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我夺舍了魔皇 > 195.几个有资格?

195.几个有资格?

小说:我夺舍了魔皇 作者:八月飞鹰  字数:3572

 陈初华看着王飞,轻轻鼓了鼓掌:“如果你跟大家是一条心的话,我不说祝贺你,至少也道一声佩服。35xs”

王飞讥讽的笑了笑:“一条心?师姐这话虚伪了,你们跟大长老还有燕赵他们,平时也不是一条心啊。”

“在看待整个神教的问题上,我们并无分歧。”陈初华淡然道:“可不像你,你直接想把所有人的桌子都掀了啊。”

王飞哈哈大笑:“这样的桌子,要它何用,打烂才好!”

陈初华言道:“那可不行啊。”

“我的好师姐,行不行,可不是你一个武王说了算。”王飞说道:“我跟你在这里废话半天,是担心你带了苏夜那傻小子回来偷袭,他现在毕竟也到武帝境界了,跟大长老配合起来,多少也有点份量,但现在我很肯定,他没回来。”

王飞说着,抬起手:“大师姐忙着去雪域高原找她伯父燕赵,更没可能。

而你方才装作陈洛阳的模样也反过来告诉我,陈洛阳确实跟宇文峰死磕去了,现在同样不可能回来。

现在这里,我说了算。”

金色的日光和银色的月光,同时在他身上交汇。

然后金色和银色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诡异的紫色。

深紫色的烈阳,将王飞整个人包裹起来。

“该叫什么名字好呢?我想想啊,阴阳天王身,还是日月天王身?二位帮我拿拿主意。”

他握拳,一拳打向陈初华和谢冲。

深沉厚重,雄浑无尽的“紫日”,滚滚向前,势不可挡。

谢冲脸色苍白,想要提振力量,旧伤却开始影响身体,最多只能凝聚金色的日光,连“红日”都无法再现。

正当他感到焦虑之际,却见陈初华迈出一步,挡在前方。

谢冲仔细看她,不觉心安,却更心惊。

低估了王飞的修为实力,让谢冲自嘲老眼昏花。

此刻他确认,没有一错再错。35xs

眼前的陈初华,确实只是第十二境,温养境界的武王。

虽然看得出她距离武帝境界也最多只差一步之遥。

但差这一步没跨过去,就终究还是武王,不是武帝。

可谢冲现在完全不欣慰自己眼光尚准。

王飞天赋异禀,同时修成大日天王身和月皇真身,并且合二为一,整体更上一层楼,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虽然谢冲恼恨对方叛教,但心下也承认此子天赋实力确实强大,借助自身根骨天分,也等于是自创出一门独属于他自己,更在大日天王诀和太阴真经之上的武学。

这样一位武帝强者,绝非武王可以对抗。

即便陈初华在同境界武者中实力超卓,也难以跨过这道天堑。

所以谢冲欲要上前相助。

但马上他更感愕然。

陈初华身上,突然泛起道道黑色的浓雾。

“紫日”的刺眼光辉,无法驱散黑雾,反而被黑雾不断吞噬。

王飞见状,目光也骤然一凛。

他之前跟谢冲是相同判断。

陈初华并不像他一样隐藏了修为,确实应该还是第十二境的武王无误。

但此刻,王飞清楚感觉到,自己的拳力,如泥牛入海一样,被那些黑雾吞噬。

是某种像传说中鼎天神诀那类的神秘绝学?

还是某种特殊的异宝?

王飞并非轻易会放弃的人。

他的“紫日”,如谢冲“红日”一般暴烈刚猛的同时,更有对方不具备的绵长韧劲。

强悍的爆发力,并非海浪似的一波接一波,潮起潮落,而是一直持续强劲,仿佛没有尽头。

王飞全身上下紫色的阳光和火光,此刻将整个古神峰上空,都映照成一片紫色。

然而,那黑雾也像无底深渊一样,像是永远都无法被填满。www.35xs.com

任凭王飞倾泻多少力量下去,都无法将黑雾撕裂驱散。

雾中,陈初华脸上血色也褪尽,更隐约浮现一层青色。

不过她神情安然如故,转头向跟王飞一样惊疑不定的大长老谢冲说道:“眼下虽然没有神魔令,但您对祝融焚天阵极为熟稔,应该也能掌控几分吧?劳您帮把手,咱们需小心他泄愤大面积破坏。”

谢冲深深看了陈初华一眼,然后颔首:“好。”

红光闪动,偌大的祝融焚天阵浮现,笼罩魔教总坛上空。

因为先前连续遭到破坏,阵法此刻薄弱,几乎只相当于一个空架子。

但陈初华身周的黑雾,顺着阵法光芒飞快扩张,渐渐笼罩整个古神峰,将天空中那轮紫色的大日隔绝。

王飞没有理会扩张的黑雾,只是认真盯着黑雾中心。

他手下不停,诚心要跟陈初华斗一斗耐力。

不管是特殊的绝学,还是某种宝物,想要驾驭,对一个武王来说负担肯定不小。

轮耐力,阴阳交泰的王飞,在第十三境的武帝中都是最顶尖的存在之一。

活活耗死同为武帝的对手,都不是不可能。

一个武王,纵然有手段挡他一时,按理说应该也无法持续太长时间才对。

紫日同黑雾,针锋相对,在古神峰上空展开一场拉剧场。

王飞也并非一味蛮干。

他不断调整自己力量和出招,变化节奏,试图调动黑雾,寻找其中破绽。

但黑雾始终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盘旋于那里,像一汪看不见底的深潭。

任凭王飞的力量轰下来多少,都被黑雾吞噬吸收。

黑雾不增不减,不见增强,也不反击,始终静谧。

王飞仔细打量,瞅着黑雾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可惜始终无法看得真切。

长时间的僵持之后,王飞脸上笑容完全消失不见,只剩冰冷阴鸷。

阴阳交汇,生生不息,他仍然可以坚持下去。

但是,他不得不考虑苏夜等其他魔教高手回援的问题。

尤其是,双皇决战,如果是魔皇得胜而归,怎么办?

王飞有自知之明。

对方即便发挥不出第十四境的实力,也绝对是强敌,正面交手现在的自己并没有足够把握。

他的实力出乎谢冲的预料。

但陈初华同样也出乎他的预料。

再继续拖下去,意义不大了。

可惜这次功败垂成,还暴露了身份,接下来何去何从,要仔细思量才是了…………

“二师姐果然也是深藏不露,令人佩服,不过,你接下来要仔细考虑一下,如何跟那位教主大人解释你之前为何隐藏这般惊人的手段。”王飞说着,收了“紫日”。

既已有了决定,他便毫不迟疑,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直接飘然远去。

“山上其他人也都需小心点才是,说不定哪一天,陈洛阳这几个人出门在外,我又回山上看看呢?”

哈哈笑声中,短发青年人已经消失不见。

陈初华没有第一时间散去黑雾,而是暂时维持,防止对方突然暗中杀一个回马枪。

“十来年前左右,大师姐突然不怎么跟师父学艺了,我当初还奇怪来着,以为是教主年纪渐高,彰显卓越天资的缘故,不曾想……”陈初华微微摇头。

她视线环顾四方。

王飞说话,可不注意音量,声音震天响,几乎传遍整个古神峰。

这老教主意图用强染指自己弟子的事,在魔教也有些好说不好听。

部分人或许不在意,但总有在意的人。

对当事人来说,则不必多提。

不过王飞是叛教之人,所说的一切,都会被斥之为诋毁谣言。

大长老谢冲之前说她陈初华是第五个知道的人,言下之意就是只在她面前才承认,换到别人面前,大长老肯定是不认的。

老者叹息一声:“陈瀚海人已不在,便不提了。”

陈初华点头,换了话题:“王飞叛教,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不比聂广源稍差,需尽快将消息通传天下,现在我更担心他在圣域各个分舵大肆破坏。”

“通知苏夜回来待命,让王飞不至于那么肆无忌惮吧。”谢冲言道:“老夫北上,去牵制修哲,反正那厮现在也是躲藏起来借助黑死之名威慑,老夫这空心老倌,对上他半斤八两正合适。”

陈初华颔首:“大长老所言甚是。”

谢冲看了陈初华一眼,似有心询问这黑雾,但最终没有问出口。

陈初华则继续说道:“王飞心思重,筹谋多时,这一跑,想再找到他行踪下落,恐怕不易,我和白虎殿,先清理他暗中的触角。”

大长老谢冲点点头:“王飞何去何从,估计是要看教主和异族族主之战的结果吧。”

“不错。”陈初华徐徐收了黑雾,站在古神峰顶,视线向东方望去。

………………

古神峰上动乱之际,也正是双皇决战开始之时。

刀皇宇文峰,同魔皇陈洛阳,一前一后,远离闽州海岸,步向远洋深海。

看似速度不快,但不多片刻功夫,大陆同海岸线都早已不见了踪影。

宇文峰走了片刻后停下,凌空站定脚步,然后转身面对陈洛阳,笑着说道:“就这里吧。”

陈洛阳也停下脚步,凌空负手而立,看了四方一片蔚蓝的大海,随意的点点头:“行啊。”

刀皇见了他环顾四周的动作,问道:“怎么,你是嫌没有个见证者吗?”

陈洛阳淡淡说道:“你我要战便战,何须见证,几个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