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六十八章:润物无声

第一百六十八章:润物无声

小说:谋断星河 作者:稻草天师  字数:3453

 李鹏程离开刘府刚刚一个时辰,李邝便已经跪在了宝亲王府的后堂。www.35xs.com

这位宝亲王赵德可和其他王爷不大一样,他本身是宏威皇帝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二人自幼亲密无间。

而在诸子夺嫡中,这位宝亲王也是老赵的绝对核心,可以说老赵能成为今天的宏威皇帝,到有一小半功劳在他身上。

宏威皇帝登基之后,对这位兄长也十分信任,不仅封他为总理王大臣,而且兼任禁军都指挥使。

这两个官职都极为要命,总理王大臣相当于政府首脑,可以参与国家一切事物的决策,权位仅在皇帝之下,甚至高于内阁。

而禁军都指挥使则相当于清朝的领侍卫内大臣,可以控制皇宫一应禁军驻防、调遣,直接影响皇帝的安危,由此可见宏威皇帝对他的信任。

然而,这位与五军都督府左大都督洪广利并称北朝两大柱国之一的宝亲王却一直深居简出,极为低调,在任何事情上都很少发表意见。

但无可否认的是,他和洪广利一样,是当之无愧的勋贵集团首脑。

昏暗的烛光下,年过六旬的宝亲王神色淡淡地喝着茶,对放在桌案上的五万两银票视而未见。

“李邝,本王已经很久不问世事,这个时候你来走老夫的门路,不应该呀。”

不知过了多久,宝亲王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淡淡地说。

李邝叩首道:“王爷说得是,昔年在禁军之中,王爷对下官多有照顾,下官不过是感怀于心,来给王爷请个安,没有别的说法。”

说着,李邝从怀中掏出一只精美的小盒,双手碰过头顶,递到宝亲王面前。

“下官偶得一物,不敢藏私,特进献给王爷品鉴。www.35xs.com”

“哦?这是……”

宝亲王本不想和他多说,若不是顾念着当年的一丝香火情,在宏威皇帝大举屠刀的档口,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给李邝。

不过见李邝对手中之物十分郑重,宝亲王难得的被勾起了一丝兴趣,将那只盒子接了过来。

打开盖子,只见盒子内静静躺着一枚黑漆漆,拇指大小的药丸,宝亲王半眯着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这是……这是回春丹?!你从哪搞到的?”

宝亲王惊愕地看着手中的丹药,再望向李邝的目光变得极为惊讶。

也不等李邝回答,宝亲王竟然自顾自地感叹起来。

“这回春丹本王也是在圣上酒宴后得赐一颗,那效用真是妙不可言。

只可惜圣上怕徐锐误入歧途,对他严加管束,如今这东西除了大内每月有那么三五颗进贡之外,几乎没有外流,听说黑市上都抄到几万两一颗,却还是有价无市。”

李邝叩首道:“王爷所言不错,这的确就是万金难求的回春丹,下官在泾阳一战时和徐锐有些香火情,便求上门去。

他本不愿给我,可听说这并非是下官所用,而是给宝亲王的孝敬,徐锐二话没说,立刻便用三万两银子卖了一颗给下官。”

“三万两?!”

宝亲王倒吸一口凉气,笑道:“都说这位圣人之像钻进钱眼里不肯出来,原来确有其事,也对,人无完人,像他这等少年英才,有些毛病才真实嘛。”

说着,宝亲王将回春丹放在一边,望着李邝的笑容变得有些玩味。

“听说李家小子今天和徐锐起了点冲突,你不是来给他当说客的吧?”

李邝摇头道:“不瞒王爷,下官是内卫,他是外臣,按照朝廷的规矩,我二人不敢有过多的交集。www.35xs.com

再说,就算下官与徐锐有些香火情,这一颗回春丹也已用得差不多了,今日前来的确只为给王爷请安,并无其他说法,不过王爷若愿意听,下官倒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宝亲王笑容不变,慢慢靠在椅背上,淡淡道:“既然都来了,哪有什么当讲不当讲,你说便是。”

李邝点头道:“王爷,下官斗胆说一句,如今朝局风起云涌,险象环生,武将集团倾覆之后,勋贵集团鹤立鸡群,高处不胜寒呐。

圣上励精图治一十六年,北朝俨然一派欣欣向荣,以圣上海纳百川的远大志向,任用新贵,拓展版图已然初见端倪,这个时候谁要是尾大不掉,恐怕……”

李邝的话没有说完,宝亲王却已经听得明白,他瞳孔一缩,手指轻轻点在桌上,发出一阵“哒哒哒”的声音。

李邝伏下身子,又是一拜,久久没有抬头,宝亲王则目光幽深地望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宝亲王突然淡淡笑了起来,说道:“起来吧,这次虽然办了张候,但圣上对你们锦衣卫还是信任的,新任的指挥使恰好是本王的故旧,本王会招呼一声,让他多关照你的。”

李邝惊喜万分,再叩首道:“多谢王爷栽培,下官定肝脑涂地,不负王爷大恩。”

宝亲王摆摆手:“说错了,栽培你的是圣上,只要你为国尽忠,圣上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李邝道:“下官定不忘圣上和王爷大恩,尽心办差,为国尽忠!”

宝亲王淡淡笑道:“如此便好,我也累了,这颗回春丹本王便厚颜笑纳,银票你收回去吧,这里的规矩你知道,别让本王为难。”

“王爷清廉如水,倒是下官鲁莽,请王爷恕罪。”

李邝起身将那张五万两的银票收进怀中,缓缓退出后堂。

等他一走,宝亲王脸上的笑容顿时冷了下来。

“王爷,此人虽一句话没提徐锐,但话里话外却都在说徐锐,分明就是他的说客,您何必对他这般客气?”

屏风之后走出一个四十来岁的谋士,不解地问。

宝亲王摆摆手,笑道:“你不懂,李邝才思敏捷,在禁军之中本王就对他十分看好,徐锐让他来给本王提个醒,算是选对了人。”

“徐锐让他来给王爷提醒?”

谋士更加疑惑。

宝亲王严肃地摇了摇头:“我们那位圣上磨刀霍霍,失去了武将集团之后勋贵们独木难支,现在已经显得太招摇了一些,是该收敛收敛了。

只不过徐锐那小子也太看轻本王,以为这点小事本王真的看不出来么?”

“什么?您是说圣上想对勋贵们开刀?”

谋士震惊到。

宝亲王摇了摇头:“那倒不至于,只不过我们对南朝一败再败,虽都不伤及根本,但以圣上的脾气,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

徐锐其实只是个契机,以圣上最近的手段来看,他急于肃清内政,便是要转守为攻,对南朝展开反击,这个时候任何让他感受到掣肘的人都无异于自寻死路。”

“那咱们对徐锐?”

谋士试探着问。

宝亲王道:“哼,这个徐锐眼睛太毒,真不像个十七岁的雏啊,李家小子惹上这么个人,大概是要栽跟头了。

不过徐锐既然让李邝来给本王提个醒,便说明他没打算做得太过分,让李家小子吃个亏,长点记性也好。

吩咐下去,咱们的人静观其变,两不相帮,当务之急还是稳住太子的地位。”

同一时间,辽王的书房之中,户部尚书杜若与辽王赵壤对面而坐,四只眼睛紧紧盯着桌上的纸条,这张纸条便是徐锐让叶十给辽王传的话,上面只有四个字“百业商行”。

“徐锐这是告诉本王他打算对百业商行下手?”

辽王幽幽地问。

杜若摇头道:“他恐怕是想把刀递给王爷,等着王爷下手,这个徐锐当真油滑得紧。”

“递刀么……”

辽王眼眸之中凶光大盛:“这个节骨眼上,只要是刀,本王照单全收!”

杜若脸色一变:“王爷,太子党盘根错节,眼下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切不可操之过急啊。”

辽王摇头冷笑:“撕破脸倒还不至于,不过本王也不会浪费斩断他一条胳膊的机会!”

杜若摇头道:“王爷,百业商行是我北朝商会龙头,也是太子党的钱袋子,重要之处不言而喻,若是对它下手,怕是会激起激烈反应,最后搞不好于己不利啊。”

辽王拍了拍杜若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你说的我明白,不过他们很快就顾不上这个小小的百业商行了,本王正好趁这个机会,多收点利息!”

杜若闻言一愣,惊道:“您是说……”

辽王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笑道:“我看那件事给大哥的压力太大,就快顶不住了,一旦他病急乱投医……哼哼,徐锐不是要递刀么,我便让他来点第一把火,听着,你吩咐户部……”

辽王凑近杜若耳际小声嘀咕,杜若的脸色立刻变得精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