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暖婚袭爱:腹黑总裁你别装 > 第五百二十六章物是人非

第五百二十六章物是人非

小说:暖婚袭爱:腹黑总裁你别装 作者:霓笑笑  字数:5307

韩宸正在办公室里应付着黄玲的主动进攻,他早就听到了办公室外的声音,也知道是吴晓兰在为难宋均玲,但他没有出去,没有去帮宋均玲。www.35xs.com

韩宸不知道为什么,其实很想去帮宋均玲,心里就是有一股气理不顺。韩宸用力的扭了一下黄玲的双峰,黄玲嗯的一声叫出声来。

黄玲的身材比宋均玲丰满,她的双峰挺而鼓,而宋均玲,韩宸深深的记得,她的柔软他一个手就可以握住,从第一次,到现在都是这样,没有变过。虽然不是完美,却是韩宸最满意,最留恋的。

韩宸狠狠地锤了一下黄玲身下的办公桌,站起身,穿上了衣服。

本来黄玲是躺在茶几上的,偏偏韩宸想起了自己和宋均玲在那里的纠缠过,愣是抱着光秃秃的黄玲到了办公桌上。

黄玲已经意乱情迷,却不想韩宸一下子抽离了自己的身体。黄玲惊讶的坐起身,看着一边快速穿着衣服的韩宸,娇滴滴的说道,“离阅,你干什么啊?”

韩宸不搭理黄玲的撒娇,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冷冷的丢给黄玲一句话,“起来穿衣服。”

听了韩宸的话,黄玲很想发怒,这已经是第二次了韩宸对自己的引诱置之不理。但黄玲不笨,她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依旧是娇滴滴的样子,“离阅,我要,人家难受。”

韩宸看了一眼黄玲丰满的身材,冷冷的往外走去。看着韩宸离开的背影,黄玲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

韩宸离开不久,办公室的门就开了。黄玲听到门开的声音以为是韩宸回转心意,又回来了。连忙转过身一脸的笑意,看到来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黄玲倒是没害羞,走进办公室的男人看着黄玲光溜溜,凹凸有致的身材,满脸通红。

“我,我,是顾总要我进来的,说,说……”

“说什么?”看着男人满脸害羞,结结巴巴的说这话,黄玲就来气,一拍桌子说道。35xs

“说,让我来解决你的欲火。”

“什么?”听着来人的话,黄玲整个人都冒起了怒火。韩宸竟然随便找个人来解决自己为他燃起的欲火。

韩宸走到办公室外,看着自己拉的男人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连忙紧走几步来到人群的身后。

“都让开。”韩宸一说话,众人就让开了一条路。只是人群中间的吴晓兰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没有注意到韩宸的到来,依旧狠狠揪着宋均玲的头发,狠狠地抽着巴掌,还不时往她脸上吐几口口水,骂几声骚货。

“骚货,这痕迹还挺好看的,我帮你永远留下来吧。”说着吴晓兰拿起宋均玲办公桌上的小刀,在宋均玲的脖子上狠狠的拉了一道,殷红的血就从宋均玲的脖子上流出来,看着宋均玲的血,吴晓兰像是受了什么鼓舞,扬手又要拉第二道,手却被人拉住了。

正热血沸腾想要好好教训宋均玲的吴晓兰被人阻止,满脸都是怒意,转过头说了一声,“谁?”

转过脸,吴晓兰看到韩宸满脸怒气的脸,整个人怔住了,“顾,顾总。”

韩宸越过吴晓兰看到宋均玲的狼狈,满脸都是心疼,转过身看着吴晓兰,浑身散发着冷冷的寒意,“把你的手放开。”

吴晓兰连忙把拉着宋均玲头发的手放开,浑身战栗的站在韩宸和宋均玲中间。

韩宸看着浑身发颤的吴晓兰,一巴掌打在吴晓兰的脸上,吴晓兰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嘴角流出血丝。

韩宸一脚踩在吴晓兰的手上,用力的扭动自己的脚。35xs吴晓兰看着自己的手在韩宸的鞋底,疼的叫出了声,“啊,顾总,疼。”

“闭嘴,你也知道疼,不许叫。”听了韩宸的话,吴晓兰连忙闭上了嘴巴,忍着手上的疼,流下了泪水。

韩宸也没有过多的搭理吴晓兰,很快走到宋均玲身边。抱起宋均玲,看着她身上的伤,眼神中充满了心疼。

宋均玲的脸上肿起,红肿得像一个包子,头发凌乱,脖子上先前被韩宸咬起的伤痕上,被吴晓兰划了一刀,正往外淌着血。

韩宸忍着满身的怒气,轻轻把宋均玲抱在怀里,往外走去。在走过吴晓兰身边的时候,韩宸狠狠地踹了她一脚,对着围观的众人说道,“你们给我好好看着她,她跑了,该算在她身上的帐,就由你们来还。”

听了韩宸的话,围观的人都连忙点头说是。倒在一边的吴晓兰感觉到了绝望的气息。

韩宸抱着宋均玲走到停车场,打开车门把宋均玲放进去,给她系上安全带,自己坐进驾驶座。

韩宸伸手抚摸宋均玲满是伤痕的脸,皱紧了眉头,眼神中都是心疼。这张脸,原本是那样的洁白无瑕,这双眼原来是那样的清澈。如今,这张脸红肿,这双眼充满了浑浊和迷茫。

韩宸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或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利用宋均玲,或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用那样的方式去报复顾初炎。

宋均玲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副驾驶上,眼帘低垂着看着一处,眼神涣散。就算是感觉到韩宸的触碰,宋均玲也没有反抗或是闪躲。

韩宸看着毫无生气的宋均玲,叹了一口气发动车子,开往医院。

韩宸在医院已经定好了豪华病房,一到医院,韩宸就抱着宋均玲从医院的内部通道上了十楼,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病房。

在一旁候着的医护人员连忙上前帮宋均玲处理伤口,宋均玲一直板着一张脸,看着一处发冷,似乎是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

韩宸看着医护人员围着宋均玲处理伤口,叹了一口气,往病房外走去。

韩宸在医院的走廊里走着,问着医院里浓厚的酒精味,封存在脑海中的记忆,一点一点清晰的在韩宸的脑海中浮现。

也是在这样的酒精味中,他的母亲浑身是血,被放在雪白的床单上,推进急救室。只有八岁的韩宸站在急救室前看着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看着他的母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毫无声息。

医生推门出来,站在韩宸的面前,蹲下身按着他瘦小的肩膀,和他说,“孩子,你的妈妈去世了。”

也是在这样的酒精味中,他的爸爸被推出手术室,韩宸看着他的爸爸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摸着他冰冷的手。依旧是医生,对他说,“孩子,你的爸爸也去世了。”

在这样的酒精味里,只有八岁的韩宸,在一天之内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在这一天,只有八岁的韩宸被送到孤儿院,从此过上了一个人的生活。

再后来,韩宸的养父,顾氏的前总裁收养了韩宸,从那一天开始,韩宸的生活就没有了笑容,拥有的只有日复一日的训练和心中日益加深的仇恨。

这一切都是因为顾初炎,都是因为他,自己的父母才会死,自己才会成为孤儿,才会过上这样非人的生活。

在这样熟悉的酒精味中,韩宸的意识变得迷糊,他的心里只剩下深深的仇恨,只知道这一切都是顾初炎的错,刚才对宋均玲生出的一丝怜惜在这样的仇恨中,荡然无存。

韩宸回到病房时,医护人员都已经离开。宋均玲半躺在床上,眼睛没有一丝光彩,似乎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似乎已经丧失尽了生命力。

韩宸走到宋均玲身边,伸手挑起宋均玲的下巴,冷冷的对她说,“怎么,在装死吗?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宋均玲,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

宋均玲似乎没有听到韩宸的话,依旧垂着眼,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动容。

韩宸似乎已经想到了宋均玲的反应,脸上没有一丝的愤怒,依旧带着邪恶的笑容,“宋均玲,你不理我没关系,除了你,还有顾初炎。”韩宸说着就把宋均玲的脸往一边一甩,转身往外走去。

在韩宸走的那一瞬间,韩宸的手就被拉住了。韩宸转过头很满意的看着宋均玲的反应。

“不要伤害我爹地。”

韩宸笑着转过身,轻轻在宋均玲的脸上上下抚摸了几下,拍了拍她的头说道,“那你就要乖乖的。”

韩宸弯下腰,在宋均玲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宋均玲吃痛,伸手想去反抗韩宸,却又想到韩宸刚才的话,慢慢地放下了手,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韩宸对宋均玲的反应很不满意,更加用力的在宋均玲的脖子上咬着,“叫出声,我让你叫。”

宋均玲忍着脖子上的疼痛,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叫出声。

韩宸抬起头,张开眼对着宋均玲无神的双眼,他的双眼因怒气而略微发红,“宋均玲我让你叫,你听到没有?你再不叫,我就让顾初炎生不如死。”

宋均玲浑身战栗,倔强的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点声音。

韩宸抬起头,就看到宋均玲倒在床上昏了过去。

韩宸连忙抱起宋均玲,用力的摇晃他,“宋均玲,宋均玲,你给我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