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五龙王冠 > 第五百九十四章 相互试探

第五百九十四章 相互试探

小说:五龙王冠 作者:盘龙岛主  字数:3465

“小子,你说的都是废话,老夫问你,是否有解决办法?”

张医师也看着淡定的刘鼎天,他还是有些不相信,眼前的少年与张成文年纪相差不大,小小年纪,应该不会有如此本事才对。www.35xs.com

“解决办法肯定有,您用灵药保住丹田,控制住金属性的蔓延,只能解的了一时的问题,从长久来看,并非良策,药性终究会到一个瓶颈,到了那时候,恐怕您的炼药术也跟不上了,岩城还有谁能救的了他,他唯一的结果就是丹田炸裂,全身金化而死。”

刘鼎天并没有隐瞒,直言不讳的说道,阿碧娘也是采用同样的方法压制涣金针的毒性,但是她的伤势却比张成文的要轻很多。

“老夫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但却只能出此下策,先保住性命再说,否则连命都没了,小子,你到底有办法没有,别在这里卖关子。”

张医师有些气愤,他自然是知道张成文的伤势的,有高级炼药师能力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样做的最后结果是什么,不到万不得已,他怎么会采用这种办法,张成文是他看着长大的。

“当然,先驱除金灵力和残留在丹田中的药力,再想办法驱除水涣鱼的毒性,这中间会有些痛苦,如果你扛不住,你也可以保持这种丹药压制的办法,我预计,你至少还有三年时间,如果控制的好,五六年也是有可能的…”

刘鼎天无奈的说出了自己的治疗方案,他也只有五成的把握,这金灿灿的双腿不是一下子能将金灵力驱除的,就算他有金灵根,但是要吸收这么多金属性,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何况还要小心翼翼的恢复他已经彻底坏死的双腿。

“小子,这里可不是说大话的地方,驱除金灵力和残留的药力,可不是简简单单能办到的,需要金属性功法的修士,同时又精通炼药术,就算如此,也不能完全保证能将双腿恢复,这其中的困难可不是你一两句话就能盖过去的。www.35xs.com”

张医师皱了皱眉,他说的这种修士不能说没有,但是在岩城是没法找到的,金属性灵根的修士几乎都跟金氏家族有些或多或少的关联,而能称的上是炼药师的的确也是有一些的,至少金沙就是一名能炼制灵型期中期丹药的炼药师。

刘鼎天并没有回答张医师的问题,对于自己把握不大的事情,他心里也要做权衡,万一失败了,那可是不可逆的事情,并且还会牵连到王小天,他是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一但发生了这种事情,难免要将他牵扯进另外一件事情里,他现在还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世间他耗不起。

“你有几成把握?”

张成文突然开口问道,他也发现了刘鼎天犹豫的神色,不知为何,他对面前这个穿着紫袍的少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但又说不出来个所以然,莫名其妙的问道。

“五成!”

刘鼎天从张成文眼神中看到了对生的渴望,那是一种希望之火在燃烧,不禁直接回答道。

“什么?”

“什么?”

几乎是同时,张鸣和张医师同时开口惊呼道,但刘鼎天却从两人眼神中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很明显,张鸣听到能有五成的把握,他有些不敢相信,眼神中带着一丝的犹豫和迟疑,而张医师听到有五成把握,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怀疑和不相信的神情。

“爹,孩儿想试试,不治的话最多也就只有三五年时间,我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万一成功了呢…”

张成文也很犹豫,但依旧镇定的说道,这的确应该是他最后的机会,或者说金沙不会坐看他毙命,但是彻底将他治好的可能性机会不可能,他不想一辈子躺在床上度过余生,眼前的机会的确很重要。35xs

“成文,你再想想,爹正在四处派人找金氏家族的人,说不定明天就有消息了呢,就这么让他治,万一治不好,你让爹该怎么办?”

张鸣紧紧的握着张成文的手,声音中已经带了一丝的悲凉,看着自己曾经活泼乱跳的儿子现在成了这副摸样,哪有心里不凄凉的。

“爹,你心里很清楚,又何必自欺欺人呢,怎么可能找的到,无边海乱成现在这样,他金氏家族脱不了干系,孩儿不想一辈子就这样不死不活的躺着…”

张成文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说完紧紧咬着牙关,愤怒和仇恨的目光几乎要穿透空气。

“如果治不好会怎么样?”

就在刘鼎天有些感慨的时候,张医师开口说道,在场的所有修士几乎都是张鸣的心腹,自然知道张成文中毒是怎么回事,看着一个开朗的少年变成现在,心里都不是滋味。

“如果出现偏差,双腿肯定是保不住的,到那是灵力乱窜,整条筋脉都会废掉,性命我尽量保住,但是这辈子只能做个凡人。”

刘鼎天仔细思量之后说道,说完看了一眼王小天,神色有些复杂。

“风险太大了,我不建议这么做,万一有问题,就真的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还有三五年时间,说不定我们能找到治疗的办法呢,金沙那个老东西既然选择这么做,肯定不会放任不管的,我不建议这么做…”

张医师有些激动,愤慨的说道,但说道最后,明显也没有底气。

“张医师,我宁愿就这么死掉,也不要我爹去求他,他不会有这么好心的。”

张成文摇了摇头,说完就看向了张鸣,如果张鸣不同意,恐怕谁也不敢乱来。

“成文…”

张鸣内心纠结无比,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他这个决定有些不敢下,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一个凡人,在修仙界是没法生存的,更何况还没有双腿。

“爹,我求你了!就让他试试吧,万一成功了呢,我已经躺在床上半年了,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您知道么,我无数次的想过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要再浪费那些昂贵的丹药了,可是一想到爹,我就下不去这个手,但是我很担心,我再这么躺下去,我会…”

张成文近乎哀求的说道,虽然他是盐城的大公子,但是自从躺在床上后,他爹也不可能时时再他身旁,曾经的那些朋友也不可能每一分钟都陪着他,那些下人对他更多的是照顾和畏惧,谈不上几句话,更多时候他是孤独的,内心是煎熬的。

“成文,你可不能这样想,你要是没了,你让爹怎么活啊?”

张鸣眼角滑落出两行泪水,他是真的被吓到了,还是第一次听张成文这么说,自己这个儿子,一直以来都非常听话,温文尔雅,勤奋刻苦,现在却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怎么能让他不担忧。

“爹…”

张成文有些挣扎的想要爬起来,但却一点效果也没有,被金化的双腿纹丝不动,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好好,爹答应你,爹答应你…”

张鸣见到张成文这样子,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应了下来,然后看向了张医师。

“老夫在一旁看着你,你需要什么就直接说,但是没治好之前不得走出这个房间一步,所有的东西都需要老夫检查过才行。”

对于眼前的一幕,他内心也是百感交集,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见到张鸣点头,这才对刘鼎天说道,话语中的威胁之意非常明确。

“您也是医师,不觉得您的要求太过分了么,我是看着我师兄的面子上才来的,现在您的样子可是一点也不信任我,让我如何医治,如果这样,您还不如另请高明。”

对于这样无礼的要求,刘鼎天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这哪像是求人看病,简直就是看管犯人。

“哼,小子,你是不行吧,信口雌黄的小子,老夫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乱给人希望的代价。”

张医师没等刘鼎天说完,就突然发难,伸手直接抓向了刘鼎天。

“嗖…嗖…”

两张金属性符箓激射向了张医师,刘鼎天被张鸣偷袭了一把,早已经长了记性,又怎么会被张医师的这种小儿科试探给制住。

伸出左手直接拉过王小天,自己往后飞去,避开了张医师的偷袭,同时一道红光出现在他们身前,将两人全部包裹住,开始快速的往灵竹笔内灌注灵力,以应对接下来复杂的情况。

“慢着,你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吧,只要能救的了我儿子,什么条件我都会考虑,但是希望你不要太过分。”

张鸣站了起来,伸手接住了刘鼎天射过来的符箓,同时也阻止了张医师想要继续进攻的想法,从手上的金属性符箓来看,眼前的少年的确是金属性灵根或者跟金属性有关,只是他却有些看不透他的底细,一直给人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很简单,我只是希望不要为难我师兄,他跟这件事情没有半点关系,并且曾经因为我坐过牢,我不希望他牵扯进这件事情里面来,如果城主答应,我现在救可以开始治疗,您也知道,早一刻,救多一分的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