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小说:穿越者的明末生活 作者:海水真蓝  字数:5082

 不过相对拳法而言,方凯自认为进步最大的还是步法与身法的运用。www.35xs.com毕竟以前自己的修炼只是针对自己的身体、力量和速度。在较场拼斗如此乱的场面中,这一切他自认为的优势,都显得那么苍白而无力,面对数绵绵不绝的围攻,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可以施展,唯一能做的便是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

方凯刚开始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别人的攻击只能硬扛,无从躲避,经过所次摸索和观摩后,他才渐渐领悟战场上步伐与身法的运用,虽然现在还是有点生硬,但却为他节省了不少的力气。

冬雨一直都在注意着方凯的情况,每次拼斗之时总会分出部分精神去关注他。可经过这几次的观察,冬雨心中的惊呀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述,有好几次都因愣神,差点被人群围住。方凯从刚开始狼狈不堪的情形,到现在基本能够应付,只是经过了短短几场的拼斗而已,如此快的进步让人叹望不已,要知道,冬雨自己少说也是经历了上百场生死战斗,才有现在这样的身手。而更让他心中骇然的,还是方凯那深不见底的体力,基本上没见方凯停下来过。

“我靠!真他娘的怪物!”冬雨暗暗道。

而在较场外点兵台上,余梁也见到方凯的表现,心中震惊无比,自己也是沙场上走过来的,当然清楚较场上的情况。微微点了点头,眼中满是笑意。

这时营卫长急忙跑了过来,恭身道:“余爷,接主帅令,五日之后向沙城出兵。”

余梁闻言精神一振,眼中光芒闪烁,颔首道:“修养生息快有半年,终于要再次出兵了。好!”接着手一挥道:“雷鼓!”

“咚――咚――咚――咚――”

战鼓响起,较场上所有人全都停了下来,向点兵台望去。

“咚!”

鼓声停下,营卫长走出来大声喊道:“全部人员较场集合!”

不一会儿,除了受伤昏迷的囚犯,营里其余队员全都集合到了较场中央。士兵分别站在较场的两侧,青衣囚犯在最后,黑衣囚犯则在前排,而站在最前面的则是三名白衣囚犯。方凯站在后排,见到冬雨正在其中,而他旁边两人想来便是徐杰与黄振风了。

等全部人员集合完毕后余梁才缓步度上前,虽然他身材不算魁梧,但配合他稳健的步伐和一身军服别有一番威势。负手而立,大声道:“这几个月来,你们已经取的了很大的进步,相信在战场上活命的机会要大上许多。

相信你们也知道,若你们能活过四年,那么你们一身的罪责将一笔勾销,还你们自由之身。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但想在这里活过四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战场之上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百战不败,也不能保证杀阵之上自己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所以你们只能拼命的练习,这样才能有活命的机会。

五日之后便有作战计划,到时候能不能活着回来,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现在我宣布军令:

战场之上只能前进,后退者,斩!

战场之上必须服从指挥,违令者,斩!

战场之上生死不惧,逃跑者,斩!斩!斩!”

每个‘斩’字说的杀气凛凛,听的下面之人,心中寒栗。

扫一眼全营的人,余梁继续道:“下面,我布置作战计划,全都给我竖起耳朵听着。

我们这次的目标便是百里外的沙城,冬雨、徐杰与黄振风三人各带一百黑衣囚侧面攻击,烧他们的粮草和建筑,等大军进攻时,听信号再全部冲上去,其余人全部正面冲锋”接着又把详细的计划再说了一遍。

解散过后,方凯正准备回营帐修炼,这时冬雨走了过来,漠然道:“五日之后便是杀阵之时,希望你还能活着回来。”说完便转身离开。

夜晚,方凯始终不能静下心来修炼,于是躺在地上休息,想想以后该怎么办。

回想起厉云和冬雨的话,方凯一时心乱如嘛。

五日后

较场之上,七千多的囚犯脸上一片阴郁,这几个月的训练与拼斗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拼杀,甚至有些麻木,但面对没有希望的未来,人们心中难免会感到绝望。

余梁站在点兵台上,表情严肃道:“战场之上你不杀人,人便杀你,想要活命就只有杀戮,若你们害怕,那只有一死。我问你们,你们想不想活着回来?”最后一声大吼,让人精神一振。

“想”数千人一起大喊,像是鼓气,像是宣泄,声音之大,一时较场之人气势如宏。

余梁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道:“好!辰时出发。现在全部人员自行去库司那里领取兵器”

刀一直都是方凯最擅长的兵器,狩猎时用刀与凶猛的野兽搏斗已经成了一种战斗习惯。可不巧的是每次与人打斗之时,身上却没有一件兵器。这次他又将从新握刀为生存而战。只是这次的对象却有所差别,以前的敌人是野兽,而现在却是人类。

这几个月来,方凯每天都在练习挥刀,由于力气有增大不少,所以他觉得这里的军刀太轻太薄,每次挥动时都有一种要碎掉的错觉。

不过略想之后方凯便明白过来。www.35xs.com这里既然是“死役营”,那这里面的人全都是用来送死的,要好的兵器也是浪费。既然没有人会在乎这里人的生死,那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兵器供给。

挥了挥手里这把有些发锈的军刀,方凯摇了摇头,心中喃喃道:“这刀太薄了要是战场上刀断了那便危险了,要是以前的材刀还在身上就好了。看来还得再去领两把刀才行。”

“大人,我想要再领两把刀。”方凯道。

库司正在库营外清点兵器薄,突然听到有人还要领刀,台头望去,却见一个满头白发的子,正站在他面前。

库司愣了一下,随即怪笑了一声道:“你们这些猪猡反正都是去送死的,要那么多兵器也是浪费?呸!”

猪猡是对“死役营”死囚的称呼,意思是指没有一点尊严的人,连猪也不如。

方凯闻言眉头一皱,目光冷冷直射那库司。

库司见状心头一颤,身子本能的往后一缩,可似乎想到什么,立刻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居然害怕一个“猪猡”,顿时脸一热,大声道:“臭猪猡,看什么看,想造反?妈的,不给你点叫教训,你还以为自己是大爷呢!”说着拿起一旁的鞭子,向方凯挥去。

“住手!”一声轻喝传了过来。

库司手一顿停了下来,闻声望去。

这时冬雨走了过来,盯着库司冷冷道:“给他两把刀!”

库司见来人是冬雨,整个人像泄了气一样,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道:“既然这样,那我就给铁血一个面子。”说罢转身到走进库营。

“拿着吧!”库司把刀递过去,狠狠瞪了方凯一眼。

方凯没有理会,接过刀对着冬雨道:“又要谢你一次。”

冬雨摆手道:“不用。刀带多了反而影响身体灵活,虽然我不知道你带这么多刀有什么用,但我知道你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

方凯望着他道:“你好像很了解我?”

“有些人只要认识一次便能了解,有的人就算是相处一辈子你也不会真正的了解。”

方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冬雨道:“好了,是时候出发了,希望我们都能活着回来”说完拍了拍方凯肩膀便往较场走去。

“集合!”一声大喝,所以人迅速结合较场中央,手持武器整装待发。方凯把多出的两把军刀别在腰间,虽然有些别扭,但他却一点也不在意,轻轻捏了捏脖子上石头,喃喃道:“我一定会回去的”

“出发!”余梁骑上战马,手一挥,领着队伍一路北行

沙城位于边荒要塞,是叛军的主要城市之一,这里是“沙王”任向军的驻地,唯有攻破此城,大明军队才能稳驻边荒要塞。

沙城关两左右两面都因环境影响变为险地,大明军队的将领多次想饶道进攻,但都无功而返。毕竟这里既然被喻为是靠近地狱最近的地方,大自然的威胁是他们无法承受。即使如此大明皇帝也没有放任这里,若是等这里的势力坐大,那明朝的国土将受到侵胁。所以多年来才会派兵征讨,虽然一直没能成功,却也压制住了叛军。

沙城虽然孤立于边荒要塞,但易守难攻,而且每次受到攻击之时,其余几城都会派兵前来支援,所以才能与大明军队对峙。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许多别的因素影响着大局的发展,否则就算沙城固若金汤,也不可能与几十万的大明军队抗衡如此之久。

方凯曾亲身体会过,天地之间,人是显得那么渺,而现在心中更是这样的想法。

望着沙城关围墙上,那黑压压的一片弓箭手和刀斧手,方凯心中压力顿是又增大不少,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无力的感觉。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否则将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于是眼中坚定的看着前方。

攻城之时本需要的战车等作战器具配合,才能事半功倍,但因边荒地形所限,所以这里不可能有战车之类的作战器具。这时候才能显出“猪猡”作为炮灰的重要。

“雷鼓!”余梁一声命令道。作为这次先锋进攻的主将,多月未战的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咚――――咚―――咚――咚―”

鼓声越来越急,余梁猛的拔出腰间的站刀,用力一挥,大喝一声:“冲!”

话音刚落,几千人便立刻密密麻麻的往前方冲去。

在最前面的是黑衣囚犯,他们比较有经验,不断闪避着往前进,而青衣囚犯则在后面,用盾牌抵挡着箭雨和投石,艰难的移动着前进。而其余的士兵则原地不动。

“嗖…嗖…嗖!”箭雨划空混杂着无数的惨叫声,不停在方凯而边响起。战场杀阵你死我活、尸横遍野、血染大地,生命如蝼蚁一样脆弱无比,满天的箭雨仿佛吞噬了半边天空一般,黑暗的阴影笼罩着整个战场。

如此惨烈的场面深深地震撼了方凯的心。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其中还有与自己同营帐之人。虽然没交往,但也在一起相处了好几个月,而现在就这么死了,死在他旁边,他心里说不出是难受还是悲哀。现在他才明白,战场之上自顾不暇,别人这么可能帮的上你。于是他收拾好心情,加快速度向前移动着。

沙城关城墙上,数百弓箭手不停的拉弓放箭,但还是阻挡不了死囚前进的步伐。

城墙上一名男子焦急的对着旁边之人问道:“军师,援军什么时候到?”此人身着青铜盔甲,手执令旗,看来是沙城关的主将。

军师微笑道:“少将军无须紧张,消息已经传给风王和骆王,相信要不了多久援军就会赶来,而沙王的兵马已经从穆尔城出发,只需半个时辰便能赶到。

据我所知,下面之人全是死囚,虽然勇猛但却没有好的兵器,所以并没有多少战斗力,只是明军派来当炮灰之用,若不出意外,就是一个时辰也休想攻进来。”

顿了顿军师继续道:“我们现在应该派人保护好粮草,防止敌人偷袭,否则后方失火,那损失便很重了。”

少将军闻言心中稍定,点头道:“军师所言有理,我立刻加派粮库人手,令他们提高警觉。”

安排好一切后少将军便转向战场望去。这一看之下,心中顿时惊骇无比,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方凯手中的木盾早已被射得米分碎,不得已之下只有挥动手中的军刀,去抵挡箭雨。《简单刀法》被他舞的淋漓尽致,漫天刀影硬是挡住了箭雨的攻击。

这种情况在战场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以个人之力对抗箭雨的攻击。如此多的箭射过来,能躲开就不错了,更不要说挥刀在箭雨中前行了。先不说能不能挡住,就是那无尽的体力消耗也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就算先天级别的高手来此也经不起耗吧。

敌我双方的将士看到方凯如此悍猛,心中如何还能够平静。

“冲啊!杀”囚犯一时气势大增。

可方凯现在却管不了什么惊世骇俗,专心意意的挥动着军刀,心中了活命别无他物。

刀刃上的缺口越来越多,似乎快要承受不住了。方凯见状暗道:“不好!”

“拼了!”这时,方凯突然身子急转,右手持刀猛的一旋。“破!”一声大喝,只听“砰!”的一声,刀果然碎掉难道他真要死在乱箭之下?

就在刀破碎之时,刀的碎片四射而出,力道之大,震的那密集的箭势也微微一缓。

虽然最后还是被箭划伤手臂,但这一点空隙却为方凯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利用这短暂的瞬间,他丢掉手中的刀柄,拔出腰间那两把军刀,一正一反握在手中继续前进

完成这一切,只是一转身的工夫。但带给别人的震撼却是永远也忘不掉的。

本来以为方凯刀碎之后,必死无疑,但看到他这样奇迹般的表现,余梁等人顿时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