内心的善良给‘激’发了出来。

眼瞅着时间进去仲夏,天气越来越热,地里的‘玉’米一人多高了,洪亮跟刘嫂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日!久生情,一件踏天大祸也随即而来。

因为刘家集那边刘嫂的娘家来人了,‘女’人的两个弟弟千里寻姐,找到了娘娘山。

其实,自从刘嫂跟小范‘私’奔以后,刘嫂的娘家人一直在寻找‘女’人的下落。

他们报警了,也找了附近所有的村子。

不知道谁嘴贱,竟然把刘嫂落户娘娘山的消息传到了刘家集跟三十里铺。

于是,刘嫂的两个弟弟千里寻姐,气势汹汹找到了洪亮的家。

这一天,天气很热,高到了四十多度,山民是要午休的,午11点到下午四点,一般不下地干活。

那么毒辣的太阳,下地还不晒死?

所以,洪亮跟刘嫂也要午休,午吃过饭,要睡一觉。

两口子睡觉的当口,难免要折腾一番,赶紧造个小孩出来。

洪亮迫切需要生个儿子,刘嫂也迫切需要生个儿子,安慰寂寞的心灵。

哪知道两口子鼓捣完,眼皮还没合,忽然,外面有人喊:“这是洪亮的家吗?洪亮,你狗曰的滚出来!”

呼呼啦啦从‘门’外进来两个男人,他们不是娘娘山的人,口音也不是,身的衣服更不是,脑袋带了白羊肚手巾。

洪亮感到很纳闷,于是赶紧过来开‘门’,只穿一条‘裤’衩子。

吱呀!房‘门’打开,他莫名其妙问:“你们是……?”

“俺是刘家集过来的,俺姐在不在你这儿?”两个男人一边回答,一边用力推‘门’,四只眼睛滴溜‘乱’转。

“啊?刘家集,你们是刘嫂的两个弟弟?”

“对!俺姐嘞?姐!姐!!”

两个男人一瞅,猛地瞅到了洪亮炕的刘嫂,此刻的‘女’人一丝不挂,在哪儿睡得正香。

俩兄弟一瞅火了,当!抬手给洪亮一拳,把他从‘门’口给打到了院子里。

洪亮没明白咋回事儿,俩小舅子扑过来,把他当成芝麻,捶打起来。

一边打,他俩还一边骂:“你个人贩子!欺负俺姐!揍死你!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