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一剑长安 > 第十三章 长安客(下)

第十三章 长安客(下)

小说:一剑长安 作者:嘉图李的猫  字数:6267

 一剑长安第十三章长安客长安客

南方已定,大皇子回来了,他带着两百铁浮屠留在了长安。35xs

圣皇不许任何一个皇子干涉政务,他的十弟年纪还小,每日还得去翰林院和那群迂腐的文人学习。至于二弟,则和其它弟弟一样,每天沉迷酒色,连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其实那些人反而让圣皇省心些,反正只需要每日供着他吃喝玩乐便行了,他不会去给自己添乱,更不会给社稷添乱。

圣皇有些头疼是大皇子轩辕炽和十皇子轩辕仁德。

凭心而论,轩辕炽的确更像他,都是从马背之上一步一步踏上来的,可如今四方平定,百姓丰衣足食,户户有余粮,圣朝已然有了点盛世的样子。

盛世之中,相比于马背上提着长枪染血的君王,更需要一个能以德服众,教化万民的仁主。

这个天下,是他参与着,一手一脚打下来的,在和他最爱女人的孩子与能辉煌百年的国祚相比,他选择了后者。

他可以有很多理由,例如既然当了圣皇,便要为天下负责;这天下不是他轩辕家的天下,而是黎民百姓的天下诸如此类等等。可这些冠冕堂皇,张口闭口便是黎民众生的理由连他自己都骗不过,他怎么去和外人说?

圣皇在乾龙殿中来回踱步,他不喜欢大皇子的杀伐果断,可偏偏他身后除了自己之外便没了其它的力量,他的势力只有铁浮屠,朝中也没个朋党;他喜欢和欣赏老十的恭敬和仁爱,若是他当政,百官万民必心悦诚服;可偏偏这孩子自小就和夫子庙那一群人混在一起。

他尚武但不贬文,可夫子庙的日益壮大,让他不得不防着。

后背有虎,焉能安然入睡?

所以啊,这两位皇子让他陷入了两难。

身后那个刚刚提拔上来的小太监李忠贤低着头,安静的仿佛大殿外那些扶手上雕刻的石狮子一般。

圣皇在空旷的大殿里来回踱步,明显是有些不耐烦了。

他才来不久,也揣摩不透圣意,只能低着头,偶尔偷眼瞧着那位穿着明黄色袍子的大人物。

“对了!”圣皇突然停了下来,指着他,似乎在回忆他的名字。

“李忠贤。”小太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马说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李忠贤是吧,本皇令你去掌握两位皇子的行踪,怎么样了?”圣皇慢慢的问道。

李忠贤急忙下跪说道:“奴才找人去看着两位皇子,十皇子很乖,每日都是翰林院和他寝宫跑。至于大皇子……”

他想了想,吞吞吐吐了起来。

“说!”

淡淡的一喝,让李忠贤身子一震,额头上有了汗珠。

“大皇子这几日都在凤鸣阁饮酒作乐,连一步都未出来过。”

“凤鸣阁?”圣皇有些疑惑。

李忠贤低着头,用尖细的声音小声的回道:“回主子,这是平康坊里的一处产业,属于大皇子的。”

圣皇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

每个皇子,大小侯爷,甚至六部的官员都在平康坊或者东西市都有着自己的产业,这些事情,圣皇都知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了,他也懒得计较。www.35xs.com

再者,他不怕别人贪。就怕夫子庙那群水火不浸的家伙,不爱名剑美酒,不喜财宝佳人。张口闭口的天下大势,仿佛这天下是他们的一般。即便看上几幅先贤遗作,也会克制住自己的**。

李忠贤如同受惊的猫儿一般,身子微微躬起,脚不自觉的往后踏半步。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圣皇展颜一笑,甩了甩袖子,离开了乾龙殿。

……

大皇子虽然整日美酒为乐,佳人为伴,可他却从未沉迷。

父皇留他在长安,却又不给他做什么事情,若是整日兢兢业业,在家研读经典,这不是他的性格;可若是找几个官员,整日厮混在一起,只怕更讨圣皇不喜。

他知道,自己和父亲有几分想象。

若是自己的属下立了大功,回来便和其它人结群成党,或者一副大圣人的样子,什么都不爱,什么都不喜,什么错都不犯,那反而会让自己担心。

所以,大皇子索性成天的泡在了这凤鸣阁。

这凤鸣阁也位于平康坊,可相对于什么欢喜楼、桂香楼来说,就没那么出名了。

不过它的奢华却是胜过十栋的欢喜楼和桂香楼。

毕竟什么欢喜楼之流的青楼,只要有钱便能去喝上两杯;可他这凤鸣阁,若没点身份地位,只怕大门都进不来。

在这儿饮酒作乐,少了几分热闹,却多了几分心安。

不少的达官贵人,都喜欢来这,求得就是一个安心。

整座凤鸣阁并不张扬,它单独的占了一角,可从外面看,却如同一座寻常院子一般,红砖绿瓦,瓦片上还有一些青草,只是牌匾上“凤鸣阁”三个大字稍稍有些张扬。

可进了内部,雕梁画栋,美人如花,玉盘和碧玉琼浆相互照映。细腰盈盈一握的美女,如同一片柳叶在风中摇摆。纤细的双腿,如同能在掌上舞蹈一般。往里走,转过一个走廊,一阵阵琴音传来,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孩双指若纤葱,不停的抚着琴,几缕轻纱扬起,仿佛仙女抚琴一般。

还有在院中,一女子穿着束身锦衣,一柄长剑闪着寒芒,手腕不停的翻转,院中的落叶簌簌而下,可怜那些绿叶,方躲过寒冬,于春天发芽,准备在这夏天成长,可却马上如同进入秋天一般,不停的往下落。

最终那些绿色的树叶在地上铺成了一个巨大的圆,那舞剑的女子负剑而立,看见大皇子来,微微鞠了一躬。

不说这凤鸣阁内部的装饰如何奢华,单这舞、琴、剑三位女子,便比得上整个平康坊一半的青楼。

大皇子虽然有了这些,可他却不满足。

他想要的更多,可现在啊,他只能对着这些平凡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喝着闷酒。

突然,凤鸣阁有些破旧的大门响了起来,敲门声富有节奏。

大皇子举起了手,琴音戛然而止,舞姿也顿在了空中,而那个持剑的女子也如同雕塑一般。

确定了这声音,大皇子点了点头。

在众人都不敢大声喘气的环境下,他咂了一口酒,淡淡的说道:“没事,开门吧!”一个侍女小跑了过去,拉开了那扇有些破旧的门。www.35xs.com

大皇子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少年,这是他在培养的死士,负责他的情报和安全。

铁浮屠虽然足够强,可那是别人给他的东西;只要是别人给的,那就算不得自己的,也不知道也许什么时候,那些穿着铁甲的将士就会把长枪指向自己。

这少年走到他的面前,递给他一个瓷瓶。

大皇子一见这瓷瓶,脸色一变。

他急忙打开这瓷瓶,只见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大皇子疑惑的看向了这个少年。

“我同往日一般,在平康坊的其它的青楼里打着杂工,可今日突然来了一个清瘦穿着白袍还有些妖异的年轻人,他把这个递给了我,他说我知道要把这东西送到哪儿去,还告诉我,若是送的慢了,只怕我的主子有危险,我看他说的煞有其事,便急忙过来了。”

大皇子拿着那个瓷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终他反手一巴掌,正正的打在了那个少年的脸上,少年腾空而起,往后飞了几米倒在了地上。

少年吐出一口鲜血,在地上留下一抹猩红,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又走到了大皇子的面前,低着头,不言不语。

“蠢货!知道你错在哪了么?”

少年重重的点了点头。

大皇子冷哼一声道:“一旁候着吧!”

随即朗声道:“我还记得贤兄曾说过,南来北往即过客,相见要靠缘分,没想到缘分那么快就找来了。”

大皇子话音刚落,那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白衣清瘦,露出大半胸膛,长发垂至两肩,眼中有一抹妖异和疲惫的少年。

那少年看了一眼大皇子,缓缓的说道:“看来皇子殿下恢复的不错啊!”

大皇子笑了笑,就在走廊下的石阶上一指,说了一个“请”字,便自己率先坐到了石阶之下,那少年也和大皇子并肩坐下,往前伸了伸腿,随后伸了一个懒腰。

“这不错啊,你这地方!”

湛南笑着说道。

“还行吧!”他咂了咂嘴道:“看舞剑么?”

没等湛南回答,大皇子拍了拍手,琴音骤起,明明是万物生命复苏的夏季,却莫名的有了一股秋的肃杀之意。

剑势也突然凌厉了起来,树叶再度落下,院子之中的树几乎都要秃了。

可落到地上的不是树叶,而是一些细小的颗粒。

湛南眼色一凝,树叶完全的被刚刚的剑气给搅碎了。

他看了一眼大皇子,只见后者没任何反应。

湛南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曾经听说过一个典故,叫‘醉翁之意不在酒’,若是这个不贴切,则还有一个,叫什么舞剑,意在……”湛南拍了拍脑袋道:“忘了!很久之前看到的了。”

大皇子看向了他,此时琴音和剑舞都停了下来。

“这不是巧合,老实说,为何而来!”

湛南丝毫不惧,迎上了他的目光道:“为未来圣皇出谋划策而来!”

大皇子的心猛地一震,看向了湛南,目光如同利刃一般!

“你要千金或者美人我都可以给你,可有些话,不能乱说!”大皇子一字一顿的说道,蕴含着阵阵怒气。

湛南反而笑道:“论美人,琴声之美谁比得上盲女莫轻水,舞剑之英姿谁比得上公孙姑娘,这舞姿之柔美,谁比得上飞燕姑娘?可这三位,大皇子舍得么?”

大皇子冷笑一声,没有应答他。

“至于黄金千两,转眼也可成他人之物。”

这湛南摆明了不要黄金美人,也在大皇子的意料之中,毕竟给了自己相柳精血,又给了自己九龙符的人怎么可能贪图美人和黄金呢?

大皇子挥挥手,那白衣如仙的盲琴女收起了琴,英姿勃发的公孙姑娘也收起了剑,撤了下去。

“那你要什么?”

“天下财富,唯我柳家独尊!”

此言一出,大皇子眼神一凝道:“好大的口气,不过我帮不了你。”说着,便要站起身来。

“可若是送你一桩姻缘,让你成为圣皇呢!”

大皇子这些日子,心里头一直念着的就是樊家,只要和樊家结为连理,便能在朝廷之上有一大批的拥趸。

樊家虽然不如从前,可在如今没有割据势力的情况下,他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你什么意思?”大皇子猛地转过头。

湛南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虽然说这护龙卫樊家如今不能真正掌控了,可老将军多年的声威尚在,除了那位不知去向的徐大王爷和如今远在北蛮的许镇武,现在这军中,还有谁的声威比得上樊老爷子。”

大皇子冷哼一声,没有反对。

“你们啊,都是可怜人。”

大皇子正等着他的下文,没想到湛南话音一转。

“你的铁浮屠到最后不知道是不是你的,他的护龙卫已经不是他的了。”

“你说,你们是不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大皇子死死的盯着他,嘴缝中终于蹦出了几个字。

“你想说什么?”

湛南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看向了门口。

大皇子知道他的意思,想都没想便直接说道:“百川之地,原属于楚家,号称商人的天堂,我可以让你柳家入主,长安方面我打点,但是你柳家只能暗中控制,不能跳出明面上来。”

湛南转过身,点了点头。

其实一州之地,什么金银珠宝他才不在乎,只是他知道大皇子多疑,若是现在不捞任何好处前来帮助他,只怕他会起疑心。

“你应该查过我的底细了,我叫柳南,我还有一个哥哥柳胥。恰好先辈和樊老爷子有旧,也知道他想要些什么。”

大皇子看着湛南欲言又止的样子,立马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他请到了大堂。

大厅金碧辉煌,里面还直接建了一个小小的池子,不断的有水柱从里面冒出来。

“不知道柳先生是喜欢歌舞否?”

大皇子对他的称呼也变了,湛南摆了摆手说道:“什么莺歌燕舞的就罢了,一曲清词酒一杯,听说莫轻水姑娘的琴音百年难得一闻呐!”

大皇子微微颔首。

“多谢柳公子谬赞。”一道清脆而又动听的声音响起,一袭白衣若仙的莫轻水抱着她的琴走了进来,摸索着坐了下去。

手指轻轻拨动,宛如之音,绕梁而转,不绝于耳。

看着莫轻水微微闭上的眸子和好看的睫毛,就连湛南都忍不住为他叹息了一声。

一曲听罢,湛南犹未尽兴般的摇了摇头。

只见那个盲琴师摸索着,走到了湛南的面前,大大的琴显得她有些娇小。

她颤巍巍的举起了一个酒杯,对着湛南说道:“既然是一曲清词酒一杯,那这杯轻水敬先生。”

湛南双手抬起酒杯,轻轻一碰。

喝完之后,莫轻水的脸颊微红,摸索着走了出去,她直接摸到了大门口,用手小心的护住了琴,孤零零的背着她的古琴走远了。

湛南看着她的背影,目不转睛。

“她不行,这个女孩倔得很,我只是偶尔帮助过她,所以她才来我这庸俗之地,其它女孩可以,但她得靠你自己。”

大皇子缓缓说道。

湛南微微一笑道:“这种女孩子,着实让人心疼,可却没有保护的**。”

随即他看了看这大厅说道:“得亏她看不见,不然哪能保持一颗纯净的心来抚琴。”

大皇子知道他在调节气氛,大笑两声。

“人也走了,曲也听了,先生具体说说吧。”

湛南看着他直接说道:“樊老爷子喜欢的是军队,而你需要借助樊老爷子的威望来保证自己的地位,你手头不是有一支平原无敌的重骑兵么?”

大皇子听到这话,顿时沉默了下来。

这铁浮屠可是现在他手中的王牌。

湛南接着说道:“这铁浮屠现在是你的么?”

大皇子摇了摇头,他知道,只要圣皇一句话,这铁浮屠就不归他了,甚至只要徐长安表现出能够统御铁浮屠的实力,只怕铁浮屠众人的心都不会在他这里。毕竟这铁浮屠是那个姓徐的男人一手带出来的。

“用不是你的东西换取好处,你心疼什么?”

大皇子听到这话,恍然大悟。

“而且,等你成了圣皇,也可以收回来。现在,你只需要答应樊老爷子在铁浮屠中安插进入他的人,慢慢渗入便可。同时……”

湛南神秘一笑道:“不需要我教你吧?”

大皇子立马起身,再度恭敬的拜道:“多谢先生。”

与此同时,一个青衣青年从那座老宅里出来,那位白衣老人亲自送至门口。

樊於期皱着眉头道:“容我三思,毕竟这事关小女幸福!”

湛胥心中暗笑,他才不会看什么幸福不幸福的,他只是在等待着更大的筹码!

……

两方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可在这交换之中的樊九仙却还犹然不知自己的命运!

这两个人的到来,直接改变了她和柴薪桐,还有徐长安的往后!

莫轻水也是女主哦,谁说我对主角不好,我给他一个白衣胜雪的盲眼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