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 43 章

小说:皇叔宠妻日常 作者:茅山小妖  字数:4496

沈素珏的手掌纤细却带着力度,武思琪被对方紧紧抓住了手掌后就往后一拉,身体不由自主的倾了过去,武思琪被沈素珏揽住了腰后轻松的拉到了马上。www.35xs.com

“抓住我的腰。”沈素珏在这一刻沉着冷静着,武思琪抓着沈素珏的腰靠在马前,沈素珏却并没有勒住缰绳停下,反而接着顺势去追那匹惊马。

惊马想来是感觉到了后背没人,脚步更是轻快,只是,与沈素珏骑的马相比相差不少,加之沈素珏骑术精湛很快就被追上了。

沈素珏伸出抓握在手的鞭子,圈起的鞭梢轻轻拍打在马儿的棕毛上,身下的马儿灵性十足,很快就与那惊马跑到了并肩前行。

沈素珏快手拉住惊马的缰绳,轻勒的同时嘴上轻喝,那马从不驯的摆头挣扎到听话的开始放慢小跑前行,不过只一会儿。

武思琪看沈素珏的眼神立即不同了。

她惊讶中带着几分崇拜的昂着头注视着沈素珏,在书院中,沈素珏的骑射在女郎中可说是相当不错的,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沈素珏居然如此厉害!

沈素珏正享受着武思琪崇拜的小眼神儿,却在座下马儿不安的摆动棕毛中抬起头,前方小路不远处,一行人一字排开正盯着她们,沈素珏轻喝一声,跨下的马慢下来,她又轻抖着缰绳,很快,两人双骑停了下来。

武泗玹终于赶上,眼睛里也全是惊讶,不过,这都不重要,让他们的注意力转移的,是自前方迎面飞快策马而来的六骑。

当中一人是脸色难看带着几分骄横之气的华服男子,旁边另有几个衣着显贵的跟班,沈素珏自是不认得的,可是在她身前侧坐在马上的武思琪与身后马上的武泗玹却是认得这六人的,脸色立时变了。

“你是谁?”

那带着几分骄横之气的男子瞪着沈素珏,看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她似的。沈素珏有几分莫名其妙,彼此不相识,做什么一副对她恨之入骨的样子?

她什么都没做啊!

想到这里,沈素珏心头火起,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我是谁与你有甚相干?一个郎君,就这样轻易问小娘子名字么?”

“大胆!”

还没等华服男子回话,一边的跟班甲不乐意了,一脸沈素珏犯了天大的错一般的喝斥起来。

“好个胆大的小娘子,你可知你冲撞的是何人!”

跟班乙紧接着道,沈素珏正想要说话,却被坐在身前的武思琪一把抓住手制止了她的话语,不只这样,几乎带着几分惊慌的拉着沈素珏自马上跳了下来。www.35xs.com

沈素珏被拉得一阵怔愣,很少看到武思琪如此的她心里立时警觉起来,以武思琪的身份都可以称得上是诚惶诚恐,那么对方的身份也就不言自明了。

后方的武泗玹也快速下了马走到武思琪与沈素珏身前,微侧身上前一步挡住了两人,这才躬身施礼。

“见过三皇子殿下!”

沈素珏与武思琪也跟在了武泗玹的身后一起施礼,沈素珏听到了武泗玹的话后心头一紧。

这位竟然是名声比起大皇子来不差什么的先后嫡出的三皇子!

三皇子魏世晨冷着脸,看着武泗玹的眼神如蝼蚁。

“哼,你们倒是好兴致,这里是公主的地界儿不知道么?居然如此放肆!”

“是,是臣失礼,对臣妹少了约束,还请殿下见谅。”

武泗玹的头微微低垂,脸色因头低得太过看不清楚,只是语气更见恭谨。

沈素珏听得心头火冒,只觉得这武泗玹和武思琪可是完全的两种人了。武思琪可是个火爆性子,若是被这样挑衅,恐怕早就……

沈素珏满含着几分信心的微微用眼睛余光看过去,却看到本来和她一样火爆性子的武思琪正低下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这个软弱的家伙!沈素珏倍觉得丢脸的低下头去,不过心里把已经听说的三皇子殿下的所做所为又加上了几分负面想象。

魏世晨本是阴阳怪气,只可惜遇到了没种的武泗玹,这一拳打到了棉花上,让他颇有些没意思的冷哼了一声。

身边的跟班也没趣的讪笑几声,只是,因忌惮着武安侯,倒也不敢取笑的太过。

免了武泗玹的礼,魏世晨的眼睛却是落到了武思琪与沈素珏的身上,他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转了几转,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两个,哪个是你的妹子?”

武泗玹低垂着头,手掌却已经不自觉的握紧,他低垂的眼睛里,阴鸷的神情一闪而过。

“不知殿下怎么走到这边的?臣妹马惊了才跑到这边,不想竟会遇到殿下。倒是巧了。”

魏世晨听出武泗玹话中的讽刺,脸色立时变了,阴着脸看着武泗玹,阴晴不定的上下打量了几眼。35xs

“哟嗬,这几日不见,世子倒有了世子的风范啊,脾气见涨不错啊!”

“哪里。”武泗玹猛得抬头,眼中的厉色吓了魏世晨一跳。“殿下莫要误会,只是臣妹年幼,还要顾忌几分名声,若是无事,臣就带着臣妹告退了。”

魏世晨脸色更是难看,马上就要发作,却听得一阵马蹄声,却是荣琛到了。

荣琛带着几分洒脱下了马,顺畅的握拳对着魏世晨施礼问好,之后带着几分笑意的说:

“殿下怎么会到这边来?莫不是听了山庄上的侍卫说的,这边树林中有只白狐?”

“正是如此。”魏世晨带着几分矜持的点了点头。“山庄里的侍卫说这只白狐玉雪的颜色,浑身无一丝杂毛,本宫正想猎了做个狐裘。”

沈素珏咬牙忍了又忍,这才把嘴里想说的话忍了回去,居然春猎,他也不怕遭天遣!

武思琪像是知道沈素珏忍得辛苦,伸出手抓紧了沈素珏,退后两步抓着武泗玹拽了拽。

“殿下恕罪,臣等先告退。”

武泗玹快速拱手,不等魏世晨的反应,已经快速拉了武思琪,沈素珏,三人快速上马,魏世晨唇刚张开,他们三人三马已经快速的一夹马腹,放马狂奔而去。

三殿下魏世晨,当今圣人唯一的嫡子彻底的黑了一张脸。

&&&

沈素珏忍着心里想说的话勉强与武家兄妹放马狂奔了一会儿,这才伸手拿出鞭子喊了一嗓子。

“停下,都停下!”

武泗玹早就料到了沈素珏会如此,武思琪两兄妹齐齐勒住辔绳。

“你们两个做什么那么怕他!”沈素珏有几分不服气。

虽然在昭京里早就把这位三殿下形容的如同妖魔鬼怪,可是她还是不解,这武安侯可是簪缨世族,有什么可怕的?

“当然可怕,那位魏老三可是有名的魏疯子!”

接话的是另一边岔路上来的一行人。

当中一人正是一脸冰冷的萧煜,而他身侧微落后半骑的,是云家三兄弟。

居长的云家嫡长子云靖,嫡二子云逸,嫡四子云昂。

“真是看不出,粉霸王就是粉霸王,连驯马都驾轻就熟!”云昂讥讽的语气带着几分冷笑。

武泗玹还当真惊讶了,扭过头对着沈素珏上下打量。“你是粉霸王?”

沈素珏眼睛一瞪:“怎么,你有意见?”

武泗玹脸颊涨得通红的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意见!”

云逸忍不住笑起来。

“你笑什么!”沈素珏大怒,伸手一鞭就抽了过去,不过因身侧站着武思琪,所以她动作显然没有以往的利落。

云逸伸手轻轻接住鞭梢,牢牢攥在了手里。云逸长得极瘦,不过双瞳极黑,皮肤极白,那双手抓住火红的鞭梢,看着竟比女子的手还赏心悦目些。

这是沈素珏最讨厌的“小白脸”类型!

“笑小娘子太火爆了,这脾气,可真是!”云逸轻笑,不理身旁诸人看着他的怪异目光。

看着那“小白脸”不“正经”的笑,沈素珏气得胸口疼。

“我的脾气和你有什么相关!”沈素珏往回拽,可是鞭子却牢牢的被云逸抓着分毫不动,正在这时,身后的武泗玹骑马到了。

“见过大殿下。”武泗玹在马上轻抱拳,萧煜矜持的点了点头,就当应了,眼睛却往沈素珏身后看。

“看什么,当心我挖你的眼珠子!”沈素珏看到萧煜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这个妖孽般的男人,她那天也不会被罚!

“十姑娘没来?初阳公主可是请了沈府所有的姑娘吧?”萧煜难得多说话,沈素珏却是半分不觉得荣幸。

“我家妹子来不来与你有什么相干?那阿丑是我妹妹的丫鬟!”

沈素珏说出这话后萧煜微怔,接着他有些不耐的看了沈素珏一眼转过头。

“松手,我们走吧!烈王府的车驾快到了。”

云逸一脸我还没玩儿够的表情略有些遗憾的摇摇头,接着带着几分坏笑轻轻松开手。

“啊!”武思琪发出一声尖叫。

原来沈素珏一直在和云逸较劲儿,云逸突然松手,沈素珏身体不由往一侧倒去。原本以沈素珏的身手不至于摔倒的,可是无奈旁边站着个武思琪,完全无防备的武思琪被沈素珏往身侧倒时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后退几步,结果沈素珏一脚踩到了武思琪的裙摆上,力上加力,武思琪直接摔到了沈素珏的身上。

沈素珏的身手不过略好一些,哪里能反应得过来,两个人硬是摔成一团。

云逸只是逗逗这位粉霸王,哪里想到还会连累武思琪,结果看到武泗玹这位疼妹无下限的哥哥脸色都变了,立时觉得不好,十分干脆的抽鞭打马,飞奔而去。

“大殿下我在庄上等你。”

最后一个音传过来时,人已经跑没了影子,武泗玹顾不上追人,只好转头去扶跌得难看的两位。

“走吧!”萧煜像是完全没看到跌到一团的两人,直接丢下一句,带着另两个云家兄弟扬长而去。

“这些人!”

好不容易站起来气得满脸通红的沈素珏,叉着腰指着那些人绝尘而去的身影气得肝都疼了起来。

另一边,三殿下魏世晨却是一脸阴冷之色的看着荣琛,上前就是一脚。

“你是怎么和本宫说的?不是说那丫头心思单纯好算计吗?惊马时我来个英雄救美就成了!我看这一招对付沈家那丫头都不行,更不要说这武家的了!”

荣琛被踢踹的一下子半跌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因颜色极淡而留了个整齐的鞋印。

他有些发愣的看了眼那鞋印,很快就恢复了神智抬起头一脸的谄媚。

“殿下您有所不知。”

站起身来,衣服上的灰尘都顾不得拍,荣琛快步走到了魏世晨身侧,压低了声音。

“您想想,若不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粉霸王跑到这里救了惊马的武家二丫头,殿下的事儿啊一准儿就成了,如今这样,指不定就是沈家那丫头使得坏!她兄长在翰林院里就与殿下的林侧妃的兄长过不去,如今那丫头又与殿下过不去,殿下可万万不能饶了他们。沈家不就出了个天官么,就狂成了这样,连殿下都不放到眼里。”

“你胡说什么!”魏世晨不耐的骂了一句。“那沈大人现在可是父皇最看重的,你让本宫与他家人做对,不是与父皇做对么?长没长脑子?还是你以为本宫没脑子?”

“殿下此言差矣!”荣琛心头冷笑脸上更是一副卑微到了尘土里的神情。“那沈大人再受圣人宠爱,也不过是位臣子,您可是皇家龙脉,岂会比不得那区区一个吏部尚书?殿下莫要看不起自己才是!”

“那又如何!”魏世晨脸色不耐。“本宫再是皇家龙脉,可是本宫也只是上朝听政,从来未曾参与政事,与沈大人井水不犯河水,如今难不成还要与那个沈老头过不去?”

“殿下忘记了,初阳公主,可是不止请了沈府的小娘子,沈府的郎君,也都来了!”

荣琛的提醒,让魏世晨怔了怔后眼睛一亮。

这场子,可算能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