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妹有毒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越离越远6

第二百四十二章 越离越远6

小说:萌妹有毒 作者:痴呆二少  字数:2441

而在楼的下面,夏雨正带着聂容藏在那里。35xs夏雨的手上,握着她的法器,黑蛇画笔,画笔上,酝酿着三朵炽热的鬼火,随时想偷袭吴玄月。

当然,那三朵鬼火,普通人是看不到的,只有高过她修为的修士,才能看见。

吴玄月驾着御剑,离开楼顶,从树巅上飞过。吴玄月没想到,突然自下而上,三支炽热的无形之箭向她飞来,她躲闪不急,掉下剑来。

吴玄月掉下沸魂宝剑之后,伸手一探,抓住沸魂剑柄,轻巧落到地面上。

吴玄月落到地面后,抬头看到夏雨她们向自己走来,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聂容惊愕地叫道:“吴玄月,你是鬼吗?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夏雨,刚才这里是不是没有人?她是怎么出现的?”

夏雨仍然是那副不怀好意的笑,“她可能就是同学们口中传说的那只鬼吧。”

聂容有些崇拜了,跑上前去,在吴玄月身边转着圈地打量,“你是不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就是那个既漂亮又有灵异的女主角?”

“神经,电视剧看多了吧。”吴玄月转头就走,不想理她们。

“吴玄月,你站住。你再不站住我就给吴伯伯打电话了。35xs”

吴玄月才不想受她威胁,大声回道:“你随便打,我老爸他正忙呢,正在给我找后妈,没心情理我的事。”

吴玄月的老爸找的后妈本来就是夏雨的亲娘,夏雨听吴玄月这么一说,她是听后气得直跺脚,随即指着吴玄月叫道:“你乱说什么?口无遮拦我要让你后悔。”

后悔的事多了,不差你这一桩。

不过,吴玄月还是站住了,回头警告道:“夏雨,你最好不要惹我,不然我让你师父袁大汗收拾你。”

“哼,我才不信,你还能指挥得动我师父?”夏雨上回见证过他师父让雪山雪崩,让吴玄月掉下山去却没有去救她。所以,夏雨很有把握,她师父绝不会真心帮吴玄月,顶多只是利用她。

“信不信由你。”

吴玄月一副厌世而又不可一世的神情扭着小蛮腰转身离开了,没想到,她刚走到转角处,就碰见了梁芳芳教授,梁芳芳面色严肃,似乎正在那儿等她。

吴玄月有些怯懦,向梁教授道了一声好。

梁教授注视了她片刻,说了一句,‘放学后到我那里来一趟,’然后就离开了。

吴玄月看着梁芳芳教授远去。

梁教授是她系主任,她找自己什么事,吴玄月能猜到,近段时间以来,她心情不好,没事就在校园内御剑飞行,速度又达不到让人无视的地步,惹来同学们对灵异的种种传闻。www.35xs.com

所以,吴玄月认为,梁教授今天叫她去一趟她那儿,一定是与这件事有关。

放学后,吴玄月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梁芳芳的家,院子铁门是开着的,她还是敲了敲,“梁教授,我来了。”

嘟嘟最先跑出来,摇着它肥肥的尾巴,并发出欢快的呜呜声。

随后是刘建峰出现在门口,靠在门框上,很悠闲地抱着手臂,兴致盎然地看着吴玄月。

“来了?”

吴玄月小声嘘道:“我来找梁教授,她在楼上吗?”

刘建峰摇摇头,“没有,我师父她出去了。”

“出去了?她不是叫我这个时候来找她的吗?”吴玄月见梁教授不在,说话的声音也高起来。

“你先进屋,我一会儿再告诉你。”

吴玄月见刘建峰神秘兮兮的样子,走到门口,见到里面厅里的桌上,摆着几道精致的晚餐,还有一瓶红酒。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们师徒还开红酒庆祝?”

“没有师徒,我是为你准备的,请……”

“为我?你开国际玩笑吧,我今天是来领罚的,你不会认为我被教授训斥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吧?”

刘建峰看着她,疼惜地摇摇头,怜惜道:“你还真是被吓大的,多大点事儿?看你萎手萎脚的样子,你能不能拿出你平时欺负我时那种赶尽杀绝的豪情来?今天看上去就像条夹尾巴狗儿一样,一点都没了斗志。”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能比吗?你犯了错误后,你们系主严肃地叫你去他那一趟,你不萎缩?你有斗志?”

刘建峰笑道:“放心吧,瞧你怕成什么样了。玄月,你知道我师父出门时对我是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吴玄月就不信她还夸自己不成。

刘建峰想了想,他不可能告诉吴玄月原话,他师父说,‘徒儿,人,我给你叫来了,你自己看着办。我今晚和几个初中同学聚餐,可能会晚点回来。’

于是,刘建峰回道:“我师父走的时候这样对我说,‘徒儿,玄月好象这几天心情不好,我本来想请她吃个饭,但现在有同学叫我去聚餐,你就在家帮我好好招待她,开导开导她,必须要陪她吃得开心,知道吗?’你说,我师父都发话了,我能怠慢她的学生吗?”

“她真这么说的?”吴玄月半信半疑。

“那还能有假,你看她是不是不在家?这瓶红酒还是我师父拿出来招待你的呢。”刘建峰拿起红酒,伸到她面前晃了晃。

吴玄月整颗心都放下来,她可是提心吊胆了一下午,没想到梁教授是请她来吃饭,真是自己吓自己。

“她真说我心情不好吗?有这么明显?”吴玄月瘪了瘪嘴儿。

谁不知道她心情不好,都写在脸上了好吗?还不明显?

“不明显,不太熟悉的人一定看不出来。”刘建峰拿起酒,倒了两杯,“来,尝尝我的厨艺。”

吴玄月坐下来,扫了一眼整齐的摆盘,“都是你做的?我才不信。”

刘建峰指着中间两盘菜,笑道:“至少这两盘是我做的,其它是叫的外卖。”

“这还差不多,我以为你这个富家纨绔子弟从良了呢。”

刘建峰见她能开玩笑了,心情应该不会太差,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刁民,好吧?我一直是良民,只是你看不到罢了。”

某人嫌弃道:“还良民?你知道你疯子的名号是怎么得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