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1042章 为他而战(1)

第1042章 为他而战(1)

小说: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作者:姜小牙  字数:2564

 “……”大家的面色都不大好看。www.35xs.com

“应寒年什么人,相信我不用多说,白手起家的狠角色,年轻,有魄力,手段狠辣不留情面,我大哥在时顾氏仍是节节败退……”顾父仿佛一点都不想藏着掖着,“现在应寒年下来了,一无所有,去跟这么个人计较吧丢身份,不计较吧,这口气下不去。”

顾铭站在顾父的身后,一直一言不发,只偶尔上前替长辈们添茶。

“顾总倒坦白。”

汪老笑了笑。

其实这些话不是没有插进他们心窝中,被占点嘴角上的便宜不算什么,重点是应寒年那人做事太恶心,像头狼似的,逮到机会就狠狠地咬上一口,咬的那是切身的利益。

这一点,连家最有体会。

“我这人和我哥在世时处事不同,我这人不喜欢说场面话。”

顾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所以,我也是真诚地希望能与三位并肩作战。”

其余三人相视一眼。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明白,应寒年要是能在国外谈下来,联合救市的效果最好,且他们的损失最少,还扬了大名。

可问题是应寒年一直没有消息回复过来,而他们也累得够呛。

而在他们的作为还不起效果时,顾氏格外积极,讨了民众的心,声势上升,如果这个时候大家配合一把,不是不能将眼前的颓势给挽回来,就是损失大了些。www.35xs.com

“我知道,你们三家实力雄厚,有些事轮不上顾某来说,顾某就是觉得自己开了个不错的头,想诸位也能省时省力一些。”

顾父道,“有些事得早做,再拖下去,这好人就光顾氏做了,本心来讲,我是不敢的。”

顾父笑笑。

“……”不敢你不还是做了?

风头上充好人充得多好,不敢?

不过是你一家也只能起个杯水车薪的作用,想拉人一起,又赚名又上位,还占了个领头人的资格。

但……顾氏这个站出来的时机选得太好了。

大家不是经不起损失,只是已经太疲惫,都想尽快结束这一切。

叶老已经低头去看手表上的时间,这个时间应寒年还没传消息回来,多半是没戏了,他们这些人最多也只能等到今天。

事实上,他们都没有把希望全放在应寒年身上,从国外开始救市,那牵扯多少,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谈成……如今,新的机会就摆在眼前。

这么想着,叶老看一眼连老、汪老,道,“那请顾总说说具体的,我们听下也无妨。www.35xs.com”

“那就让犬子来说说吧,这事我交给他打理的,这两年,他在我身边历练了很多。”

顾父适时将自己的儿子推出来。

其余三人这才看向顾铭,客套道,“顾少爷一表人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顾铭这才从顾父的身后走出来,从一旁的助理手中拿起一份文件,正要开口,外面就传来一阵喧哗声。

“四姑娘您这……”外面有保镖为难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推撞声。

下一秒,门就被直接推开。

“四位如此好兴致在这品茶论道,也不叫我一声?”

牧阑径自从外面走进来,林宜跟在她的身后,两人配的是一白一黑,格外瞩目。

“……”包厢内的一众人看着她们,都一脸愕然。

居然就这么冲进来了。

你们牧氏怎么从应寒年开始就开始了土匪强盗模式?

牧阑对自己毫不礼貌的行为不自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倒让里边的人一顿尴尬,顾铭站出来,拉开一张椅子,“四姑娘,请坐。”

“好。”

牧阑不客气地上前坐下来。

林宜站在她的身后,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青花瓷瓶,“四姑娘听闻诸位在这里饮茶,特地让人取了私藏的茶叶来,想与大家一起品一品。”

说完,林宜走到一旁,解下身上的黑色西装,开始煮茶泡茶。

她面前是一张移动式茶桌,煮上水扫洒过小小的茶杯,她手指纤细白皙,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舞蹈者的习惯,过程颇为赏心悦目。

一桌人正好谁也不用讲话,都假装在看煮茶。

顾铭悄步走到林宜身旁,压着声音道,“你们想干什么呀?”

林宜洗着茶具,淡淡地笑了一声,“那你们又想干什么?”

顾铭站在那里,道,“我也不瞒你,我父亲想和三大家族联合救市,是撇下了牧家,我和他提过,但他总惦记着姑姑当年去世的仇。”

他姑姑就是牧氏三房夫人。

林宜转眸看他一眼,“是吗?”

“你烦这些干什么,反正你也和应寒年走了,牧家怎么样不关你们的事了。”

顾铭蹙眉道。

林宜抬起手又洗一遍茶具,淡淡地道,“其实本来顾家做什么都不关我的事,都属于你们的谋略,只是为了这一天,就早早地铺排,做的太多太过,是不是就不太好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顾铭咬牙,“总之我和你讲,今天的事,你别拦着,我父亲为此熬得头发都白了。”

“……”林宜没再理会他,泡上茶,亲手一杯杯茶送到众人面前。

三位老人端起来一喝,就品到了那晚在牧氏大屋喝过的茶,一模一样的极品,叫人品之难忘。

他们不由得看牧阑一眼,牧阑这是在提醒他们。

“四姑娘对茶真的研究颇深。”

连老开了口。

“连老过誉了,好茶也得懂的人品,慢慢地品,要是被急近的人品到无异于牛嚼牡丹。”

牧阑笑着说道。

都是一只只老狐狸,听得懂她话中意。

“牛嚼牡丹是难看了点,但好歹是吃下去了。”

叶老跟着说道。

“这么说,三位是不在乎茶的品相了?”

牧阑反问。

“我们只是没有时间慢慢地等这茶中滋味全部渗透出来。”

汪老道。

这一番话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

顾父和顾铭相视一眼,顾铭看看林宜,又看看那一桌人,逐渐品出些味道来,“牧家是不是也烹了一壶好茶?”

“是啊。”

林宜没有否认,低声道,“这茶喝两种,味道就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