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万界之全能至尊 > 第770章 咒奴&卡蒙的愤怒

第770章 咒奴&卡蒙的愤怒

小说:万界之全能至尊 作者:小项圈  字数:4772

 听到祭祀长的判断,梅菲斯微微吃了一惊。www.35xs.com

“「魔血瞳术」?这个秘术的使用者红瞳族不是应该已经随着魔导文明的灭亡而在千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吗?”

“虽然魔导文明一族当年战败后销声匿迹,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完全灭绝了,想必应该还有什么族人幸存下来了吧。”祭祀长摇摇头,眼里若有所思:“有迹象表明,魔能位面里边可能会潜藏有一些当初魔能族遗留下来的残党,圣光教会一直都有时不时地派人前往魔能位面进行搜查,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找到他们而已。”

“呃……说起魔能位面,好像前不久的时候,那块位面被梦幻国度公开宣布占为己有了,现在已经在调遣人手进去那个地方进行深度开发。”梅菲斯想起了一件事,一敲手掌,说道:“现在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魔血瞳术」的使用者,会不会就跟梦幻国度有关系?”

祭祀长点点头,肯定了梅菲斯的猜测。

“有可能,梦幻国度跟龙域有合作关系,如果这个「魔血瞳术」的使用者确实出自于梦幻国度,那么会突然参合进来用秘术探查火龙王的行踪,也就合情合理了。想必是龙域跟梦幻国度之间又达成了某些协议吧。”

“失策了啊,原本我还以为除了天堂圣主的圣图预言术式之外,应该没有其他势力拥有足以突破神殿的屏蔽找到这里的能力,但没想到梦幻国度会横插一脚,更没想到梦幻国度得到红瞳族的「魔血瞳术」的力量……”梅菲斯脸色有些懊恼地揪了揪自己的头发:“现在就被龙域找上门的话,有些太早了,我们这边的计划可还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啊!”

“没有完美的计划,中途出现意外状况很正常。”祭祀长镇定地摆了摆手:“其他的之后再说,现在还是先把这个擅自用秘术窥探我们的家伙处理一下吧。”

一边说着,祭祀长一边抬起苍老的手指,轻轻点在了骷髅法杖顶端的黑晶宝珠上,一道黑色的能量从他的指尖激射而出,没入了黑晶宝珠内,直直地朝着那正在往祂们游来的红色龙影袭杀而去。

几乎是眨眼间,黑色能量便跟红龙虚影相撞,不过让祭祀长有些意外的是,对方似乎察觉到了牠的袭杀,居然提前操控着龙影猛然一扭,十分惊险地避开了牠打过去的那道黑色能量。

“诶?”祭祀长挑了挑眉毛,轻噫一声:“这个反应速度倒是不慢……看样子,对面的这个「魔血瞳术」的使用者的修为不低啊,而且「魔血瞳术」的应用也不错,居然能提前用预知能力看透了我的攻击轨迹?”

随后牠便将眼缝再度张开,紫色的眼珠紧紧盯着黑晶宝珠内呈现出来的那条行动变得谨慎了一些、貌似已经警觉起来的红色龙影:“有意思,看来得动点真格。35xs”

祭祀长右手捧着的黑皮书凭空飘了起来,书页自动翻开,一张张色泽看起来像是生物皮肤一样的、用红色、紫色、金色等各种色泽的血液画满了奇异符咒的纸页快速翻动着。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件让人惊骇的事实——那本黑皮封套的书里翻开的纸页,有很多居然还带着像是生物的五官脸皮一样的纹理,某些纸页上甚至还能隐隐看出来属于人脸的轮廓!

也就是说……祭祀长的这本黑皮书里的纸页,居然是使用各种生物的皮肤制作而成的!

传闻有些邪术师会使用人皮做成的书纸来记录咒法并制作成法器,以某些诡秘术式来说,人类这种高智慧生灵的皮肤能起到很好的增幅术法的效果。但祭祀长这里做得更加彻底了,牠的这本黑皮书不仅用了人皮,恐怕还涉及到了很多其他种族生灵的皮肤,也不知道牠为了制造出这粗略一数也有上百张的书页,究竟剥掉了多少生灵的皮。

某一刻,黑皮书翻到了某页后终于停下,祭祀长扫了一眼上边的书页里呈现出来的一张酷似人类但却有着红色眼睛和两根触角形貌的脸皮,阴沉沉地勾起了嘴角。

“说起来,我这里倒是还有一张从那一族的某个觉醒了同样的血脉秘术的成员身上得到的收藏品来着,用来对付这次的敌人倒是正好合适啊。”

祭祀长有些恶趣味地笑了笑,然后抬起手指轻轻在黑皮书里的那张人皮书页上划了几笔术式符文,口中再轻轻念诵了一段恶魔种的特有咒语。

伴随着那语调诡异的最后一个音节落下,那张人皮书页忽然自动从书上脱落了下来并燃起了一阵紫黑色的火焰,紧接着就在火中渐渐化为了一团形貌狰狞可怖的恶鬼般的黑雾状灵体。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恶鬼的面部形象,跟之前人皮书页上的那一张脸庞有些相似,但此刻看起来十分狰狞,一对隐隐泛着金芒的猩红色双瞳里满是对生者的憎恶与怨毒之色。

祭祀长冷喝一声,朝着这个黑色鬼面的灵体命令道:“去吧,我的奴仆,去杀了那个胆敢窥探我族神殿的红瞳族!”

吼——!!

黑雾状的鬼面灵体发出了一阵无形的咆哮,用无比憎恨的眼神看着祭祀长,裂开鬼化后的一口獠牙,似要恶狠狠地扑上去一般。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嗯?”祭祀长见此,皱了皱眉:“我的奴仆,看来我太久没有使用过你,让你都有些遗忘了自己的本分啊。不过你这千年不散的野性倒是让我挺欣赏的,所以,给你一点‘奖赏’吧!”

祭祀长冷笑了一下,眼中紫色的瞳孔里闪过几分戏谑,也不见牠有什么动作,那本飘在空气的黑皮书就散发出了一阵紫黑色的诡异光芒,紧接着似乎起了连锁反应一样,那只黑雾鬼灵忽然脸色凄厉地无声惨叫了起来,整个灵体痉挛抽搐着似是在承受着难以言喻的折磨。

持续半秒后,祭祀长才冷哼了一声,停下了黑皮书对黑雾鬼灵的折磨。

“感觉怎么样,我可爱的‘咒奴’啊,要是喜欢这种‘奖赏’的话,我还可以赐给你更多哦?嘻嘻嘻……”

黑雾鬼灵面容扭曲地恨恨瞪了祭祀长一眼,最终还是不敢再多做挑衅,闷吼了一声后,乖乖地化为一道黑光钻入了黑晶宝珠之中,随后它居然也出现在了宝珠映照出来的那片异象里,怒嚎着恶狠狠地扑向了那条赤龙虚影。

赤龙虚影立刻警惕了起来,龙首上那双金红色的双瞳紧紧盯着袭来的黑雾鬼灵,在对方攻击到来之前似是提前看到了什么,十分迅速地就提前做出了闪避。

但让红龙大吃一惊的是,这一次的黑雾鬼灵那猩红的双瞳里一丝金芒微微一闪,随后居然也在中途犹如未卜先知一样将攻击做出了变化,刚好就袭向了红龙躲闪的那个位置。

红龙虚影心绪惊骇地再度试图改变躲闪方向,但诡异的是对面的黑雾鬼灵也同样分毫不差地做出了改变,就像是同步预料到了它的所有意图一样。

更让将一分意志附身在红龙虚影上的卡蒙感到吃惊的是,他通过加持在红龙虚影身上的「魔血瞳术」,居然在对面的那个黑雾鬼灵身上看到了让他十分熟悉的东西。

不会错的,那双金红色的眼睛……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没等卡蒙想明白问题,对方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眼见避无可避,他只好无奈地操控着红龙虚影,咆哮了一声,跟黑雾鬼灵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了一起,双方就此展开了血腥的厮杀。

但可惜,两者的战斗力在天然上就存在着不的差距。

黑雾鬼灵作为被祭祀长花费了不少心血祭炼多年而成的一只咒奴,善于借助特殊的存在形式从因果命数的层面去咒杀敌人于无形,虽然性情桀骜,但杀伤力却很是不凡。而红龙虚影只是卡蒙使用「魔血瞳术」能力加持的命轮咒术凝练出来的一道寄宿了伊戈西鲁的命数因果的秘法化身,主要作用是追踪,本来就不是用来正面战斗的。

所以,没过多久,卡蒙操控的红龙虚影的龙躯就被祭祀长驱使的黑雾鬼灵硬生生撕咬成了碎片,最后还被其野蛮的吞入了腹中。

不愧是当初我费了不的功夫搜集了多位红瞳族强者的精血和怨灵才祭炼出来的咒奴,干得漂亮!

黑雾鬼灵姿态的咒奴的意识里,祭祀长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牠笑呵呵地继续朝这只咒奴下达了命令:不过还不够,去找到刚才那具秘法化身的施法者,吞噬掉他的灵魂!呵呵呵……既然对方是跟你生前一样的红瞳族的后裔,而且似乎还是觉醒了「魔血瞳术」的高级血裔,或许,你如果吞噬掉他的灵魂和血脉精华后还能变得更强呢。

吼——!

咒奴嘶吼着,勉强残存着一些本能的它被祭祀长成功调动起了对刚才那个敌人的吞噬慾望,开始根据之前吞噬了红龙虚影后得到了一缕施法者的气息为引子,瞪着一双金红色的瞳孔扫视了一下眼前的混沌后,便直直地朝着某个方向冲了出去。

赤玄之森深处。

“唔……?!”

双瞳里萦绕着金红色光辉的卡蒙忽然脸色一变,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脸部闷哼了一声,仿佛遭受了某种无形的攻击般,身体不禁微微颤动了一下。

等到他缓和了下来,放下了捂住脸庞的手掌后,旁边的江言和辛德拉看到他此刻的样子,都是微微一惊。

只见卡蒙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双眼的眼皮闭紧着,眼眶缝隙中正缓缓溢出了两道血痕,犹如血泪般顺着下巴滴落。

江言和辛德拉扫了一眼旁边那面法镜里呈现出来的已经重新变得浑浊一片的景象,脸色都是浮现出了凝重。

之前卡蒙操控红龙虚影跟对面的祭祀长驱使的咒奴遭遇后的场景,他们也是通过通过「寻命镜法」看到了,都明白那肯定就是来自敌人的反击。

但让两人都有些预料不及的是,对方使用的反击手段竟然如此凌厉,三两下就将卡蒙用命轮咒术凝练出来的秘法化身给击破了。

“阁下,不要紧吧?”辛德拉关切地询问道。

卡蒙抬手抹了一下眼里流出来的血痕,依靠着从梦幻国度得到的[超速再生lv]的程式能力,血肉组织方面的一点伤在这短短片刻的时间就已经痊愈了。

“多谢关心,只是秘法被对方强行破除,导致稍微被反噬了一下罢了。”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卡蒙的双眼深处仿佛还残留着丝丝疼痛感,那是瞳术秘法被破除后导致的对灵魂的反噬,反映到神经感官后的结果,这就不是还局限于躯体方面的再生自愈的程式能力可以治疗的范围了,只能依靠后续长时间的休养恢复,或者通过消耗「纯净魂力」之类的珍贵资源来加速恢复。

但卡蒙现在可没闲心理会这点不算太严重的反噬,因为他的心头正憋着一股怒火。

“怎么了?”洞察入微的江言注意到了卡蒙的心情变化,有些好奇地向他问道。

卡蒙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敌人刚才驱使的那个古怪的东西,似乎拥有着跟我红瞳族的血脉能力相似的力量!我不知道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股力量,按理说,我族的血脉瞳术就算是当年还未没落的时期,也已经很久没出现过像我这样的能觉醒「魔血瞳术」的返祖血脉者了,普通的族人最多只拥有「血瞳术」。但刚才那种感觉……错不了,对方的血脉瞳术的强度几乎不弱于我!”

江言摸了摸下巴,寻思着:“按你这么一说,确实有些奇怪……”

卡蒙还有一些话没说出来,那便是他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很多血脉同族的气息,但同时还有很浓烈的怨气,传承着「魔血瞳术」的他甚至能够隐隐跟对方产生一种奇特的感应,从而感受到……对方身上无时无刻承受着的痛苦、和挥之不散的浓浓怨恨。甚至,他还隐约读取到了某些零碎的记忆片段。

而那些记忆片段虽然十分零碎,但却让卡蒙大致上明白了一件事。

对面的敌人驱使的那头好似怨灵般的诡异怪物,应该是某些家伙通过牺牲他的许多红瞳族的族人而创造出来的一种继承了他们一族血脉力量的傀儡!

这个傀儡在制造过程中,那些作为牺牲品的同族同胞们蒙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卡蒙只要想起他从对方身上共感到的那种体验,就有些不寒而栗。

随后,卡蒙内心里升起的情绪,自然就是在发现有大量同族同胞被他人如此对待后产生的、难以抑制的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