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大楚诡案录 > 第130章长生树之十四

第130章长生树之十四

小说:大楚诡案录 作者:木子  字数:11929

李王妃道,“其实我是这王府中的第三个王妃了,在我之前,王爷也娶过两个王妃,他们一共替王爷生下了五个嫡子。www.35xs.com刚成亲的时候,我是幻想过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可是自从三年前我看见那一幕之后,便再也不敢要自己的骨肉了。那个人,他是个魔鬼,一个会吸干自己骨肉最后一滴血的魔鬼。”

灵芝与金凤对视一眼,灵芝无声地说,“病因,就快找到了。”

王妃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中,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人的脸。他虽然年近花甲,但儒雅温和,待人亲切,自有成熟男子的魅力。

“他算是个好人。”王妃像呓语般说道,至少对他们母子来说,“他算是……”

“他只对你而言是好人,他对别人做了些什么?”灵芝问。

“他……”王妃嘴唇蠕动,却发不出声音来。那件事如噩梦般折磨了她三年,却始终无法宣之于口。

一道劲风吹过,窗户被吹开。恰好此时,外边又一道闪电掠过,屋中霎时雪亮一片。

一边墙上突然出现一道黑影,看不出是人是鬼。可李王妃却觉得莫名的熟悉,就像是三年前她看见的那般。

她的目光被那黑影吸引,如被粘在上边一般,无法从那里挪开。

出现了,金凤想,“那就是她的心魔了吧?”

李王妃脸色惨白,只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死死地看着墙壁。仿佛透过那黑影窥视到了曾经的旧时光。抚着肚子,冷汗直冒。

在云聪失踪后,她也曾起过疑心,也好一段时间都有些惴惴不安。那个时候,她似乎总是特别的敏感,这才发现了那个人的反常。

明明是失去了骨肉血亲,可他却不见焦虑,甚至隐隐很有些兴奋。

于是,在某个夜晚,她悄悄地跟踪了那人。

他来到了他们常去的湖心亭,却不是为了欣赏风景。她看见他弯腰触动了机关,俯身走入了长长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密道,下面别有洞天,竟是有一间漆黑的地下暗室。

她心如擂鼓,将自己隐藏在洞口的大石头旁边。

她的夫君站在一盆碗口粗的青苗旁,眼神兴奋,充满欲望。那植物的根深深地扎在——

扎在——

那是她见过最恐怖的景象,李王妃回想起来,仍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额上一根青筋已经率先跳了起来。

李王妃痛苦地闭着眼,抑制不住地用头撞向床柱,撞出一片青紫。

金凤害怕她会出事儿,赶紧跑过去,拉住了她的肩膀,将人按下去。

灵芝神色悲悯,宽大的袍袖收拢起来。他肃穆地站着,看着李王妃的眼睛问,“那么,我再换个问法。”

李王妃觉得一股清风拂面,将那萦绕在鼻尖的挥之不去的血腥气冲淡了。

灵芝问,“你——看见了什么?”

那羸弱的青苗,扎根在楚云聪的胸口。她那仙风道骨的夫君,居然用自己的儿子的骨血来滋养那不知何来历的植物。

更恐怖的是,彼时的楚云聪还活着。他扭曲着脸,蜷缩于墙角,任由那怪物将他的鲜血一点点吸走。

当李王妃探出脑袋的时候,晋王正看着那植物微黄的叶子,轻轻地皱了皱眉。

楚云聪无意间看见了洞口外的李王妃。痛苦的神色微微缓解了些。他对着她无声地比了个口型。

李王妃知道他在说,“珍珠。”楚云聪到死都将她妹妹放在心里。

李王妃无声地哭了。

这时,她听见那洞口里,楚云聪发出了一声呻吟,气若游丝地说了句,“父王,我疼,特别疼。”

而她的夫君似乎对自己儿子生不如死的痛苦神色视而不见,,也不在乎造成云聪全部痛苦的正是他的贪婪。35xs

他只一心一意地看着那羸弱的青苗,竟然发出了“呵呵”的笑声,如得了失心疯一般。。

这样的人,如何能留下骨肉!

不知是不是被痛苦的回忆刺激,李王妃觉得肚子里又是一阵剧痛。她捂着肚子,努力从回忆里抽离出来,痛苦地哀求道,“救救我的孩子!”

金凤替她擦去额头的冷汗,轻轻地将人平放在美人榻上。

又一道闪电过后,李王妃凭空从美人榻上消失。

金凤忍无可忍,冲灵芝喊道,“你到底要怎样?把人都弄哪儿去了?”

灵芝微笑看她一眼,“病因,找到了。”

金针八卦阵依旧缓缓旋转着。

金凤发现,那装壁花的老管家也凭空消失不见。

“走!”灵芝上前两步,拉住金凤的袖子。

“去哪儿?”

“收拾残局。”

珍珠眼前一片漆黑。

她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也不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周围潮湿阴冷,鼻尖萦绕着挥之不去的血腥气。

她心中咯噔一下,云聪那扭曲的面容却突然出现在脑中。珍珠环顾四周,喃喃道,“莫非,云聪哥哥就是在这里去世的?”

前方有鬼火一样的细微亮光,珍珠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顺着密道往前走,一路上几次碰到两边的石壁,衣服也刮破了几处。

待她走过长长的密道,才发现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地下洞穴出现在眼前。

一株有些羸弱的青苗就在洞穴里,那样的一株不起眼的青苗,却将珍珠吓了一跳,她那粗壮的根系,正扎在早已死去的楚云聪心上。将她心爱的人当做了花肥。

晋王果然做出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珍珠心里发酸,眼泪扑簌簌就落了下来。她与那尸体对视片刻,心里万般滋味不断翻涌。

虎毒不食子,可晋王却为了长生,连自己的骨血都不放过。

“云聪哥哥,你爹真不是个东西。”珍珠抿唇,抬起袖子擦了一把眼泪,可那眼泪却如总也擦不完似的,又不停的冒出来。

泪水模糊间,她似乎看见云聪对她笑了笑。

另一边。

彩霞推着李王妃在秋千上荡来荡去,温声宽慰道,“娘娘这几日总是神色郁郁,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李王妃眉头轻皱,眉间一抹掩不住的清愁。

彩霞宽慰道,“自打娘娘嫁入王府,王爷关心备至,还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呢?”

李王妃没有说话,沉默地坐在秋千架上,被彩霞推着,一起一落,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李王妃突然问,“彩霞,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长生树?”

彩霞神色一动,旋即换上一副笑脸道,“这奴婢可就不知。不过,奴婢可听说,十五年前,王爷曾从一个仙鹤那里得了一粒种子。外头的人都说那是从蓬莱仙岛得来的,结出的果实吃了能长生。”

“可是,如果最后无妻无子,孤身一人,就算是长生又能如何,不过是个不死的孤家寡人罢了。”

彩霞哑然,不知该如何作答。可还不等她回答,李王妃又说了句吓死人不偿命的话来。

“云聪的母亲,是被这王府给逼疯的吧?作为王爷的女人,怕是不该有骨肉的。www.35xs.com”

云聪的母亲——先王妃——替晋王殿下生下了三个嫡子,最后却突然发狂,最后坠崖而死。

彩霞将李王妃的话在心里翻来覆去地想了好几遍,也琢磨不透她话里的意思。

所以,这问题要怎么回答?别说是回答,彩霞恨不得自己就是个聋子,什么都听不见才好。

索性李王妃也不是要听她的回答,只是随便抒发一下自己的感觉而已。

李王妃荡了一会儿秋千,有些兴致缺缺,便从秋千架上下来,漫步去了湖心亭,看着碧水蓝天,独自发着呆。

楚云飞从常青苑外经过,远远看见,不由得痴了半晌。

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真美啊……

楚云飞心里一阵悸动。

他们是同一种人,需要费尽心机才能活得好,为了自己的目标,要忍受诸多坎坷与磨难。

对于这位自己的同类,楚云飞总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关于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比如,最近,她有些不对劲。

她不再亲近那老头,反而有些躲着他,脸上又是惊恐又是哀伤。

今日听了她与那丫头的对话,楚云飞直觉这其中有什么事情。

他买通了晋王身边贴身伺候的小厮,想打探一些内情。可那老家伙不知使用了什么花招,他收买的人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突然睡着。他请来了天乐堂的大夫给那人看过,说是没有毛病。

可是往后,在很多个关键性的时刻,那人总是会不自觉地睡着。最后,还是一位老大夫道出其中玄机。说是书房里的香料或许是有些问题。

楚云飞终于确定,那老家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或许已经被李王妃撞破,可她却不肯告诉别人。

虽然楚云飞几次三番地试探,她始终咬紧牙关不肯多说一个字。

后来,又突然遇到了世子谋反案,他突然间就被册封为世子,一下子被那惊喜给砸晕了。心中对嫡母隐蔽的情愫再次死灰复燃。

那老家伙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还能有几年好活的。最终,这一切都是他的,包括美丽的嫡母,包括老东西不可告人的秘密。

终于,在那一天,他悄悄尾随那老家伙找到了那个密室。

那里,他发现了老东西所有的秘密。见到了让他都心动不已的长生不老药真身。见到了一堆白骨。

他没有丝毫犹豫,抽出了腰间的花哨的佩刀,给了那老家伙来了个对穿。

他不知道的是,那老东西为何会死在书房里,死在那样一个密室中。

另一个意外就是李王妃,那个聪慧的女人似乎已经觉察到他犯下的罪行,总是躲着他,居然还恳求珍珠嫁给他。

珍珠是什么东西,一个乡下野丫头。

她也配做未来的王妃!

他不甘心……

于是,在那天下午,他让善于下毒的人在珍珠肩膀刺入一根毒针,打算在城外的破庙动手。

谁料那个姓时的半路出现,搅了他的计划。

这是第三个意外。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没料到王妃这样聪明的女人,居然这么死心眼,管你如何殷勤,她自岿然不动,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施舍给他。

楚云飞只觉得心内一股无名火起,恨不得能立即发作一通。

他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常青苑,院门大开,里边没有一个人。他屏息走了进去,直奔寝殿,就见李王妃苍白着一张脸,仰面躺在美人榻上。

就在这时,她的肚子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鼓起。

李王妃从睡梦中被惊醒,捂着肚子哀嚎几声,脸色越发苍白。

楚云飞上前一步,扶起李王妃。李王妃死死地攥着他的手,哀求道,“救救我的孩子!”

楚云飞一个激灵,突然反应过来,她肚子里的是王爷的孩子,不由得又是一阵无名火。

就在他皱眉不语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哇——哇——”

哪来的婴儿哭声?他疑惑地四处打量。

发现,不过片刻功夫,王妃居然产下一子。

那孩子气若游丝,身上还带着血污,皱巴巴的,只有一双眼睛与晋王很是相似。

那孩子看他一眼,竟与晋王最后看他的眼神莫名的相似。

楚云飞心头一紧,双手不自觉就放在孩子的脖颈上。

“不要……放过我的孩子……”

放过?楚云飞用一个残忍的微笑回答了李王妃。

凭什么?

你害怕我伤害他吗?你定是害怕的吧?

那我可就要对不住你了。

“你看!这是他的心!”

楚云飞激动地大喊,伸手扯出那颗幼小的、温热的、尚在跳动的心脏,脸上溅满鲜血。

“谁的心脏?”有人问他。

“那老东西的儿子的!”楚云飞高声回答。

“你再仔细看看……”

楚云飞低头,却看见自己心口不知何时多了个窟窿,鲜血正汩汩地从缺口往外涌,很快就染红了他的前襟。

此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害怕,空洞的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他本能地想要堵住窟窿,却发现自己渐渐手脚冰凉。

“啊——”

寝殿中。

世子突然出现,胸口一片血污。他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灵芝轻轻阖上他的眼皮,可那双眼又带着执念再度睁开。

灵芝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晋王可是闭着眼走的。”

一瞬间,他仿佛听见了来自遥远的太虚的一声叹息,那双执迷不悟的眼终于轻轻合上。

灵芝摇了摇头,你有什么不甘心的,善良如褚云聪,贪婪如晋王,不都是带着笑走的吗?

一死百事消,所有的尘缘都了了,有什么不甘心的!

“你以为为何晋王会死在书房里,那时因为他忍着剧痛,走完了另一条密道。他将自己关在里边,用最后一丝力气替你洗刷嫌疑。”

金凤耳朵一动,忙走过去,觑着灵芝的神色问,“刚才那句是公子说的吧?”

灵芝摸了摸鼻子,“是他在我头脑里说的。”

李王妃平躺在美人榻上,还在昏睡,脸上恢复了些许血色。

灵芝轻轻摇了摇药铃。

李王妃轻轻醒来,她眯着眼看了看四周,发现殿门大开,那令人震惊的阵法已撤了。

李王妃松了一口气,疑惑道,“怎么,大人已经知道了病因了?”

灵芝微微笑笑,“多谢王妃殿下指引,微臣才能找到那条密道。”

金凤看了看灵芝的药箱,心道,那兔子真是个灵物啊。要不是那东西引导着,还真不一定能找到。

李王妃问,“你们找到了云聪了吧?”

灵芝点了点头,“其实,令妹也与我们一道去的。”

李王妃眼中流光一闪,似有泪光闪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灵芝问,“其实,我还有件事情想问问王妃殿下。”

“请讲。”

“十五年前,我师叔曾与晋王有旧,后来无故失踪。我总怀疑后来王府的事情都与师叔的失踪有关。王妃能不能帮我们想一想,王爷可能会将人藏在哪里?”

李王妃沉思半晌,方道,“若在王府,我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地方。不过,我曾听我娘说过,青云观曾是晋王的产业,后来送给了青云道长。你们不若去那边找一找。”

灵芝点头,谢道,“多谢王妃提醒。”

李王妃摇了摇头,“不必。对了,世子怎样了?”

灵芝脸上闪过一丝冷色,摇头道,“他被心魔所制,想趁着您晕倒的时候对您下手,被守在外边的彩霞解决了。”

“彩霞怎么会有力气对付云飞?”李王妃不可置信。

灵芝笑了笑,“您或许不知,她是密探,潜伏于王府多年,为了替圣上调查长生树的事情。”

“哼,这可真是,黄雀在后啊。我居然不知道身边有这么个高手。”

灵芝将手指竖起,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李王妃会心一笑。恰此时,珍珠从外面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个花盆,交给灵芝,“交给大人处置。”

灵芝伸手接过,将它放在一边,门外立刻就有人跳了进来。将花盆搬走。

里王妃道,“王府的事情,还请大人不要声张。”

“这是自然。”灵芝回答得很爽快。

“我还有一事,想请大人留心。”

“请讲。”灵芝有些好奇地说。

只听李王妃道,“我说过,我曾有个幺妹,早年离散。大人能不能帮忙留心,若她出现,就请她来王府找我。”

“令妹有什么特征吗?”

李王妃想了想道,“我记得她肩膀上有一块红色胎记,形状有点像桃花。”

“好,若有消息,自当会来报。”

李王妃坐在榻上,微微欠身,“这辈子我没什么遗憾,只有这么一件事总是让我牵挂。。”

几日后,大家在青云观的太上老君的身体里发现了出云的肉身。那晋王不知用了什么法子保存尸体,出云道长的肉身一直没有腐烂。

青云道长感叹道,“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居然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我居然还满世界地找他。”

时生笑了笑,“或许,这就是天意吧。对了,灵芝让我转告您,幸不辱使命。”

青云道长笑了笑,“这小子天资是极好的,若不是去的早,道行当在我之上。”

金凤问,“道长,那日你在茶馆说的故事,是在隐喻晋王吗?”

青云一愣,哈哈一笑,狡黠道,“不可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