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怒乡 > 第三十六章 赏金刀手

第三十六章 赏金刀手

小说:怒乡 作者:北新阳  字数:2856

“哎呀!”,鹰不泊在路边已经等了很久了,几乎快要丧失了耐心。35xs

四具尸体被放在爬犁上垒在了一起,死了一天一夜,早就冻成了冰疙瘩。鹰不泊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远远地眺望东边。

虽然之前也遇到过几队车马,但是那些人一看自己屁股底下的尸体,就吓得面色苍白,驾车逃走,根本给别人解释的机会。

呼出一口白气,突然又想到了那匹冻死的马,鹰不泊就不停的摇头。那匹马简直笨的要死,路上那么大、那么明显的一个坑,别人的马都是绕开或是直接跨过去,而那匹蠢马却是直接一蹄子踏进去,别断了马腿,连脖子都给折断了。

现在倒好,自己拉着这几具尸体从昨天半夜走到今天下午,都还没有碰到一个肯载他一程的人,再这样下去,鹰不泊都快要放弃这单生意了。

“咦?”鹰不泊突然看到了一辆马车又远远地走了过来,连忙从爬犁上跳了下去,站在路上疯狂的招手,“这里,这里停一下!”

“嗯?”楚烈远远的就看见有人在路上不停的招手,连蹦带跳,好像个野人一般,“是要搭车的人。”

正值寒冬腊月,竟然有人会在这种地方孤身走动,楚烈心头一动,左手搭上了刀柄。

“兄台,兄台啊!”鹰不泊终于等到了马车靠近,笑呵呵的走进,说道:“小弟的那匹笨马走路不慎给摔死了,这天寒地冻的,能不能载小弟一段啊?”

“你是?”楚烈看他脸上挂满了冻结的冰霜,根本看不到面目,狐疑的问道。www.35xs.com

“奥!”鹰不泊突然意识到了,赶紧伸手擦掉了脸上的白霜,露出了面孔,笑嘻嘻地说道:“在下是这一片的赏金刀客,奔波了老远抓到了几个罪犯,可惜走了半截马死了,在这里等了半天了。”

楚烈知道这里地广人稀,朝廷监管起来很吃力,所以大量犯了事的罪犯都会跑到塞北来避风头,等个一年半载的,风声一过,就又回去了。所以官府对这些人进行悬赏,吸引了很多武功高强的刀客剑士前往抓捕罪犯,听说但是青贺山附近就有两个交易罪犯的交易所。

楚烈看此人腰间挂着一柄长剑,倒也像是赏金猎人,对他点了点头。

“呃……”鹰不泊就见楚烈虽然点头,却并没有让他上车的意思,不由得急了,往怀里伸手去拿东西。

楚烈看他有了异动,登时长刀“叮”的一声出鞘。

“淡定,淡定!”鹰不泊连忙退后了几步,拿出了一踏纸张,举了起来,说道:“这是他们的悬赏令!”说着,向着楚烈扔了过去。

楚烈长刀刺出,将那沓纸张挑在刀尖上,伸手取下看了看,确实是悬赏不假。

鹰不泊双手揣进厚实的衣袖里,在原地不断的踱步,看起来确实是冻了很长时间。

“兄台啊,为了抓这几个王八蛋,我现在身上一个子儿都不剩了。www.35xs.com不过你放心,我不白坐,只要兄台把我载到交易所,我就给您一个人头的悬赏金,您看如何?”鹰不泊急切的说道,生怕楚烈不答应。

“楚大哥!”杜语若突然在楚烈身后小声的说道:“让他跟我们一起走吧,正好能给我们打个掩护。”

“好吧!”楚烈点了点头,对鹰不泊说道:“你上来吧,但不准进入车厢。”

“好嘞!绝对没问题!”鹰不泊点头哈腰,一脸赔笑。

楚烈收起长刀,对杜语若说道:“你不要出来,在里面休息就好。”

鹰不泊欢喜的将驮着尸体的爬犁绑在马车的后面,走到车厢前,坐在了楚烈旁边。

楚烈抽了一鞭子,马车便开始了走动。

“呵呵呵呵。”鹰不泊拱手笑道:“小弟鹰不泊,兄台贵姓啊?”

“楚烈!”楚烈心头却是一震,鹰不泊乃是博客图以西最出名的刀手之一,只是没想道竟是这么没皮没脸。

楚烈见他名头虽然吓人,但看起来却像个个清秀书生,年龄看起来也不大,却在鼻子下留着两道胡须,修的极为秀美,很明显在追杀逃犯是也不忘整理仪容。

“给!”楚烈拿出一个酒囊递给了他。

“多谢楚兄!”鹰不泊连忙接过,往嘴里猛灌。

“痛快!”鹰不泊抹了一把胡子,说道:“为了追这几个混蛋,小弟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徘徊了十七天了。嘴里快要淡出个鸟来,老兄这酒,才让小弟我重新体验活着的感觉啊。”

“呵呵。”楚烈被他一只恭维,却丝毫不觉得有被拍马屁的快感。

“嘿嘿嘿。”鹰不泊也知道自己的恭维功夫不到家,被楚烈一笑,灿灿的扣了扣头。

“从这里到青贺山还有多远?”楚烈扭头向鹰不泊问道。

“若是马不停蹄的赶路,最多后天就能抵达青贺山旁的苏式牧场。”鹰不泊话头一转,说道:“可是楚兄啊,我看着天色不太正常,好像是要下雪啊。大概晚上就能到客栈了,我建议在哪里休息一晚在赶路。”

楚烈抬头看着天空,昏暗厚实的云团近的好像触手可及,心里犹豫不决,叹了一口气,说道:“先到客栈再说吧。”

“青海云长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鹰不泊灌了一口酒,摇头感叹道:“这雪原乍看之下确实是人间美景,可要是真在里边讨生活,也就不会觉得有多壮美了。”

“你是读书人?”楚烈见他文绉绉的,好奇的问道。

“当然了!”鹰不泊一改贱笑的面孔,很是庄重,一脸的骄傲神色,说道:“咱当年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后生,就在去年,我可是考过的乡试当上了秀才,等到明年再开科举,我还要去京城参加科考,考个进士光宗耀祖。”

“考进士?”楚烈对他的话很是迟疑,问道:“你既然是秀才,又怎么会干这种营生?”

“嗨呀!”鹰不泊一拍大腿,说道:“读书人也要吃饭呐,虽说当上秀才官府每个月都要发俸禄,但是我也算个江湖人,平日里开销本来就大,那几个子儿够谁花的!”

“楚兄你还别不信。”鹰不泊用力的拍着胸脯,说道:“你去打听打听,像我这种身具功名的少年豪侠,从我大魏开国以来能有几个?恐怕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楚烈将信将疑,说道:“这么说,你还真是读书人。”

“当然了。”鹰不泊说道:“那些个什么名门大派的子弟再厉害,见了我还不是要自惭形秽。等我考上进士,当了大官,就算是掌门见了我也要行礼。”

“你还真是……”楚烈只感觉无言以对,武林人士向来不耻于给官府卖命,甚至许多加入公门的高手都被自己的门派逐出了门墙。没想到这鹰不泊不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楚老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鹰不泊一脸自豪,说道:“那些加入公门的江湖人士不过是官府豢养的打手,而我可是要当官的人,未来前途无量,说不定可能官拜宰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到时候谁敢瞧不上我?”

楚烈见他连进士都还没有考上,就在这里夸夸奇谈,顿时失去了兴趣,摇了摇头,专心赶起了马车,不再理会他。

鹰不泊虽然被冷落,却是丝毫不觉,继续鼓吹这自己的远大抱负,不停对着楚烈倾诉这向来不被理解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