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

小说:冰封圣域 作者:是豆腐干豆腐  字数:2246

“碰。www.35xs.com”唐峰的身体,先是重重的撞到了,路道边,房子的墙壁上,然后才掉落在地上,几个翻滚后,方才停下,当时他只觉得,体内难受无比,而且一点儿力量都已没有,他刚想动弹,一大口的血,便从他口中喷了出来“噗”。

接着,他又发觉自己的腰间,好像被什么人踢一下,然后,身体就又不由的向着边上滑了去。

这次踢唐峰的人,并不是刚才一脚踢在唐峰胸口的中年人,而是唐剑。

原来,那个突然出现的中年人,一脚将唐峰踢飞后,就立在了原地,冷冷的撇着唐峰,没有再动。但发现唐峰被人踢飞后的唐剑,却是冲了上去,在唐峰腰间給补了一脚,他立在原地,撇着被他一脚踢开的唐峰,冷哼一声,道:“哼,贱种,以前还以为你娘那个贱人,虽然修为不行,但至少还算是个守妇道女人,哼哼,没想到,居然跟野男人跑了。”

听着唐剑那侮辱母亲的话语,唐峰已从地上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用剑撑地,冷眼撇着唐剑,冷冷的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他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足够的实力,他若有足够的实力,他就不必在这受唐剑的侮辱,想到实力,在不觉间,他的眼神已转到了唐剑身后那中年人的身上,他眼中充满了恨意。35xs

若非那人突然出手,刚才唐剑就已死在他的剑下了,他怎么不恨?

“哼。”见得唐峰那,充满恨意的眼神向自己看来,那中年人只是脸上挂着冷笑,冷哼一声,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也没有开口。

唐剑冷眼盯着唐峰,冷冷的道:“哼,我胡说八道?你敢说,你娘那个婊子,不是跟别的野男人跑了?”

唐峰道:“我早已跟家主说过,我娘是跟我爹走的。”

“哈哈哈。”唐剑忽然大笑,他撇着唐峰,淡淡的道:“你说你娘是跟你爹走的?”

唐峰道:“是。”

唐剑道:“你爹是我三叔唐宁宇?”

“哼。”唐峰冷眼盯着唐剑,冷哼一声,不再开口。谁都听得出来,唐剑这话,是带着种怀疑性的,带着种侮辱性的,对于这样的问题,无论是谁,都绝不会去回答。

唐剑却是冷笑着道:“哼哼,真是笑话,都城里的人,谁不知道我三叔已去世多年?”

他又冷笑着道:“还跟着我三叔走的,依我看,跟你爹走的倒是真的。35xs”

听着唐剑的话,唐峰已决定,不再与唐剑争论。

他刚才所说的,当然是实话,因为那是他亲眼所见的,因为他当时就在场中,而且,他还跟他父亲说过话,最重要的是,他父亲还给他留下了一本修炼的功法,一本,在玄风大陆上,可说是逆天的功法,也正是因为那本功法,他才直到现在,还只是一个七级武士。

他与家主等人说过此事,但谁也不相信,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他父亲早已死了,虽然没有找到过尸体,但所有人觉得,他父亲的一定是死了,原本他也是这样以为的,但直到九个月前的那天晚上,他才知道,他父亲其实并没有死。

可是,他父亲虽然没有死,他母亲也的确是跟他父亲走的,但他说的话,整个唐家,却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就连一向疼爱他的爷爷,也不相信。

说实话,唐峰所说的,实在很难令人相信,因为他父亲若真的没有死,而且还回来将他母亲带走,却又为什么不与其他人见面?他父亲与唐剑的父亲虽然不对付,但在唐家,却是有着不少的好友的,而且,他爷爷最疼爱的儿子,就是他父亲,他父亲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去与他爷爷见上一面?他父亲既然回来了,却为什么又急匆匆的走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据唐峰所说,他父亲跟母亲,是在房间中,跟他交代了一些时候后,忽然之间就消失了的,这……

“今日,我不与你,多说废话,要杀便杀。”唐峰的声音虽冷,但他看起来,好像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话完全说出口去。

唐剑淡淡道:“我看你娘,并不是九个月前才勾搭上别的男人的,也许,早在十六七年前,就已经勾搭上了。”

在听了唐剑的话,唐峰心中怒气冲天,想要提剑出击,但剑未刺出,他的人,便又倒了下去,没有人对他出手,没有人动他,就在他提剑想要出击的时候,他就自己倒了下去。

他现在,真的是一点儿力气都已没有,他刚刚,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而且还是借着手中剑以撑地,才能站着不倒的,现在他将撑地的剑提起,他的身体却是……

看着倒地的唐峰,唐剑冷冷的道:“也许,你根本就不是我三叔的儿子。”

他冷哼一声:“哼,我们唐家,居然帮别人养了十多年的野种,今天,就让我唐剑,结束你这个野种的贱命,以雪我唐家的耻辱。”

说着话,他眼中杀机闪现,随之,提剑出手,剑锋直朝唐峰咽喉而去。

唐剑这一剑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不仅不快,甚至可以说是很慢,对于,能与师境武者一搏的唐峰来说,唐剑这一剑的速度,的确是很慢,唐峰若在全盛时期,他想躲过这一剑,简直可以说是易如反掌,别说是全盛时期了,只要他还有一丝力气,他都有把握躲开唐剑的这一剑。

只可惜,现在的唐峰,却是一丝儿力气都已没有,别说是出剑相迎了,就是滚动身体,闪躲过去,他都已做之不到,他现在,除了眼睁睁的看着唐剑的手中剑进入他的咽喉外,他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他现在,除了等死外,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

看着唐剑的手中剑,不断的向他刺来,不断的与他拉进距离,唐峰心中极度不甘,但他的脸上,他的眼中,却已满是绝望的神色。“难道,我竟要这样死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