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小说:储备粮的逆袭 作者:琉舞轻殇  字数:4885

“这个破地方,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没有边界的沙漠,让妘黎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35xs总觉得自己走了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呢。

“冷静,冷静。”

妘黎虽然很期待水,但是这个时候还是要冷静下来,不然自己说不得就会中了幻术了,这个地方的幻术肯定是最能深入人心的,比如水。

妘黎正想要让自己冷静的时候,就看到了水源,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喝水的妘黎,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很多的水。

“不,冷静下来,那不一定是水。”

妘黎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冷静下来,在看去就发现不过就是一片沙漠。

“我就知道,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落在我的身上?”

妘黎失望的离开了,却不知道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身后那边原本有水源的地方,变成了一个蛛网。妘黎看着四周,也不知道晚上应该在什么地方过夜,不过妘黎相信到了晚上的时候,应该会凉快一些吧。

妘黎不知道,晚上还没有降临,自己就进入了另外一个的空间。

她自己倒是不自觉,但是一直观察她的缙云肆倒是看到了,眉头紧锁的担心妘黎出不来了。

“应该不会吧,妘黎这一路上的陷阱都没有碰到,怎么会因为这一时的考验就丢了性命呢?”

曜琛的内心倒是很紧张的,可是表面还要安慰缙云肆,说对方想太多了。

“你觉得你这样言不由心的,我听不出来是不是?”

缙云肆无奈的看着曜琛,这个人的心思是什么,难道说自己不知道吗?不过,虽然自己还是很担心的,不过担心也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自己只能看着而已。

妘黎完全不知道自己换了一个空间,但是看着慢慢出现的绿色,心里还是很开心的。不管是怎么一回事,妘黎还是决定探探险。

“真是难得看到一些吃的东西了。”

妘黎将自己捡到的野果子稍微的品尝了一些,感觉上应该没有什么毒,就张口吃掉了,顺便补充了一点水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妘黎终于明白了,自己怕是应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应该玄幻之境里面的小空间。

“我是不是可以想,万一我通过考验的话,是不是能获得什么宝贝啊?”

妘黎心里美滋滋的想着,然后就仔细的观察眼前的一切,发现跟自己想的是不一样的。35xs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点复杂。

“这里好像是自成一界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我必须要找到这其中的机关才好。”

妘黎看着这个地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需要思考一下,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妘黎开始努力的回忆之前自己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一切,总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关联之处,只不过是自己不知道的。

“好好想想,你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妘黎四处查看,整个地方是一个半圆倒扣的,这个地方就好像是一个结界一样,自己要找到的应该就是在这其中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吧。

“一般情况下,大家要注意的都是不一样的地方,不过看着你的样子,这应该不是最终的答案吧。”曜琛看着缙云肆担心的样子,大约可以猜测出妘黎的想法是好的,不过方向应该是错误的。

“是的,你说的不错。妘黎的想法虽然是好的,但是方向是错误的,那并不是离开结界最终的答案。”

缙云肆有一些纠结的看着妘黎,想不到最后自己挖的坑让妘黎掉下去了。

“你不知道,我当年得到这个地方之后,就开始四处的改造,这境中境就是我制造出来的,还加固了不少的阵法,如果妘黎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可能没有那么的容易呢。”

缙云肆的心情不是很好,尤其是自己挖的坑,坑的还是自己人。

“看来,妘黎是要倒霉了。”曜琛还是信服缙云肆的能力的,这缙云肆绝对不会那么的简单的就将这件事给解决的。“不过,你觉得妘黎有这个能力吗?”

“我不知道啊,我觉得妘黎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实际上是怎么样的,我怎么知道呢?”

缙云肆也不知道应该对妘黎保持什么样子的心情才比较好。

“算了,继续看吧,说不得就柳暗花明了。”

妘黎不知道缙云肆不看好自己,也不知道曜琛也不看好自己,只是知道自己需要一段时间的思考,才能解决眼下的这个问题。

“妘黎,你要是再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的话,说不定就要留下了,你怎么可以留在这个地方呢?”

妘黎没有放过任何的一个地方,但是发现每个地方基本上都差不多,要从中找到出口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奇怪了,为什么我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呢?难道说这个地方不仅仅是一个阵法?”

妘黎觉得这个事情变得特别的有意思了,估计有可能会觉得崩溃。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不过,还好妘黎觉得自己还算是有把握解决这个事情的。

“一个一个来,我就不相信我不能出去。”

妘黎首先准备了一些果子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开始准备了破阵。其实妘黎对这些的学习并没有太充实,不过妘黎相信自己还是有天赋的,只要自己能够静下来,解决这点问题肯定不是问题。

静下心来的妘黎,就看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演算盘。可,上面又不是阵法的演算,而是北斗七星的排列。

“这是啥?”

妘黎首先做的是移动,将盘上的玉石移动,可掰扯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好的结果,最终也只有只能放弃。

“所以,这个应该不会是手动的。”

妘黎看着眼前的盘子,将自己身上那为数不多的灵力集中在自己的手指上,然后输入进去发现玉石竟然动了。

“好,办法是找到了,可就我这点修为,能干得了啥?”

妘黎整个人灰心丧气。

这确实是实话,这个地方也没有多少的灵力,妘黎自己也没有多少的修为,这要是出路真的在这个上面的话,自己可怎么办啊?

“我的天啊,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

妘黎决定首先尝试的是自己的能力到底在什么地方,于是开始凝集自己的灵力,不过这灵力似乎没有太过让妘黎期待,妘黎不禁在想,之前自己吸收的那么多的灵力都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难道我自己就是一个无底洞?”

妘黎不禁有一些猜想,要不是因为这样的话,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要怎么实现呢?

“可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要离开这个地方的。加油,努力,你可以的。”

妘黎用尽自己的灵力,发现七块灵石自己也只能动两块,想想就觉得有一些气馁。可是,要怎么才能继续下去呢?

“我一边修炼,一边输入灵力呢?”

妘黎想了半天,也就剩下这样一个笨蛋的法子了。

可是妘黎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行为其实更加的浪费灵力,不过也是有成果的。消耗了一天的时间,妘黎就从第二块玉石到了第三块了。

“哎呦,我真的是太厉害了。”

妘黎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是很佩服的,觉得自己真的是厉害的不行了。只是一天就有这样的进步,算算玉石自己恐怕再来几天就没有问题了。

“妘黎平时也这样吗?”

这样洋洋得意的妘黎,曜琛还是第一次看到。

他看着缙云肆也比较诧异的表情,看来妘黎在别人的面前跟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一样的。

“看来,你的这个丫头啊,是真的有一些不一样。”

“是啊,我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呢。”缙云肆点点头说道。“说不得,妘黎真的能安全的离开那个地方。”

并非是缙云肆不想要去解救妘黎,而是自己若是进入了玄幻之境,玄幻之境必定会又有一番改动,到时候也不见得能够找到妘黎,而难度也会更大,让妘黎更加的危险。

“希望是这样的吧。”

曜琛对于缙云肆的盲目信任还是不一样的,保留了一些些的理智。

妘黎努力的让自己睡着了,她觉得如果自己精力不济的话,并不能解决眼前的这个问题。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先让自己好好的休息。

可是妘黎发现自己睡着的时候,大脑也是活跃的,脑海里面都是那些玉石。不过,妘黎却觉得这个是一个好机会,自己在睡梦中各种试验,也挺好的。

妘黎睡着了,缙云肆本来觉得没有什么好看的,等到早上再说吧,却发现那北斗七星的演算盘动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缙云肆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你看妘黎。”

曜琛观察了一下,发现妘黎在睡梦中的时候,竟然可以将盘中的玉石催动,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难道妘黎有特殊的才能?”

曜琛不了解妘黎,所以只能问缙云肆。

但是看着缙云肆的表情似乎也不是很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妘黎应该是没有这方面的才能的。”

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才能的话,那么之前妘黎在自己的身边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感觉出来呢?所以这个问题,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缙云肆随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我想,我可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不到,执念竟然也是如此的可怕。”

“你什么意思?”

曜琛看着缙云肆这不敢相信的样子,难道是妘黎真的有什么特殊的技能吗?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妘黎因为被乌金挟持之后,因为自尊心的缘故,所以回来的时候吸收了一大堆的灵力。那个时候我其实还是很好奇的,好奇这个地方竟然有那么多的灵力,差点让妘黎因为妘黎充盈而暴体。”

“所以,你的意思是?”

“妘黎的执念,才会造成这样的状态的。”缙云肆看着水镜中的一切。“因为执念,所以梦中也都是这样的情况,灵力不自觉的驱使,玉石随之而动。”

“既然是这样,那么看来经过一天一夜的努力,妘黎说不得更加的厉害了。”

曜琛想,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妘黎说不得还真的是修炼的天才。

“其实,我反而觉得妘黎在睡梦中反而更加的厉害。”缙云肆觉得,妘黎在睡着的时候,是放松心情的,这个时候能够看到的反而是更多的。“只不过,能够坚持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

“别担心,就妘黎的那个心理素质,指不定到了明天早上的时候,就会又变得不一样了。”

曜琛还是觉得,缙云肆实在是想的太多了,就妘黎这心理素质,估计就是天塌下来估计也会想着,有比自己高的人在,完全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

“但愿是这样吧。”

妘黎不知道,曜琛对妘黎寄予厚望,缙云肆只是希望妘黎能够平安出来。

早上,妘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演算盘上面的玉石已经移动了五块了,而这五块的位置是自己在梦中的时候移动的位置。

“这,难道这个东西还会进入我的梦?”

妘黎虽然是这样吐槽的,但是这样的情况对于妘黎来说确实不可多得的好消息,现在还剩下两块玉石,只要妘黎移动成功,说不得这阵法就破开了。

“缙云肆,你这表情不是很好啊,是妘黎出现了什么问题了吗?”

曜琛看着缙云肆那严峻的表情,还以为妘黎遇到了危险了,但是看着的时候,发现妘黎什么事情都没有的。

“也没有什么事情啊,这不是很正常的吗?你怎么还一副问题很大的样子。”

曜琛说着说着,就想到了这个阵法是缙云肆弄出来的。

“你该不会是想要跟我说,妘黎的这个阵法的破解之法是错误的吧。”

除了这个原因,可能也没有别的缘由能够让缙云肆表情这样的不好了吧。

“没有错,就是这个意思。”缙云肆叹息说道。“你可知道,我当时是反其道而行,所以妘黎现在的破阵之法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