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七十六章:蛛丝马迹

第一百七十六章:蛛丝马迹

小说:谋断星河 作者:稻草天师  字数:2699

 仵作间外,裕王和陆华等了快两个时辰,脸上渐渐有了几分焦急的神色。35xs

徐锐带着几个仵作验尸,一直没有出来,裕王和陆华都不是刑名出身,没有跟着进去,只有查案归来的刘浩飞坚持陪着,也还没有消息。

正当两人等得不耐烦,打算派人进去看看情况的时候,仵作间的大门终于打开,先是安歌背着一个大箱子走了出来,紧接着刘浩飞和刘异带着一众仵作也走了出来。

仵作们满脸震惊之色,看徐锐的目光都透着敬畏,刘浩飞的脸色则有些发青,嘴角还有一丝没有擦干净的污秽,似是刚刚醉酒呕吐过一般。

一见众人出来,裕王和陆华便迎了上来,仵作们连忙向二人见礼之后匆匆离开。

“浩飞,你这是?”

见刘浩飞脸色实在太差,陆华忍不住诧异地问了一声。

刘浩飞看了看徐锐若无其事的背影,苦笑道:“徐大人验尸的手段着实……高超,下官今日算是开了眼界。”

方才徐锐在仔细观察完所有的尸体之后,又接连解剖了十几具尸体,不是普通仵作那样随意切开看看,而是完全、彻底的解剖,甚至每一颗内脏都取出来做了一番特别的观察。

整个过程极度震撼,看得刘浩飞接连呕吐了三四次,几乎连苦胆汁都吐了出来。

想起简单又好用的蜡笔和铅笔就摆在自家案头,刘浩飞这位丹青圣手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徐锐和天宝阁上的那位偏偏少年联系起来。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结果如何?”

裕王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连忙问徐锐结果。

徐锐却是叹了口气:“有些发现,不过疑惑反而更多了。”

“此话怎讲?”

裕王皱眉到。

徐锐解释道:“这个案子牵涉甚广,本身又疑点重重,就好像一个毫无头绪的线团,想要解开这个线团就必须找一个切入点,先理出一条线,再用这条线将所有可疑的线索串起来,案情才会慢慢清晰。

按说这等案件最好是先弄清背后的头绪,以免误入歧途。

但由于此案背景太过复杂,若是从这方面下手便会如老虎咬天,无从下口,所以我选择从案情本身入手。”

听着徐锐娓娓道来,陆华和刘浩飞都是一愣。

“徐大人一语中的,敢问您此前可是通晓刑名之事?”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想起徐锐在解剖尸体时候的专业手法和果敢模样,再听他对侦破此案的缜密逻辑,精通刑名的刘浩飞顿时觉得徐锐好像浸淫此道多年,这才有此一问。

徐锐失笑摇头:“下官并未参与过任何刑名之事,不过世间至理本是一通百通,找对了方法才能得入其门。35xs”

他竟真的是第一次查案么?此等天赋简直骇人!

刘浩飞心中一震,对徐锐肃然起敬。

“徐兄接着说,你究竟有何发现?”

裕王迫不及待地问。

徐锐道:“在我看来此案有几大离奇之处,也是此案最大的疑点。

第一,从丫鬟和邻居的口供和尸检的对比来看,最后听到唐家有动静是辰时六刻,而尸体死亡时间最晚应该是辰时八刻,所以凶手的行凶时间只有短短的两刻。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凶手要用何种方法杀死一百多人,而且还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觉?

第二,就算是天下一等一的高手恐怕也不可能不在尸体上留下任何内外伤,便致人死地,凶手又是如何办到的?

第三,凶手为何要大费周章,将案发现场布置成这个模样?他的目的,或者动机是什么?

加上冯进说过,唐家在两个月前曾经闹鬼。

闹鬼之说自然有待考证,但唐家发生过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却是必然,那件事究竟是什么?又和灭门惨案有什么关联?

这一切或许只有从尸体中才能找到答案,但答案不会一直留在尸体上,许多痕迹若是检查得晚了,便会永远消失。”

陆华恍然:“所以徐大人才这般着急进行尸检,那你有何发现?”

徐锐苦笑道:“在下发现唐久光乃是自杀的!”

“什么?!”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惊,实在无法接受这个结论。

其实徐锐自己也难以相信这个结论,唐久光的尸体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体表没有任何外伤,体内也没有查出明显的毒物反应。

限于技术手段,这个世界无法对残留在尸体内的化学成分进行分析,不过这个世界的毒物大多都是砒霜一类,很好辨认。

除非有超越这个时代的化学合成毒物,否则大概率可以排除唐久光被毒杀的可能。

此外,他的指甲之中留有麻绳的纤维,多半是在挣扎时猛抓绳索留下的,脖颈上有反复的勒痕,勒痕的角度也与一般的吊死者一致。

也就是说,他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被活活吊死的,可他的身体上又没有留下足以证明他有过反抗或其他伤害的证据,所以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唐久光乃是自杀。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说唐久光是自杀或许离奇,但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更让人疑惑的是,同样吊死的夫人和贴身丫鬟身上就连挣扎的痕迹都没有。

她们甚至在被吊死的时候都完全没有反抗,哪怕是反射性的身体自我保护也没有。

这便说明她们被吊死时十有**已经失去了意识。

至于那些倒毙的其他死者,徐锐抽样检查过其中的七八具尸体,果真如卷宗记述,没有外伤,没有内伤,也没有毒物反应,除了一些皮疹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损伤,就好像是突然被黑白无常勾走了魂,就这么死了。

徐锐废了好半天的功夫才用这个时代的语言把他的发现解释清楚,听得三人连连摇头。

“徐兄,你真的相信女鬼索命之说吗?”

听完徐锐的分析,裕王喃喃地问了一句。

徐锐摇了摇头:“在下不信鬼神,若说有鬼,那人心里的鬼恐怕比真正的鬼恐怖残忍无数倍。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如何高明的手段,总会留下破绽,只要仔细搜索,理性分析,便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说得好!”

陆华抚掌大笑:“所谓邪不压正,老夫一生笃信此理,徐大人真是说出了老夫的心声,不知徐大人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徐锐笑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会说话的可不止尸体,既然尸体没有告诉咱们真相,那么若三位大人不反对,在下想听听其他人的说法。”

“其他人的说法?”

刘浩飞微微一愣,问道:“不知徐大人还想听谁的口供?”

“案发现场!”

徐锐淡淡一笑,似是已经找到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