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你好,我的竹马王爷 > 第一百八十三章游湖

第一百八十三章游湖

小说:你好,我的竹马王爷 作者:灵月露  字数:8947

“林月!”

暗夜和阮璃终于反应过来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从林月一进这个房间开始,他们俩个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干啥,要打架啊!”

林月收起手上的动作,先前走了两步,叉着腰。

“咳咳,月儿,形象,形象很重要。”

夜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今天的主题不是应该去玩吗?为什么现在变成要打架了?

“对啊,师傅,形象,形象。”

看着离自己就几十厘米的林月,阮璃很不应该的怂了……

自从阮璃看见林月围猎那天的表现后,看林月的目光,那就完全是看第二个夜泽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形象不好了?”

林月突然咬着牙道。

“啊!”

阮璃大叫了一声,猛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怎么忘记了。

自从林月在火堆里滚了一次后,林月最烦别人说她的形象了。

特别是,林月的脸到现在都还有点红。

“没有,师傅你的形象最好了好吗?”

阮璃赶忙跑到林月的身旁,拽着林月的一只手,不停的晃呀晃的。

他可不想等会和那个熊瞎子一样,缺胳膊少腿的。

“哼。”

林月傲娇的冷哼了一声。

看在刚才阮璃自己给了自己一巴掌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了吧。

“对了,师傅,你都手上,腿上被烫伤的地方都好了,为什么脸上还没好?”

阮璃问出了这个疑惑了他好几天的问题。

按理来说,林月的腿伤的更严重,都起水泡了。

可是,在林月被伤了的第二天,就完全好了。

可就这脸上,到今天,都三天了,却还是带着红。

“你干什么。脸这种东西能随便乱用药吗?这可是女人的门面!”

林月转头不屑的道。

不要在自己脸上抹一些乱七八糟的药,是药三分毒的。

作为医者,她最清楚不过了。www.35xs.com

阮璃:“……”

很好,她赢了。他真的无言以对。

他还以为林月能有什么更好的道理呢?没想到,就给了自己一句是药三分毒吗?

“师傅,你这就是对你自己医术的不自信。”

阮离撇了撇嘴。

“你懂个屁。”

林月也瘪了瘪嘴,转过头,不再看阮璃。

“好了,别闹了,人都到齐了,那便出去吧。”

看着两人就快吵起来了,夜楠赶忙跳了出来。

他可不想今天一天就在府里看着几个人吵架。

“暗夜,出发。”

显然夜泽也是这个想法,对着身后的暗夜吩咐道。

“是!”

暗夜应了一声后,转头出去看马车。

等一会儿,两队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王爷府开了出去,直接穿过了繁华、热闹的街道,穿过巍峨的城门,到达了郊外的一个小湖上。

“夜泽,你带我就是来玩这个的?”

林月转头,不可置信的询问着夜泽。

在林月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夜泽点了点头。

“师傅,你是不知道,游湖是这几天最好玩的事情,这几天的鱼儿最为肥美,烤来的吃上去更是香。”

阮璃的恢复能力真强,刚才和林月一副谁都看不惯谁的模样。

这时候,竟然又来给林月答题解惑了。

“所以呢,你们还是想让我对着这个湖发呆?”

不管怎么说,林月还是想不通,放着美好的睡觉时光不要,她怕是脑子抽了吧!竟然答应和他们出来看湖!!

可是来都来了,她想走,怕也不是这么容易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转头,对着夜泽身后的暗夜道。

“哎,暗夜啊,你去把马车里的垫子取下来,顺便把里面那个毯子也拿来。”

暗夜不明就里的歪了歪自己头,他搞不明白,林月要这两样东西有何用。

可林月也不回答他。

无奈之下,暗夜下意识的朝着夜泽看去。

待到夜泽点头同意后,暗夜这才屁颠屁颠的跑去马车上取东西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林月环顾了四周,看见不远处的亭子后,嘴角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

“阿璃,你把你的披风给我好不好?”

看清楚亭子后,林月又开始搜刮阮璃的披风了。

阮带着一丝迟疑的把披风给了林月,是他用来装逼的神器啊!

就这么被林月要走了。

林月抱着银色的披风笑了。

转头又把夜泽和夜楠的披风给骗来了。

“月儿,你抱这么多披风干什么?”

夜泽这下更懵了,你说刚刚林月要阮璃的披风,他都还想得明白,可能就是林月爱美,拿来穿了玩玩。

毕竟在场的,只有阮璃穿着的披风更适合女性。

可现在又接二连三的把他和夜楠的披风要去,他还真不明白了。

“你猜啊。”

林月转头,对着夜泽俏皮一笑。

她才不能说嘞,要是说了,等会她的计划就不好实施了。

没过一会儿,暗夜也抱着林月说的的两样东西回来了。

“月月小公主,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来了。”

暗夜本想把东西递给林月,却发现林月的手上抱的东西后,自己又把手默默的伸回去了。

我想等会回王府被收拾。

“暗夜,麻烦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抱到亭子里去。”

林月用手指了指前面的亭子。

暗夜也不问夜泽,抱着东西就过去了。

反正问不问也是一个结果,以他家王爷对林月的宠爱,就算林月要天上的星星,说不一定,他家王爷都会去摘。

对着如此上道暗夜,林月笑得更为开心。

夜泽三人也没办法,跟着林月和暗夜的脚步,到达了亭子。

“好了,把你手里的东西放地上吧。”

看着安夜把东西放下后,林月才把手中的披风也放到了地上。

随后,在四人震惊的目光里,林月竟然把三件披风拧巴拧巴,弄成了一个长方体的模样。

随后,把马车里的地毯铺在了地上,把长方体的披风放了上去。

看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叙说自己心情了。

因为现在,林月做的这个很像一个东西。

很像一个家家户户都用得着的东西。

果然,下一秒林月躺在地毯上,然后伸手把毛毯拿来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头就枕着那个披风做成的长方体。

暗夜:“………”

夜泽:“………”

阮璃,夜楠:“………”

所以说他们刚刚的猜测是正确的了?林月真的是为了做一张床,在这里睡觉!!

真是够暴遣天物的!

竟然来湖边睡觉。

“月儿,你。”

夜泽哭笑不得的开口了。

“没事没事,你们去玩,我在这睡一会,你们等会儿走的时候,来叫我就行了。”

林月从毛毯里伸出了自己的手,对着众人挥了挥,随后似乎是冷一样,林月又飞快的把手伸回了毛毯里。

“月儿,就是叫你出来玩的,你还跑来睡觉了你。”

夜泽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能有林月这样的奇葩吗?

她这辈子怕就是和猪一样了!吃了睡睡了吃的!

“没事,你们去玩,我就想睡觉。”

林月不以为意的道。

随后,林月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坐了起来。

双眼放光的看着夜泽四人。

“对了,我和你们说,等会吃烤鱼你们要是不叫我的话,呵呵呵!”

说完后,林月这才放心的又躺了回去。

“可,月儿,”

夜泽张了张嘴,看来还是想劝劝林月。

“走吧,走吧。表哥,走咯!”

可阮璃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直接推着夜泽的轮椅跑了。

林月转头,看着四人的背影,眸子闪了闪。

喃喃自语道。

“对不起,夜泽,我们毕竟不是一类人,有些没必要的接触,还是罢了。”

说完后,林月伸了个懒腰,继续和他的周公聊天去了。

另一边的夜泽,被阮璃推着自己一段距离后,夜泽这才叫停了阮璃。

“阮璃。”

“诶!表哥,你听我解释!!”

阮璃的冷汗都被吓出来了。

每次他表哥只要一叫他的全名,他就会被收拾!!!

这是汗与血的教训啊!

“可以,让你解释,解释不清楚,我们在好好算账。”

夜泽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个是你的亲表弟,捏死了就没有了。

阮璃赶忙,为自己脆弱的生命开始了辩护。

“是这么的,表哥,你看,刚才那个样子,师傅都这么坚决的不愿意出来了,以你对师傅的了解,你要是一直叫她,她会不会生气?”

“嗯,继续。”

夜泽点了点头,示意阮璃继续。

阮璃:“!!!”

妈妈呀,这些道理还不够吗!!

“继续啊!”

夜泽忍不住催促着。

阮璃没办法,开始了胡编乱造了。

“还有,我觉得,师傅是在躲着你!”

没办法了,阮璃只有按照自己的直觉说话了。

“躲着我?”

夜泽听见后,竟然开始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你说的好像还真对啊。”

夜泽带着一丝失落道。

阮璃不说他还没发现,阮璃一说之后,的确这几天,他都感觉林月在躲着他。

“那这是好事啊!”

阮璃突然想到了什么,高兴的大叫着。

“唰!”

夜泽的脸顿时就黑了。

合着自己被林月躲了,他还觉得是好事?

看来的确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咯!

有些人,你必须随时给他上纲上线。

“诶!表哥,你忘记了我给你的海螺了吗?”

阮璃也感觉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欠收拾了,赶忙补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