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 > 第060章 纪总说谁是玩物?

第060章 纪总说谁是玩物?

小说: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 作者:折花落  字数:6047

,最快更新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最新章节!

一桌人七嘴八舌的说着,跟褚瑞搭话的那演员很想接话的,八卦不分男女,是人天生的,但却被褚瑞拦着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撇开资本家的游戏不说,褚瑞对乔念并没有任何偏见。

要真像他说的那样,乔念背后是资本家操控运作的游戏,他甚至觉得,那人很有眼光。

不像有些,要什么没什么,就凭一张脸。

或许是受人影响吧,褚瑞觉得,乔念值得人这样捧她。

但问题是,乔念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脸色说不上好坏,而是那种事不关己的淡漠。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她现在这态度,就很叫人费解。

秦璇到底还是了解乔念的,看她这样子,也不奇怪,而是用一种极其轻慢的语气道:“算了,都别说了,我们乔姐脸皮薄,不想沾上这些事儿,但要我说呢,资源就是资源,有什么不好说的,咱们混着圈子的谁容易了?”

“就是啊,王总知道吧?那年纪了,天天约我出去喝茶,不去就卡着我代言,我经纪人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叫我去,我都打算好了,等合约一签就拉黑他!”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好像很有同感的样子。

秦璇冷笑一声,喝了一口红酒道:“你们那都上不了台面,别把我们乔姐说得跟你们一样似的,这架势还不明白,摆明了就是这老板还没追到手,献殷勤呢。”

“也对,现在这些老板啊,真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就能上天,太轻易得到的东西他是不会知道珍惜的。”

“不过这摆谱也要有限度,不能真把人家给惹急了,否则封杀也是分分钟的事儿,不值当的。”秦璇眼眸微垂,眼底的笑意的却越发浓烈,随即话锋一转,轻笑一声道:“乔姐您也是厉害,搭上那么大一后台都能沉得住气,还敢跟他摆谱,啧啧,不敢想。”

褚瑞听着,眼眸低垂,不动声色的冷笑一声。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也不怪别人说着圈子乱,仔细想想,也真的乱。

然而,抬眼看向乔念的时候,她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甚至比起刚才更多了清闲。

一圈人见无论怎么说乔念愣是不接话,都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干脆各聊各的,只不过说话的时候眼神都往乔念身上撇。

秦璇双腿交叠,冷笑一声,继续悠闲的喝自己酒杯里的酒水。

然而,许久不说话也没什么动作的乔念,忽然深舒了一口气,端了自己面前的酒杯一下喝光。

秦璇有些意外,不过,见乔念终于有反应了,也来了兴致,笑着道:“乔姐您慢点喝,喝多了说不定会有人心疼也说不定呢。”

“心疼什么啊,说不定人家巴不得咱乔姐把自己给灌醉呢,楼上就有房间,懂得哈。”

乔念没搭理她们,而是拿了放在褚瑞面前已经醒号的红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扶着椅子站起来。

她好久不穿高跟鞋,起来的时候不由得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撒出来不少。

褚瑞扶了她一把:“小心。”

乔念推开他,站稳了走到秦璇面前,笑着走到秦璇面前,手臂随意的搭在她肩膀上,揽着她,绕到她身侧,碰了碰她手边的杯子,闲闲道:“说了那么多话,口渴了吗,赏脸喝一杯吧。”

在场的谁不是混成人精了,见乔念这架势就知道她不是个善茬,不过,有戏看就行,她们不在乎谁输谁赢。

秦璇不敢怂,至少对乔念,她从没有真正服气过。

本来就都是模特出身,凭什么别人提及乔念话里话外都是佩服,而她至多是**裸的艳羡?

乔念见她端着杯子,嘴角微动冷笑一声,才缓缓道:“璇姐,这杯,我敬您。”

“您客气……”

然而,秦璇的话还没说话,乔念便直接拿着杯子举到她头顶,手一斜,暗红色的液体便直接淋到秦璇头上。35xs

“乔念!你这个贱人!”秦璇瞬间清醒,推了乔念一把,手里的红酒也立刻泼了过去。

“啊!”

她们周围都惊呼着起身,下意识的往一遍躲。

乔念本身就没站稳,加上又被秦璇推了一把,踉跄的后退了两步,脚下一空,差点跌倒,但褚瑞却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侧身将她护在身后。

秦璇杯子里红酒就全泼到了褚瑞身上。

看着他们这桌闹的那么精彩,其他正在闲聊的人也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乔念杯子里还有些红酒,站稳了之后直接将剩余的半杯酒一滴不剩的泼到了秦璇脸上。

秦璇显然没想到乔念这时候还敢,被迎面泼了一脸红酒,她双拳紧握眼睛都红了。

乔念一如既往的清雅,闲闲的笑着:“骂我贱人吗?真有种!我靠山那么厉害,封杀你不就一句话的事儿吗?识趣点,道个歉听听。”

她这话,不由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现在的乔念,可以说是把嚣张都写到了脸上。

褚瑞还是有些担心事情会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局面,眼看着乔念要上去找秦璇麻烦,拉了她一把:“算了,出去醒醒酒吗?”

乔念:“褚先生,您开玩笑呢,一杯酒而已。”她嘴角的淡笑魅惑到足以颠倒众生,至少,在褚瑞看来是这样的。

秦璇看着,冷笑一声:“是啊褚瑞,乔念这女人你碰不得,别总这么献殷勤,就算你对她没那么想法,可你这么护着她,难保别人不多心。”

“你属狗的吗?见个人就乱咬。”乔念自己无所谓,但如果褚瑞为了帮她而惹上麻烦,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她挣扎的朝着秦璇过去,但手腕却被人牢牢握着,他稍一用力,乔念便直接被他拉到怀里了,然后不由分说的揽着她直接出去。

秦璇看了一眼还站在她眼前的褚瑞,以及落在地毯上的鸭舌帽。

褚瑞轻笑着,笑里带着浓烈的自嘲,随即抬眼看了一眼秦璇,眼底深藏着威胁。

他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儒雅温柔的,现在这样,平白叫人惊出一身冷汗。

褚瑞低头看了看他被秦璇破了红酒的衬衫,半天,冷笑一声直接出去了。

乔念被褚熙揽着强行带出宴会厅。

褚熙是褚瑞的弟弟,并不是助理,如他所说,他是乔念的粉丝,知道自己哥哥这次有跟乔念合作,所以就借着褚瑞的关系混进来,大概就跟所有小粉丝一样吧,想跟自己喜欢的偶像进一步接触,认识,聊天,做朋友。

他不想被乔念发现,至少不是现在这时候,也不想是在这种局面下。

乔念有些抗拒,但褚熙却始终揽着不放,长长走廊,纪北一行人与他们面对面走过来。

纪北身边站着乔颜,另一边……

乔念的视线落到厉曜身上,忽然笑了,笑的有些凄凉。

剧组里几乎没人知道她跟纪北有关系,莫昇不会说,乔颜跟秦疏朗也没傻到主动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她早该想到是厉曜的。

她也早该想到,厉曜那么不可一世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容忍她与纪北之间的牵扯。

所以,这是惩罚吧。

她一声不吭的走,逍遥了大半个月,他就可以用那样强硬的手段让她适应他。

大概是调教的游戏玩够了,所以,厉曜开始玩儿起诛心的把戏了。

她也好,纪北也好,无论是谁,他都始终强硬的掌握着,绝对不允许有半点半点忤逆的。

乔念原本还在抗拒,可视线从厉曜身上收回的时候,也任由褚熙带着她走。

两人与厉曜纪北他们擦身而过,唐潜跟李孜很想提醒厉曜乔念被一个没见过的男人带着走了,但,厉曜不是没看见,他跟纪北一样,在路过他们的时候视线停留在他们身上很久。

但,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竟然完全没反应。

然而,片刻后,厉曜跟纪北几乎同时止步。

乔颜挽着纪北臂弯的手微微用力,纪北却转向看着厉曜,轻笑一声问道:“怎么了厉总,看不下去了?”

厉曜笑了笑,没说话,也不否认。

乔颜车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阿北,整个剧组的人都等着呢……”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便被纪北狠狠甩开。

乔颜脸上的笑凝了凝,厉曜看着不由得笑了:“纪总这样对乔颜小姐,不觉得没风度吗?”

“说别的有意思吗?不就是看不惯乔念跟别的男人走了吗?就算她只是玩物,现在有人动了你的东西,还是觉得不爽吧?”纪北眼底含着浓烈的针对。

他的确是在说厉曜,但也是再说他自己。

跟厉曜想比,他才是那个最不平衡的人。

因为,乔念不光是现在跟别的男人走了,她同样跟着厉曜离开了他。

纪北与厉曜的针锋相对所有人都察觉到了,想劝,谁也不敢先开这个口。

厉曜顿了顿,好一会儿才看着纪北,含笑问道:“纪总说谁是玩物?”乔念从来都不是,没人比他更清楚。

纪北冷笑一声,转头看向已经快走远的乔念两人,眼眸沉了沉,然而冷声叫着:“乔念!”

听着纪北的声音,乔念身形顿了顿,褚熙怕她摔了一直揽着她的肩膀,他能感觉到纪北叫乔念的时候,她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