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名门女帝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兄妹

第二百三十二章 兄妹

小说:名门女帝 作者:苹果小姐  字数:2535

吉月和胡瑾拉着家常,说说笑笑。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赵彻寝殿,赵彻满目肃然看向赵瑜,“昨日,你究竟为何去见父皇?”

赵彻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赵瑜心头冷笑,皇上果然没有告诉皇后。

就说,对于一个帝王而言,没有什么比他的皇权更重要。

皇后重要,赵彻重要,可在皇权面前,都要靠后排。

赵瑜做出一脸震惊的样子,“啊,皇兄你知道了?”

赵彻焦灼道:“听说和我有关,到底是什么事?”

赵瑜咬了咬下唇,目光躲闪开,摇头道:“父皇说,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拒绝了赵彻。

赵彻本就焦灼,这下,更加好奇焦虑了,“这是什么话,既然和我有关,我当然能知道了,父皇说不能告诉别人,可没说不能告诉我啊!”

赵瑜眨着一双大眼睛,澄澈分明的看着赵彻,“皇兄,父皇当真不许我说的,皇兄也知道,父皇向来不喜我,我若再违逆他,还不知道要受什么惩罚。”

“瑜儿,你不知道,你杖毙齐冉,惹出那么大的祸端,为了不让父皇惩治你,我和母后在父皇面前求了多久的情,母后因为你被罚禁足,我现在又养伤动弹不得,朝局波云诡谲,谁知道齐焕和赵铎为了报复能做出什么事,总归而言,都是因为你杖毙了齐冉,你若再瞒着皇兄,若是真的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35xs”

赵彻痛彻心扉的说着。

赵瑜看着赵彻一本正经的睁眼说瞎话,心头冷笑。

她杖毙齐冉,皇后的第一反应,是震怒,若非皇上为了保护皇后,当机立断将其禁足,第一个要惩治她的人,怕就是皇后。

她杖毙齐冉,可是连累了赵彻呢!

至于赵彻,从头到尾,这件事,他没有发表过任何态度!

还求情!

“可我听内侍总管说,母后和皇兄,并未替我求情啊!”赵瑜看着赵彻,道。

赵彻面上神情,僵了一瞬,转而沉了脸道:“难不成我还会骗你!若非我们求情,瑜儿你以为父皇为何将此事大而化小。凭着齐焕和平贵妃的跋扈,你早就被他们……”

赵彻一脸不耐烦,一挥手,“好了,不说这个了!我替你求情又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我,你是我妹妹,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瑜儿,你该明白,咱们和母后,都是荣辱与共的,我过得好,你才能过得好,若是让赵铎赢了,你觉得赵铎会放过你吗?”

赵瑜摇头,“当然不会,我仗杀了齐冉。www.35xs.com”

赵彻嘴角泛起笑意,“这就是了,所以,你进宫见父皇,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赵瑜咬唇,看着赵彻,沉默片刻,就在赵彻以为赵瑜要脱口而出的时候,赵瑜道:“父皇不让说。”

赵彻的耐心要被用尽了,有些恼怒的看着赵瑜,“枉顾我为了让你不受宫闱倾轧,苦苦向父皇求情,替你争取一座公主府,你现在,竟然与我生分成这般!”

眼见火候差不多,赵瑜便道:“要告诉皇兄也可以,那皇兄可否先告诉我一件事。”

赵彻见赵瑜松口,面上缓过来,道:“当然,你我兄妹。”

赵瑜就道:“我进宫见父皇,所说的事,是机密,并无第三人知道,皇兄是怎么知道,我进宫要说的事,与皇兄有关呢?”

赵彻顿时面容一僵。

他知道,当然是母后告诉他的,母后知道当然是因为赵瑜跟前的嬷嬷告诉母后的。

可若说了……

赵瑜会不会觉得,嬷嬷是母后派去监视赵瑜的,然后从此各种事都瞒着嬷嬷,若当真如此,他们岂不是对赵瑜失去掌控!

不能掌控赵瑜,还如何掌控沈慕!

可赵瑜这话……脑中飞快思忖一瞬,赵彻扯谎道:“我知道,当然是母后派人来告诉我的,可母后怎么知道,我就不清楚了,兴许是父皇透露出一二。”

对自己的答案十分满意,赵彻脸色带着自信的笑。

赵瑜冷冷看着他,突然冒出一句,“最近不见璃珞?”

赵彻一愣,随即随意道:“她呀,兴许是又寻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赵瑜若有所思点点头,转而一笑,对赵彻道:“皇兄就那么想知道我进宫为着什么事?”

赵彻柔柔笑道:“瑜儿别闹!”

赵瑜就道:“也罢,告诉你也好,但是,你不许告诉其他人。”

赵彻点头保证,“当然!”

“有人要暗杀皇兄,被我发现了。”赵瑜一本正经道。

赵彻闻言立时一脸震惊,“啊?”

赵瑜倒是平静,“吉月发现有黑衣人在皇兄府邸附近踩点,就和他们动了手,我觉得事情有点严重,就进宫回禀父皇,至于是何人动作,我不知道,父皇在查。”

赵彻满面凝重,“何人,还能是何人,巴不得我死的,当然是赵铎!”

赵瑜没有说话。

赵彻有些埋怨的看着赵瑜,“这种事,你怎么不先告诉我,却去告诉父皇?”

他的语气,有一种赵瑜想要凭借着对他关心他的名义获得皇上的好感,好让皇上不那么厌恶她。

这种恶意的揣测,让赵瑜心头很是不舒服。

“皇兄病着,大夫嘱咐,不许让皇兄动气忧思,我哪敢告诉皇兄。”

“那告诉母后也行呀!”

赵瑜大睁眼看着赵彻,“母后被禁足,我怎么告诉?”

赵彻……

是了,母后能安排人和自己随时取得联系,可对赵瑜却没有这种待遇。

想到这些,赵彻转瞬释然一笑,“好了,好了,瑜儿急急的去告诉父皇,都是因为担心我,我可要好好谢谢瑜儿。”

说着,赵彻朝外喊道:“阿瑾!”

胡瑾闻言掀起帘子进来,不动声色朝赵瑜睇了一眼,恭敬对赵彻道:“殿下。”

赵彻满面笑容,“去把上个月母后赏赐的那个白玉瓶拿来。”

说罢,对赵瑜道:“这个时节,正是茶花开的好的时候,移栽到那白玉瓶里,摆在桌案上,最是赏心悦目。”

赵彻只顾对赵瑜说,却没有发现,他发下命令的一瞬,胡瑾转瞬即逝的震诧的面色。

赵瑜低着头,也没有看到。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