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怒乡 > 第六十七章 空中铁桥

第六十七章 空中铁桥

小说:怒乡 作者:北新阳  字数:3278

晌午,洞口外不远处。www.35xs.com

楚烈被顾惊荨看扁,半天都不发一言。

“哈哈……”苏烟看到他黝黑的脸囧得发红,乐得像吃了哈哈屁。

“笑屁笑。”不敢对顾惊荨发火,教训苏烟还是没问题。

“哎?”苏烟惊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笑屁啊,真不亏是我大哥。”

若不是背着杜语若,楚烈就要忍不住打她的屁股,“切。”

忽然,顾惊荨猛然停下,脸色严肃,对楚烈说道:“翡翠娃娃就在向东二十里处的山中洞穴里,你们先走。”

“前辈?”楚烈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老朋友来了,我怎么能离去,要好好招待一下他。”

说罢,一指擎天,霸道的剑意纵横四方,一道巨大的气刃斩向一旁,所过之处雪地顿时被一分为二,沙土宛如喷泉涌出。

“好友,等了够久了,出来吧。”

话音甫落,远处地下,忽然伸出两只手合十,如同空手接白刃,雪地上向前推进的剑气被抬上空中,将半山腰一块巨石一分为二。

“我是……阐提,不是你的朋友。”阐提地下破土而出,手中拿着一根降魔金刚杵。

与上次相比,现在的他完全变了一个样,甚至连身形都更加高大。

“哼!”伴随着爆裂的音震,顾惊荨长袖中齐物剑如同一条青蛇盘旋而出。

一瞬间,剑之领域笼罩四周,气机牢牢锁定住阐提。

楚烈三人这才看清齐物剑的真面目,与其说是一柄剑,倒不如说是一根亮银色的铁刺,只不过布满了奇异的金色纹路。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你们先走,我随后赶到。”顾惊荨头也不回地说道。

楚烈定睛一看,这二人脚下的土地都涨起一个土包,向对方冲去,便知道二人已经开始了内力的较量。

“阿烟,快走!”说罢,便背着杜语若,发足狂奔,尽量远离这杀机遍布的战阵。

“往哪走!”阐提此时杀性已起,手中金刚杵向三人抛去。

楚烈三人只感觉身上好像压了一座山,一步也动不了,眼睁睁地望着铁杵袭来。

“好友,此时你连自己的心魔都破除不了。”顾惊荨屈指在齐物剑上轻轻一弹,剑之领域瞬间展开,将楚烈他们隔了出去,“还有资格挥舞这降魔金刚杵么?”

三人压力顿时消减,向远处跑去。

“顾老儿,杀了你再杀他们也不迟,你谁也救不了!”阐提用口衔住金刚杵,双手一拍,脚下踏出“卍”字佛印,身上金龙纹发出耀眼的光芒,在背后换换移动。

“那就来吧!”顾惊荨亦是战意沸腾,齐物剑鸣阵阵。

……

三人一口气奔袭出十几里,苏烟大口喘气:“大哥,我跑动了。”

背后杜语若身上也开始发寒,寒毒又开始发作了。

楚烈干净停下,往她嘴里塞一颗药丸。

“大哥。那个鬼和尚不会再追来了吧。”

“放心吧。有顾惊荨挡住他,不可能过来的。”楚烈心里却是没底,不是对顾惊荨的实力不放心,而是担心他的伤。

“大哥,你看!”苏烟爬上山坡,忽然惊讶地说道。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楚烈一眼望去,“那是?”

远处是一道巨大的裂谷,横在楚烈眼前,仿佛被天神用神斧砍了一刀,堪称天堑。

对面的那座雪峰巍峨高耸,满山银白,宛如擎天玉柱,云雾环绕,烟波浩渺,楚烈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胜景。

幸运的是有一道铁链桥架在大裂谷上方,将这两座高峰连了起来。

“那些是什么人?”苏烟忽然发现有人,小声说道。

铁链桥入口正是有七、八个手执兵器的武士手在那里。

“他们都是军人。”楚烈一眼便瞧了出来。

”军人?那他们为什么不穿铠甲?“苏烟怀疑道。

”这里冰天雪地,他们要是穿铁甲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粘在皮肤上,扯下来又是一块皮肉。“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他们来回走的步伐,规整统一,普通人谁会这么走路,一看就是兵营里的军士,况且他们都带着盾牌。“

”这些军士来这里干什么?“苏烟不解的说道。

”定然是为了翡翠娃娃。“楚烈向她解释一遍翡翠娃娃的来历。

”那我们怎么办,要是他们提前拿走了翡翠娃娃,那杜姐姐的病怎么般。“苏烟着急地说道。

楚烈回头看了一眼昏迷的杜语若,不禁也跟着着急起来。

”等等,楚大哥那些不是魏国的兵士。“苏烟忽然说道:”他们的武器是西凉的刀。“

楚烈定睛一看,那些人手中都是西凉战刀。

西凉战刀脱胎于西域弯刀,和大魏军刀的样式迥然不同。

”妈的!怎么会是这帮人。“楚烈一拳打在地上。

苏烟问道:“怎么了?”

他忽然摁住了苏烟,带着她隐藏在山体之后,说道:”他们是和那日闯入你家的贼人一伙的人。“

”什么!“苏烟一声惊呼,忙被楚烈捂住了嘴。

“那我们怎么办?”

楚烈眼睛一动,在苏烟耳边说了几句。

“就这么来。”

……

“什长,听说你媳妇快生了,什么时候请兄弟们喝满月酒啊?”铁链桥边,一名武士嬉皮笑脸地说道。

“满月酒?”那名什长举起手说道:“酒没有,沙包大的拳头要不要?”

另一名军士插言道:“我说老大,别这么绝情嘛,上回你和嫂子的喜酒我们就没有喝到,这回就算补上。”

“少放屁。”什长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老子休假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了三大坛子陈酿,你们这帮狗东西不知感恩就算了,还他妈四处宣扬老子小气,坏我的名声,这次还想要酒,门都没有。”

“什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三坛子酒至少有一坛半是自己喝掉的,剩下有我们九个人分,塞牙缝都不够,一口下去,还没有尝到滋味就没了,你还不小气。”

“是啊,老大,这回你就请我们一顿呗。”眼见这事被挑了出来,周围的人都不怀好意的附和道。

什长无奈地说道:”你们这帮臭小子,整天就想着如何占老大的便宜,给我写礼钱的时候怎么不这么积极。都给我留点心,有什么事回到西凉再说。“

”那老大你是答应了?“一个年轻小伙子走到跟前,跟个马屁精似的。

“行了行了,不就是一桌酒菜么,说得好像我出不起钱似的。“什长冰冷的脸色终于融化,笑了起来:”给你们提前说好了啊,酒可以喝,但不能喝醉,不然老子拿大耳光抽死你们。“

”欧。“众人轰然大吼。

”有人!“什长忽然向着道路那头吼道:”是谁?给我出来。“

众人闻言纷纷抽刀,立即摆成了阵型,

”快走!“之间一个男人拉着一个被绑住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未待众军士仔细盘问,那人忽然说道:”你们见到姚景山大人没有?“

什长听到姚景山三个字,微微放下心来,走上前去,问到:”这个女子是谁?“

”这是苏家的大小姐苏烟。“说着,重重地推了苏烟一把,骂道:”小娘皮,快给老子走。“

”怎么,你们不知道我们此次的任务么?“楚烈故作怀疑,声色俱厉地问道:”你们是哪部分的?“

”额,不。“什长赶紧解释道:”我们是和卫孤鸿大人一起的。“

”原来如此。“楚烈心中暗道:”这个卫孤鸿又是什么人物?“

”那卫大人现在在哪里?“他继续问道。

”卫大人已经带人前去取宝了。“

什长大手一挥,身后的一个小兵走上前来,掏出一副画像,说道:”没错,这个女人就是苏烟。“

”兄弟,你们其他人呢?“什长这才放下心来,问道。

”别提了。“楚烈说道:”我们遇到了一个棘手的硬点子,除了我,人都被杀的一干二净,连姚景山大人都死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