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绝品神医混花都 > 第494章 回来晚了

第494章 回来晚了

小说:绝品神医混花都 作者:发热的雪糕  字数:2535

 第494章 回来晚了

赵斌目光冷冷的看着吴勇峰,不过紧紧攥着拳头,直到最后也并没有明说什么。35xs

虽然他做的不对,但毕竟也是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工作给自己的母亲补上疗养费用。

这时候如果在这位老妇人面前严厉呵斥他的话,恐怕这位老妇人心里也会心疼。

只是他不懂吴勇峰到底会愚蠢到什么样子,才会把自己的母亲交给吴建青这样的人手中。

即便是把自己母亲放在养老院,也远比在这里好太多。

“啪!”

邱方立这时候铁青着脸,把屋里的灯给打开了。

这灯是用一根电线牵下来的,是那种很老式的那种橘黄色的灯。

虽然依旧昏暗,但是所有人也能隐约看到病人的模样。

这时候那位老妇人头发相对于正常人要稀少的多,而且都已经是白透了。

身体上皮肤异常松弛,表面还有一层看上去十分油腻的粘液,这时候削瘦的身子盖在厚重的被子下面,看上去都要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一般。

赵斌赶忙走了过去,轻轻将被子给掀开了一半。

这时候被子被汗水渗透,湿漉漉的一大片。

“这么热的天,还盖这样厚的被子,也太过分了吧!”

邱知音脸上难看,这那里是治疗?简直就是谋财害命!

邱方立和赵斌都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皆是十分愤怒。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这时候在院里的吴建青也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闻到那刺鼻的味道小声骂道:“艹,那保姆又不好好干活,把屋子弄得这么臭!”

吴勇峰猛地转过头来,脸上满是泪水,直接跑到了吴建青的面前,身上的青筋暴起。

他本来想对吴建青怒吼一声,说自己进来闻道这个味道差点以为是母亲已经去世了。

但他虽然心中愤怒异常,但毕竟母亲还在,他也不敢这么说,只是咬着牙冷冷的看着吴建青,质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热的天气还给我娘盖这么厚的被子?上个月说好的买空调的,我钱都给你了,空调呢!”

吴建青自然不会说空调在他自己的屋里装着呢,不过冷哼了一声,退了吴勇峰一下,不屑道:“什么都不懂,少在我这儿大呼小叫的,你娘身上湿气重知道不知道,要是开空调立马就高烧,捂捂出汗好得快,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儿给我动手动脚!我看你小子是皮痒了。”

听到吴建青的话之后,吴勇峰这才稍微克制住了自己,回头跑到了自己母亲床头,伸手轻轻捂着母亲的手掌。35xs

这时候虽然赵斌等人没有碰到老妇人,但是只是远远看着,就能感觉老人身上应该是很脏了,也不知道已经多少日子没有洗过澡了。

“麻烦……麻烦,你们……你们帮我娘看看病。”

之前每次吴勇峰回来之前,都会事先告诉吴建青一声的。

正因为如此,每次吴建青知道吴勇峰要回来的时候,都会找人好好的吧吴勇峰母亲郭月琴的屋子给收拾的干干净净。

所以之前吴勇峰回来的时候,并不觉得母亲在这里是受苦的,但是今天看到,他心中万分懊恼。

而吴建青脸上则是不以为意,他心中甚至还庆幸这房间前两周还打扫过一次,这已经十分干净了,只是有点儿气味罢了。

赵斌上千了两步,看着老妇人开口说道:“婶婶好,我是小五的朋友,我来帮你号下脉。”

说完,赵斌伸出手轻轻搭在了老妇人的手腕上。

给赵斌的第一感觉是,老妇人的皮肤……太黏了,就像是涂抹了一层胶水一般,虽然只是指尖触碰,但还是让赵斌觉得浑身不太自在。

简单了搭了一下脉,赵斌随后便将灵气汇入了妇人的皮肤之中。

查探了一下之后,脸上的神色便异常暗淡了下去。

妇人的所有奇怪几乎都已经衰竭,这时候腹脏肝肾,都已经几乎没有了丝毫活性。

说是行将就木一点儿也不过分,这时候能活着,或许都是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力。

赵斌缓缓收回了手,随后紧紧皱着眉头,没有说什么。

“大哥,我娘她……她怎么样?”

赵斌看着吴勇峰脸上充满了愤怒,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你就没有回来看望过你娘么?”

吴勇峰急忙摇了摇头:“看望过,看望过,每个月基本上能回来两次,因为工作……实在是太忙了。”

就算回来那两次,还是他超额完成了加班任务之后,才申请到的一晚上假期,晚上八点多回去,第二天早上四点就要回来了。

赵斌看着邱方立轻轻摇了摇头,邱方立立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不用多说,但凡是一个有经验医术还过关的医生,只要闻到这房间里的气味,立马就能知道什么情况了。

这味道之中,的确有一点点腐肉的味道。

只是赵斌和邱方立一直都不方便明说罢了。

“大哥……我娘她,怎么了?”

吴勇峰再一次焦急的问道。这时候郭月琴伸出手轻轻扯了扯吴勇峰的手臂,传出来了细微的声音:“小峰……小峰……”

吴勇峰急忙埋下了脑袋,赶忙侧着身子到了自己母亲身边:“娘,我在呢,我在呢。”

郭月琴拉着自己儿子的衣袖,在吴勇峰耳边小声颤颤额额的说了两句什么,随后这才算是完成了生前的最后心愿。

郭月琴说完之后,便阖然长逝,没有丝毫痛苦。

吴勇峰这时候还使劲理解着自己母亲说的话的意思,但是还没有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母亲竟然已经没有了呼吸。

就想睡着了一样,侧过脑袋直接就睡了过去,只是没有了心跳,抓着他衣袖的手倒是依旧没有松开。

“娘!娘!”吴勇峰赶忙喊了两声,但没有回应。他心中才想到了什么,但因为害怕,他不敢相信,急忙转头看着赵斌和邱方立问道:“我娘……我娘她怎么了?大哥?我娘他怎么了?”

吴勇峰脸上满是泪水,看着赵斌有些失神的大声咆哮道。

赵斌沉声说道:“婶婶经脉气息都已经十分贫弱,如果不是她想要再看你一眼,七天前就应该已经去世了。”

若是赵斌宣布此人无药可治。

那便再无丁点儿治愈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