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七十五章:女鬼作祟

第一百七十五章:女鬼作祟

小说:谋断星河 作者:稻草天师  字数:2967

 “为何卷宗里的信息如此零碎,许多地方甚至语焉不详?”

听裕王问话,徐锐没有说出自己的见解,反而问到。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裕王与陆华对视一眼,叹惜道:“此事太过骇人听闻,事发之时好几个衙门的人都进去过,对现场造成了不小的破坏,能有这些线索已经是刘侍郎的本事了。”

徐锐点了点头,又问:“那么除了这些线索之外,有没有其他的信息?比如附近邻居或是友人的口供?”

“有用的口供都记录在卷宗里了,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太过无稽,故而没有记录在案。”

这次说话的是陆华。

“无稽?”

徐锐眉头一皱,问道:“大人,不知您所说的无稽指的是?”

陆华叹了口气道:“据坊间传言,唐府所在街巷近日正在闹鬼,几日之前唐府门前的镇宅石狮倾覆,狮底血书‘索命’二字,府中夜晚又会偶尔传出诡异的孩童啼哭,惊扰四邻,故而有此一说。

不过长兴府并未收到相关报案,幸存的丫鬟也予以否认,加上子不语怪力乱神,神鬼之说惑人心智,的确不足为信,因此本官和刘侍郎都认为乃是无稽之谈。”

徐锐点了点头,说道:“我想见见那个丫鬟,还有说闹鬼的人。”

见徐锐竟对鬼神之说颇感兴趣,陆华正要反对,裕王却已经点了点头。

“本王这便派人去传,你还需要什么东西一起说出来吧。www.35xs.com”

徐锐道:“还得去命案现场看一看,尸体也需要检查,另外有关国库案的所有资料我也要看,总之只要与本案有关的细节都不能遗漏,不管多么荒唐。”

裕王放下茶杯,招手叫来一个小吏,让他按徐锐的吩咐去准备。

小吏点头行礼,领命而去,签押房便剩下裕王三人。

陆华到底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大半辈子,见裕王已经下令,他心里虽不以为然,却也没有说破,而是自顾自坐在一边喝茶,等着看徐锐到底能查出什么来。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富态员外被小吏带到了签押房,此人名叫冯进,是个木材商人,他家就在唐府之后,与唐府后院仅仅一墙之隔。

“我来问你,你说最近唐府闹鬼,究竟是真是假?”

小吏介绍完众人的身份,徐锐立刻开门见山地问到。

冯进恭敬地朝徐锐拱手道:“回大人的话,这几年长兴城里原本便不太平,胡同巷口多有孩童丢失,有时候过几天便会在某个水塘找到尸体,更多的时候却是就此人间蒸发。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报官,可是长兴府来来回回查了好几次,都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最后有个云游的道士说是惹上了姑获鸟,猛鬼夜袭抓走了孩子。

为此长兴府特地请了海源寺的高僧连做了几场法事,孩童失踪的事情果真少了不少,所以大家也就慢慢安下心来。”

“此事和唐府有何关联?”

徐锐问到。35xs

冯进道:“大约两个多月前,胡同里又有几家丢了孩子,正好小人妻弟喜得千金,来我家暂住几日,小人怕惹上姑获鸟便提前找了和尚到家里做法事。

原本一切顺利,谁知到了子时,法事做到最关键的时候,与隔壁唐府分隔的院墙突然开裂,接着先是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女人惨叫,然后便是此起彼伏的孩童哭声。

做法的和尚们顿时脸色大变,说是猛鬼挣扎,不可逼迫太甚,否则反受其害。

小人心中惊恐,只好就此停下法事,战战兢兢地过了一整晚,所幸有那些大和尚在,猛鬼没有上门,小的这才逃过一劫。”

冯进一口气说完,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无稽之谈!”

陆华忍不住冷哼一声。

徐锐没理会陆华的不屑,他一直死死盯着冯进的脸,见其眼神坚定,语气平稳,身体松弛,除了说到那晚之事瞳孔微微一缩,似是极度恐惧之外,没有丝毫说谎的迹象。

“不过是女人的叫声和孩童的哭声,你如何断定就是猛鬼?还有,即便是猛鬼也该在你家,与唐家何干?”

徐锐眯着眼睛问到。

冯进浑身一颤,肯定道:“大人有所不知,那声音便是从唐府中传来的,而且声音若有若无却又萦绕不去,好似有人在耳边低语,又像是千里之外的回声,绝非常人所能发出的啊!

还有,小人与唐家有些生意往来,还算熟悉,知道唐家人丁不旺,除了三个早已成年的子女之外,府中并无孩童,若非猛鬼作祟,怎会有此起彼伏的孩童哭声?

海源寺的高僧当时便曾断言,唐家应是中了大秽,若不设法解祸,半年之内必有血光之灾,果不其然,这才刚过了两个多月便出了这等事,不正好应了和尚的话吗?

大人,小人所说句句属实,若您不信可以去找和尚对证。”

徐锐闻言眉头一皱,为难道:“不是本官不信你,只是你说之事实在离奇,单凭你和几个和尚的只言片语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冯进心中着急,两颗眼珠在眼眶里微微一转,突然说道:“大人,小人突然想起一件事,闹鬼那晚唐府应该也出了事,听我家管事说第二天清早见唐府后门运出几卷草席,像是尸体。

另外有几个与我家下人相熟的下人消失了,唐府对外说是那几个人家中有急事,已经发银子让他们回乡去了,但小人总觉得那几个人应该是被猛鬼所害……”

“哦,竟有此事?!”

徐锐微微一愣,陆华却已拍案而起。

“大胆!此等命案你为何知情不报?先前问你的时候你为何不说?!”

冯进苦着脸道:“大人,唐老爷乃是大官,小的只是道听途说,如何敢报官?先前问小的话时,小的才刚说了女鬼作祟,那些大人便换了话题不愿再听,实在不是小的故意欺瞒呐。”

“你……”

陆华呼吸一窒,神色有些讪讪。

他掌管刑部已经有些年头,上下官吏全都受他影响,对鬼神之事嗤之以鼻,听到这等怪谈自然不会再问,只是没想到竟然有可能牵连出几起命案。

裕王不愿这位老尚书出丑,连忙好生劝慰。

徐锐则继续问道:“此后还有没有遇到类似的怪事?还有,事发当晚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

冯进仔细回想了一翻,摇头道:“没有,之后便再没有遇到什么怪事,前晚唐府和往常一样,安安静静,若说有什么不同寻常,案发那天唐家清早似乎烧过什么东西,不知道算不算?”

“烧东西?”

徐锐不解。

冯进道:“那天唐家人似乎起得挺早,然后屋里冒过一阵青烟,像是在烧什么东西,不过时间很短,而且平日里点炉子也会冒青烟,所以小人只是有些奇怪,倒没觉得不同寻常。”

接下来,徐锐又问了冯进几个细节,冯进都一一回答,但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徐锐便让刑部的小吏带他去做一个详细的口供,接着又派人去核实冯进所说之言的真假,等做完了这一切,他便靠在案头沉思起来。

“你想到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女鬼作祟?”

裕王凑近徐锐,不安地问了一句。

“女鬼?”

徐锐回过神,突然笑了起来:“女鬼作祟,未尝不可!”

裕王和陆华闻言一愣,却又听徐锐说道:“我想去看看尸体,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