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怒乡 > 第六十章 世有三剑

第六十章 世有三剑

小说:怒乡 作者:北新阳  字数:2986

“咦,楚大哥,你的手怎么了?”杜语若看到楚烈左手上包扎着白布,拉起楚烈的手,担心的问道。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哈哈,磨刀的时候不小心刮得,小意思。”他心里对苏烟的怨念,不禁又多了几分。

“你自己也小心点,照顾好自己。”杜语若盛了一碗热汤,端给了他。

楚烈迟疑了一下,轻轻地接了过来,看着她小巧白嫩里透着粉红的耳朵,思绪陷入短暂的停滞。顺着耳朵看过去杜语若白玉凝脂一般的侧颜,见她面生忧愁,泪光点点。

“我跟苏白河商量过了,明早就走。”他回过神来,慢慢地说道,突然又想起了苏烟,心里竟有一丝不舍,这段日子以来,跟这个丫头相处,感受到了以往从未又过的平和与安乐,“他说正好有一笔生意,车队要经过青贺山,可以顺便将我们带过去。”

“这样的话,再好不过了。”杜语若略微展开了些眉眼,这些日子以来,她的眉头就从未舒展过。

“语若。”楚烈放下瓷碗,轻轻地问道:“你的二叔,到底是什么人?”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爹从来不肯多谈他。”杜语若微微摇头,说道:“只知道他与我爹曾经是结拜兄弟,前些年本来是要亲自前往西川瞧我的病,可是忽然出了些事,被困在雪山里,抽不开身。”

“你没有见过他么?”楚烈本来不错的心情顿时变得不太明媚。

“没有太多的印象了,只记得我六岁的时候,我们相处过几天,后来留下半部道门心经,就消失了。35xs”杜语若托着下颌,回忆道:“若不是这半部心法,恐怕我也活不到今日。”

“那你的身上的寒毒究竟是怎么事?”楚烈早就奇怪,有至阳火灵芝,竟然都不能有效压制她的寒气。

“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杜语若悠悠地说道:“当年我娘快要临产时,我爹正和一帮江湖仇家酣战,没想到对方竟然派出刺客来刺杀我母亲,结果中了阴寒之毒,我母亲难产生下了我,便撒手离去。谁也没料到我也是寒毒入体,像是附骨之蛆一般难缠,我爹遍请名医,什么方法都使过了,但是怎么也好不了。”

“后来,我爹那位结义兄弟去西川拜访,见了我之后留下那半部心经,我就跟着练习,没想到居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坚持到了现在。”

“半年前,我爹接到一封信,说是他在青贺山上,叫我过去寻他,说他可能找到了办法能过拔除我体内的寒毒,我便和二哥过来了,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原来如此。”楚烈点了点头,还以为这杜语若和苏烟是一样的娇小姐,没想到竟是如此命运多舛。

“咳咳!”杜语若面色又冷了几分,楚烈急忙给她缓缓地渡气。

“楚大哥,不要费力了。”她阻止了他,“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发作,没有用的。”

楚烈见她眼角处的泪痕,知道这病发作起来必然痛入心骨。

“本来二哥去世之后,我就想回西川,可是这寒毒发作的一天比一天厉害,恐怕我是撑不回去了。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杜语若呼吸之间都吐露着寒气。

“不会的。”楚烈将她抱到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说道:“我一定会带你找到他的,既然当年他能救你,现在也定然有办法。你呆在这里,我去找苏广百。”

杜语若拉住他的手:“不必了,他过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你就在这里陪陪我。”

楚烈拿起手炉,将她冰凉的小手轻轻捂在上面。

“谢谢你,楚大哥。”杜语若笑的很凄惨,说道:“以前只有二哥才会这么捂着我的手。”

楚烈微微一怔,泛起一股酸意,但更多的是对这个姑娘的心疼,说道:“放心吧,杜仲老兄的事,拼死我也会帮他完成。”

“谢谢你,楚大哥。”杜语若靠在床柱上,紧紧地抱着手炉。

“你这位叔叔,究竟是谁?”楚烈终于问出了一直以来困扰着他的问题。

杜语若的眸子轻轻抬了起来,说道:“他叫顾惊荨。”

“顾惊荨!”她的声音甚是轻柔,但楚烈耳边却像是炸了一个响雷:“你是说,那个细雨骑驴入剑门的顾惊荨?”

“嗯。”杜语若点了点头。

“你之前说,他被困在了青贺雪山上?”楚烈越来越惊讶,叹道:“这等人物,竟然也能被困住。”

杜语若见他如此失态,问道:“楚大哥,顾惊荨很厉害么?”

杜语若自幼体弱,从来不过问江湖之事,不知道一些传奇并不奇怪。

楚烈从暂时的惊讶中恢复过来,说道:“你知道这世界上有多少种剑么?”

“这……”杜语若摇头道:“我只知道西凉的斩马剑,还有什么尚方宝剑这类的。”

楚烈正色道:“传说中这世上的剑种类繁多,但归咎起来,也不过三种。”

“三种?”

“不错,一柄剑再奇特,也终究不过是天子剑、诸侯剑,以及庶人剑三种之一。”

“天子剑,以百姓为柄,以四境为剑格,以刑律道德为剑刃,可根据阴阳变化而进退,所向披靡,大魏太祖所持的宝剑宇宙锋,便是天子剑。”

“这么说只要是皇帝用的宝剑就是天子剑了?”杜语若若有所思。

“并非如此。”楚烈迟疑地说道:“魏太祖是武人出身,一身武功出神入化,所持的宇宙锋也是因为伴随主人纵横天下才得以磨砺,成为这无上宝剑。据说除了魏太祖死后,这把剑也一夜之间上了锈,从此再无人能够令其重现光华。”

“那么诸侯剑呢?”

“诸侯剑以智勇为剑柄,以忠明为剑格,以英豪为剑刃,西凉的公山竭所持的青釭剑堪称诸侯剑的极品。”

杜语若托着腮望着楚烈,说道:“那如果当年公山竭自立为王,而不是只当个将军,那这把剑是不是就成了天子剑?”

楚烈想了想,说道:“我想还是不会。”

“为什么?”她好奇地问道。

“天子剑根据阴阳变化而进退,遵循春秋时令而持延,你说公山竭武功之盛不弱于魏太祖我信,但他绝对没有这等高远的气魄。”

“噗嗤!”杜语若嗤嗤的笑了起来,说道:“若是那大将军知道咱们在这件屋子里这么评判他,还不得气的率领大军攻打过来。”

“大不了我就把你青贺山里一送,再次流浪江湖,等过个几年,你就会听到,大贼楚烈于万军之中被大将军斩于马下。”

她笑道:“那可不成,庶人剑你还没告诉我呢,怎么就被斩了。”

楚烈不再打趣,说道:“庶人剑便是我们这些江湖草莽所用的剑,什么龙渊剑,太阿剑,工布剑都是庶人剑中的上品。”

“这三把剑不是楚昭王的宝剑么,难道不当是诸侯剑么?”杜语若奇怪道。

“虽然是一方霸主在使用,但是铸剑者实在是太强大。”楚烈继续道:“这三把宝剑乃是从铸剑大师欧冶子手中所出,虽然此后一直被诸侯贵气蕴养,但是欧冶子的影响太深,即是其锋锐不可逼视,但终究不能改变本质。”

“那么天子剑就一定比诸侯剑和庶人剑强么。”她问道。

“哈哈,我以前也这么觉得。”楚烈笑道:“专诸刺王僚,要离杀庆忌,这都是庶人剑败诸侯剑的典型,更夸张的是战国时代唐雎迫使未来成为始皇帝的秦王示弱,可见宝剑并无高下,只在于它的主人有多强。”

“至于顾惊荨。”出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江湖传说他悟到了这三种之外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