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冰封圣域 > 拍卖会21

拍卖会21

小说:冰封圣域 作者:是豆腐干豆腐  字数:4564

这本奥剑诀书籍虽然有可能是别的人拿来拍卖的,可是,那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将这书籍拿出来拍卖?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因为缺钱?

要知道,仅仅只是高级一些的武技书籍,就已极为珍贵,而奥剑诀中,除了高级的武技外,还有讲述修炼的功法。www.35xs.com

那修炼功法的品阶当然不低,如若不然,又岂能让国师杨先踏入圣境?

当然,一些千年不遇的绝世天才,只是修炼一些普通的功法,也能顺利步入圣境,但国师杨先,却绝不会是那种绝世天才,因为像那样的天才,又岂会像杨先那样,在那样的年纪,才从王境,突破至圣境?

国师杨先的年纪当然已经不低,虽然他看起来并不如何年迈,但知道杨先的人都知道,杨先这个人,至少都已活了一百多年了。

奥剑诀这样的书籍,且不说其品阶究竟如何,就只是圣境武者所修功法这一条,便已能引得无数人的窥视了,更何况,奥剑诀乃是蓝雨国中,公认品阶最高的几部功法之一?得到这样的功法,谁舍得会将其拿去换钱?会这么做的,只怕,就算不是个傻子,也绝不会是个正常人。

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张开的心中当然想过,可是他想不明白,他除了知道这本功法外,什么也不知道,他知道的,实在太少,凭他知道的,要想想明白这些事情,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开当然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很快,他便已决定不再浪费力气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事情。

“黄先生,这奥剑诀的起拍价是多少?”

“不错,这起拍价是多少啊?”

“这几位兄弟说的不错,黄先生,你还是快快将这起拍价报出,开始拍卖吧。”这些话,当然不是张开说的,这是一楼大厅中,一些已想明白这奥剑诀真假的人说的。

拍卖会上,等参加拍卖会的人问话才说出拍品的价格,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极为少见的,听着拍卖场中众人的问话,黄海深很满意,他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却并没有立即回答场下人的问话,没有立即报出奥剑诀的低价,而是慢吞吞的道:“虽说一个武者的路能走多远,最重要的是其天赋,但这修炼功法武技的重要性,却也是不可不提的……”

黄海又说了一大堆的废话,他似还想继续废话下去,可场下的一些人,却已不想再听他的废话了:“黄老头,你还是快些将这奥剑诀的起拍价报出,快些开始拍卖吧,我等前来这里可不是专门来听你说废话的。35xs”

“就是,我们前来参加拍卖会,是为你们拍卖会上的宝物而来,可不是来听你在这扯七扯八的。”

看着场下一些人对自己已有些不满,黄海深却更加满意,不过,他也没有继续再废话下去,因为他知道,适当的废话虽能给拍卖会上的物件带来更高的利润,但过多的废话,恐怕就会适得其反,他觉得,现在的废话已经说的差不多了,若再废话下去,恐怕真的要起反作用了,黄海深老辣至极,这点分寸,他还是能够把握的。

他终于将这奥剑诀的起拍价,给报了出来:“这奥剑诀乃是杨国师所修之功法,其中不仅有修炼的功法,还有各种打斗的武技,起拍价为,一千万金币。”

虽然对于这奥剑诀的价格可说是早有了一些预料,虽然在张家之中,他可说是极受宠爱,可听见这个数字的时候,张啸却还是被这个数字给惊得张大了嘴。

这实在不能说张啸没有见识,他这些年所耗费的药材加起来,其实也早已不止这个数字的金钱了,可这一下子就让他拿出一千万的金币来,他实在拿不出,别说一千万了,就是十万,他也拿不出,他平常用以辅助修炼所耗费的药物,都是从直接从家族的库房中取得,平常的吃穿用度,也基本都是在家中,他虽蓝城第一家族当代家主的嫡长子,但能拿的出手的钱财,实在不多,别说跟其他家族的子弟相比了,纵是与同为张家子弟,除却张开以外的几个堂兄弟想比,也都是远远不如的,在零用钱这一方面,他父亲对他,可以说是跟对张开一样的,从前的时候,他心里没少埋怨他父亲,当然,他也只是敢在心中抱怨两句而已,他父亲对他虽比对张开要好上不少,但却还是非常严厉的。

“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是我张异的儿子,是我张异的长子,将来是要做张家的主的,要做张家的主,就要在同辈中出类拔萃,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是他父亲对他说过的话,他一直记得,他一直以来也都做得很好,他一直以来也都认为,在张家,他就是他们这一辈中的第一人,直到圣道学院招生比……

那一战,他差点就没能站起来,还好……

一千万金币,这对于张啸来说,实在可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了,此刻,一个对于他来说是天文数字的价格,但却还只是这奥剑诀的起拍价,你叫他怎么能平静得了?

他曾跟父亲参加过这云楼拍卖行的拍卖会,但拍品会中,最终成交价格最高的,也不过才百万金币而已,而通常呢,拍品的最终成交价格,往往都是起拍价的好几倍,现在这奥剑诀的起拍价便已是一千万,那成交价岂不是……

备受宠爱,且曾参加过这云楼拍卖行所举行的拍卖会的张啸都是如此表现,张开这么个,不怎么受待见的二公子的样子,当然只有更加的上不了台面,听着这个数字,张开那瞪大的双眼,几乎要将眼眶中珠子都给瞪了出去一般,张开现在那模样,几乎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要说他是一个刚从乡下过来,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穷小子,也绝对有的是人相信。35xs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个刚乡下过来的穷小子而已。

几个月的时间,实在不能算长。

同在包间中坐着,张异、王文义还有张有人的表现,比之张啸、张开这两个小子,当然要强了很多,毕竟,他们三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

对于许多人来说,一千万金币几乎可说是天文数字,但对于他们来说,却也不过如此而已,王文义就不说了,身为玄风大陆最顶尖的一批药师,钱财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个数字而已,只要他想要,多是人愿意将金灿灿的金币送给他,多的是人愿意将那金灿灿的票子给他送上门来,就只他炼药的用鼎炉,所耗费的钱财,就远不止这一千万金币的价格。

而张异呢,身为蓝雨国几大家族之一,蓝城四大家族之首张家的家主,这一千万金币虽然不少,但又岂能让他吃惊?

张友人虽不是张家的家主,但却也是张异的叔叔,张家的三位长老之一,年纪修为阅历都摆在那里,虽然说,像奥剑诀这样,起拍价就是一千万金币的东西,他也是第一次遇见,但却也,不足以让他露出什么窘相来。

不过,一楼大厅中的许多人,就没有多少人还能够,像张异、王文义、张友人几人一样了。

能参加这次拍卖会的人,可说全都是家财万贯的,纵然其中最不起眼的,其家财,也绝不止一千万金币的,可是,你要让他们一下子拿出一千万金币来,却是有些为难他们了,更何况,这还只是起拍价?起拍价都已这么高了,无疑是将他们心中那点希望,都给浇灭了。

不过,他们虽已知道自己跟这奥剑诀无缘了,却也并没有太过气馁,因为这世上狂傲不可一世的人虽然有许多,但有自知之明的人,却也不会比前者少,在确定这奥剑诀就是国师杨先所修的那部功法时,许多心中虽还抱着一丝希望,可却也知道,那希望,实在渺茫。

没有抱有太多的希望,自然,就没有太多的失望。

知道自己没有希望的人,当然是此次拍卖会中,一些实力垫底的存在,而一些实力在中等的呢,则还是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希望的,所以,奥剑诀的起拍价一经报出,场面在经过短暂的沉寂过后,报价便蹭蹭蹭的往上长。

“一千零一十万。”

“一千零五十万。”

“一千一百万。”

“一千两百万。”

“两千万。”

听着那些,像是数数一样往上加的数字,张开只觉这世界实在太过疯狂,太过不公,他一个王境武者,耗费大半年时间赚到的钱财,还不够这些人塞牙缝的呢,听着那些还在蹭蹭蹭往上长的数字,张开只能在心中无声的叹息着,“钱啊,钱,诶,钱啊,钱,我的钱啊。”

张开在暗自叹息的时候,二楼另一包间中的几人,却在探讨着,张开已决定不再去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国师,那奥剑诀,真不是你拿到这拍卖行来的?”问话的是个一身灰衣,身材枯瘦,满脸皱纹皱成一团的白发老者,他口中的国师,却是蓝雨国的国师杨先,国师杨先的年纪虽不比这老者小,但看起来,却比这人年轻了许多,杨先看起来,居然只有四十来的模样,其身材,也是极为健壮。

杨先这么一个百多岁的人,看起来只有四十来的模样,当然是因为步入圣境得到的好处。听着老者再次的问出了早已问过的话,杨先有些不悦撇着老者,淡淡的道:“不是。”

老者活了这么一把年纪,当然也是老于事故的人,见得杨先的模样,哪里还不知杨先已有些不悦?他呵呵的笑道:“国师切莫见怪,非我成某人不相信国师,只是……”

他缓缓的说道:“这奥剑诀乃是国师所修之功法,而且国师也说了,这世上除了国师之外,并无外人习得。”

他说:“这奥剑诀,若不是国师你寄放于云楼拍卖行,那拍卖行的人,又怎能确定那奥剑诀,便是国师所修之功法?”

包间中另外一老者也是眉头紧皱,对杨先说道:“杨兄,成兄说的不错,非我等不信你,只是此事,实在有些蹊跷。”

这人看起来,跟那姓成的老者一般年纪,具都是满头的白发,但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皱纹,而且身上的肉,比那成姓老者,也要多上不少,身上衣物的颜色,也与那成姓老者不同,成姓老者身着一身的灰衣,而他却是一身白衣,听得两人的话语,杨先皱着眉,喃喃道:“难道是他?”

杨先的声音虽然极小,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那声音,实在已不能算小,那两老者眼中都精光一闪,那成姓老者有些急切的问道:“国师可是想到了什么人?”

“我的确是想到了一人。”杨先承认,但这话刚出口,他又摇了摇头,道:“不过,不可能是他。”

他话语中充斥着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

成姓老者疑道:“为何?”

杨先皱着眉,答应道:“因为那个人,已在人世。”

那个人不在人世的意思当然就是说,那个人已经死了,死了的人,当然不可能将奥剑诀拿到云楼拍卖行来拍卖的,这是个根本不用想就能知道答案的问题。

白衣老者道:“那人可有弟子传人?”

那人有没有弟子传人?这对于杨先来说,本是个根本就不用想的问题,因为那个人,实在太熟悉,太了解,他知道,那个根本就没有弟子,可听了白衣老者这句话,他却是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认真的想了很久,才缓缓的答应道:“据我所知,没有。”。

对于这个问题,他原本是十分肯定的,但现在,他却只用了“据我所知”这四个字,因为此刻正在竞拍的奥剑诀,他已不敢肯定了,因为不敢肯定,他眼中甚至出现了一种,被人们称之为恐惧的东西。

与杨先同在包间中的两个老者,本就十分注意杨先,他们当然也听出了杨先的犹豫,成姓老者直直的盯着杨先看,脸上露出了一种十分奇怪的表情,他缓缓道:“国师不必太过在意,也许,那奥剑诀根本就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