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未分类 > 仙籍 > 第73章 五贼

第73章 五贼

小说:仙籍 作者:中原五百  字数:3551

苏籍轻声道:“罗浮山的后山。35xs”

小老头神色一变,沉声道:“你是当年那个小子。”

苏籍道:“昔年五贼,只剩下你们了么?”

小老头露出一阵惘然的神情,“五贼”这个称呼,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听到过了。

世人都知道道家有清微五子,却不知还有五贼。

若无天阳子,五贼锋芒最盛时,未必压不住五子。

可惜一个天阳子,就能压得五贼喘不过气来。

“那年我们五人上罗浮山想掘了你们的祖师墓,结果不凑巧遇见你师父。我们当时一共五人,还在盛年,即使认出你师父是清微掌教,几乎是天下第一人,也不是很怕。嘿嘿,五贼出道以来,还真没怕过谁,更没吃过什么大亏。只是……”

小老头蓦地脸色一沉,好似要滴出水来,他道:“我们就吃了这一次大亏,贼老天为何就不给我们机会报复回来,天阳子,你个老杂毛,为什么要死!”

苏籍淡淡道:“我师父若在,你们就当真敢去罗浮?”

小老头冷笑道:“我们敢不敢去,轮不到你小子来评论。”

“是么?”

飞景剑出鞘,苏籍不握柄。

以气丝操纵飞剑,如闪电般刺出。

小老头不屑一顾地笑了笑,似乎在说这种小伎俩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他挥直手臂,狠狠斩向飞景剑。

飞景剑以气丝悬空操控,变化极多。

但小老头斩空之后,并没有失去位置,而是如春蚕吐丝一样,绵绵密密。苏籍的气丝居然被他手臂斩得七零八落,还有暗劲如潮水涌来。

苏籍的袍子出现细细密密的口子,飞景剑在小老头劲力激荡下,不断发出呜鸣。35xs

小老头起码有上百年的功力,远非目前的苏籍可以比拟。

这毕竟是数十年前令老头子都出了两三招才击败的人物。

叮叮当!

飞景剑跌落在雨水中。

苏籍没有关心,他不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剑客。

只是小老头的掌力汹涌澎湃,把苏籍打得如一叶不系之舟。漫天风雨都融入了小老头的掌力里,天力和人力结合,根本没法抵抗。

如果是旁人,此刻应该绝望。

苏籍消去了恐惧,消去了热血,更无惊慌。

他认认真真在体会小老头掌力的来龙去脉,而且竭尽全力保持自己不被对方掌力浪潮淹没。

做到这些很艰难,还好他正在做。

可照这样的局势发展下去,失败是理所当然。

苏籍需要找到能翻盘的机会,而且必须在找到那个机会时,他还有余力。

没有任何一场生死之斗是容易的。

人生本来艰难。

苏籍此刻却没有品味艰难,因为艰难是用来回味的。

在陷入艰难时,最好不要想自己有多不容易。

这是无用功。

小老头的动作越来越慢,而掌力越来越雄浑,如大河滔滔。

苏籍的动作越来越快,周身的空间都好似被震荡。雨水违逆自然规律地上下起伏旋飞。

“不要玩了,早点结束。”地底传来一道声音。

苏籍神色变得极度凝重起来,隐藏在地下的那家伙终于要开始动作。

他很清楚,五贼之所以被称为五贼,是因为他们的道理和常人的道理是不一样的,所以被称之为贼。

因此他们不会有什么以大欺小或者以多欺少不好的念头。www.35xs.com

苏籍再如何淡定,再如何能抛却生死间的恐惧,都没法改变一件事,那就是他处于弱势。

无论是神话里的精卫填海或者夸父逐日,虽然其勇猛的精神教人铭记,可结局仍旧是悲剧。

力量的差距,绝非勇气和精神斗志就可以轻松抹平。

在这危急关头,苏籍没有自我安慰“人定胜天”之类的话,而是老老实实寻找每一丝可以利用的机会。

如果没有,就尽力制造。

如果制造不出来,就尽力让自己受到的伤害小一点。

一切的一切都从目前处境能做到最好的方向出发。

尽人事,不管天命!

小老头双掌一合,周遭的风雨更加狂暴骇人。

苏籍心头生出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还不止,他感觉到足下的大地发出轰鸣,似乎在塌陷,如同地震了一般。

风声大作,好似九天雷霆。

噼里啪啦的爆响,惊动了数里方圆。

气浪将周遭的青砖碎屑掀起来,还有一些屋顶的瓦片。

地面甚至出现沉降。

苏籍身上的衣袍刹那间化作蝴蝶飞舞,还有许多血雾。

“徒儿,师父教你一招保命的功夫。”

“什么功夫?”

“你看好。”

“额,这不是懒驴打滚么?”

“这可不好听,我叫它滚地龙。”

“你用过吗?”

“当然,没有,毕竟我是天下第一……大教的老大,别人要找我的麻烦,总得先打赢其他人再说吧。”

“我觉得我不会用。”

“你会用上的,毕竟你没师父这么有本事,人在江湖,哪能不出意外。”

“我又不在江湖上混。”

“那是现在,将来的事谁说得准。”

“好吧。”

“还有口诀,你得记牢。”

……

“口诀我记好了,可是我根本没法按照口诀来运行真气。”

“哦,我忘了说,这要等你通幽境之后才能用。”

“我到了通幽境,更不可能用上了。师父,你的保命招数真是鸡肋。”

在生死交锋的刹那,苏籍竟一刹那间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事。

瞬息的恍惚下,脊背传来一丝冰凉。

他被小老头的掌力扫中了,不由自主口喷鲜血。紧接着一丝寒气擦着他的面皮过去,应该是来自地底的暗器,而且十分狠辣恶毒。

苏籍此时心中浮现出口诀。

他就地打滚,真气照着口诀的线路流畅地运行。

身上居然散发出一层薄薄的金光,如同一条龙一样汇聚起来,钻入苏籍身上的一个小袋子里。

紧接着光芒更盛。

从光芒里竟走出一个人影来,浑身笼罩着金光,但面貌依旧清晰,只是身子有些透明。

苏籍泪水打湿了面部。

“师……父!”

那人笑笑,慈爱地看着苏籍,用虚幻的手轻轻拂过苏籍的头。

“记住,师父是天下第一,今后别给我丢脸了。”

小老头惊骇欲绝地看着天阳子,他不敢置信道:“阳神!”

天阳子道:“五贼就是五贼,好见识。只可惜我没有真正成功。”

他身子突然变成丈许高,如同大罗天尊的道相显化,轻轻拍出一掌。

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聚集在这一掌里。

“噗!”

小老头子身子飞起,鲜血从口里狂喷。

然后地面打开一个洞,将小老头吞进去。

天阳子又轻轻拍出一掌,将所有的青砖烂瓦掀起,地面出现十余丈长,三尺来深的沟壑。

这简直非是人力所为。

天阳子又看向身边的苏籍,轻声道:“他们只是受了重伤,我知道你喜欢自己的仇自己报,当然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杀他们了。”

苏籍默然,又问道:“师父,你还活着么?”

天阳子微笑道:“你猜。”

他话音一落,身子如星辉点点消散。

大雨狂泻不止。

苏籍摸出紫绶仙衣,如果老头子还算活着,那么紫绶仙衣就是最重要的线索。

“阳神?”

苏籍知道这个境界,但对于道家人而言,这境界一直都是传说。

他没想到,老头子居然接近了这境界。

“或许老头子真没有死。”

苏籍心里有些喜悦,当然这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然后他捡起飞景剑,伴随着一声嗡鸣,倏忽间在风雨里消失无踪。

谁会请上官伯仲来杀他?不言而喻!

苏籍的双眸变为纯白。

衣衫褴褛的他,像是刚从五地狱里爬出来,在屋顶上,不断纵跃,化为残影,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之极。

他再一次进入这个奇异至极的精神状态,眼睛变为纯白后,整个世界都变得不一样,动与静的分割变得再明显不过,五感更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在磅礴的大雨里,他凭着一种直觉,竟沿着神都中轴大道,孤身独往天津桥畔的董家酒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