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 第86章 别再打我了

第86章 别再打我了

小说: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作者:空气中氧气  字数:3601

 江梦儿正好从厨房出来。看见进门的两人,笑眯眯的跑了过去对叶心心说:“心心婶婶,你来啦?”

“是啊。”叶心心清笑了一下。

“那,那你赶紧坐着,饭马上就好了。”江梦儿胡乱的摆摆手。

“我进去帮忙端菜。”说完,江梦儿又飞奔回厨房。

“梦儿变勤快了。”叶心心奇怪的说。

勤快的江梦儿不停的从厨房端着菜出来,放在饭桌上,又冲回了厨房。

“梦儿,你坐下啊,别端了。”顾少阳叫着。

“不要紧,又累不到。”江梦儿笑嘻嘻的端着一盘红烧鱼出来。又跑出厨房拿汤勺,一个个的给每个人分着,分到夏易风的时候手上没拿好,掉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江梦儿皱了小脸,赶紧蹲下了身子捡。

夏易风怕她被扎到,站起了身想把她拉起来。手刚一伸,江梦儿正好抬头,看见他抬起的手,下意识的曲起了胳膊挡住自己的脸。

夏易风身子猛地一震,死死的盯着她曲起的胳膊。

等了一会儿,江梦儿害怕的抬起了头。冲夏易风小心翼翼的笑了笑,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两步。

夏易风看着她微张的没了血色的小嘴,和尖销的下巴,这一个多星期来,她连吃饭都不敢多吃,蛋糕水果也是,她不饿瘦才怪!

这一个多星期,她一放学就给自己按摩,每天小心翼翼的,原本灵活的大眼睛内再也没了调皮。每天早上都不用自己去叫她起床,她早早的就起了床,乖乖的吃早餐,乖乖的放学回来,也不在和顾少阳打闹,不再和沈之朔亲近,不缠着程漠表演纸牌,也不缠着夏易云问功课,当然,她对自己有礼貌的很,乖巧的每晚对自己说晚安,早上出门时也乖巧的对自己打招呼。

该死的有礼貌!他该死的想念她叽叽喳喳的说话,调皮任性可爱的小模样。该死的想念她恶作剧时眼内闪着的狡黠!

如今她这样,是怕自己再打她吗?

夏易风看了她一会儿,脚步动了一下,右手伸了出去。

江梦儿见夏易风的右手一动,左胳膊下意识的弯曲,挡住了自己脸前。

夏易风笑了一下。然后上前紧紧的拽下她的胳膊。

“你怕我?怕我打你?”他胸腔剧烈起伏,眼内有着伤痛。他爱了九年的小人儿,明年就是自己妻子的小人儿,现在竟怕自己打她。

一群人都看见了江梦儿下意识的动作,脸上都一紧。心下都了然了起来。这一个多星期来,江梦儿的变化每个人都清楚,可她每天笑眯眯的,每个人又都找不到原因。

原来竟是害怕自己再挨打。看着呆站着,眼内有着惧怕的江梦儿,一群人内心心疼不已。

“疼......”江梦儿无意识的说着。又猛然一抖,连忙解释:“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不怕,不怕,我不怕。”她声音低了下去。

夏易风红了眼眶。把声音颤抖的小人儿紧紧的搂住。

“对不起,梦儿。”夏易风闭上了眼睛,声音也微微颤抖。

“别怕我。”他喃喃的对怀里的人说。“别怕我。”

江梦儿整个人呆愣愣的,他没打自己?她实在怕了他的巴掌。虽然他打自己的那两次事后都抹了药,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可是皮肤下的肌肉,每日传来的疼痛都让她暗暗落泪,还有左耳,她总觉得自己的左耳很不对劲,头部使劲儿的摇晃一下,耳内深处就有散落的东西咯吱作响,很疼,她觉得耳朵很疼。

她以前没挨过打,不知道挨打后的疼痛是什么样的。现在知道了,只是挨了两巴掌,她就怕了。

她不想挨打了,疼。

江梦儿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去了,听不见夏易风在说些什么,眼神空荡荡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不想挨打,她怕疼。

夏易风看着仿佛失去了思想的小人儿,满心的悔恨。他错了,错的彻底。即使要改变她和自己的关系,想让她适应身份的转变,自己也不应该对她动手的。虽然依然恼怒她在全校师生面前大跳艳舞。他也不能动手。她毕竟才十七岁,还是个少女。

这个别墅里最小的叶心心都比她大了七岁。别人能承受的,她未必就能承受的了。她是这样的天真可爱,行为语言上都是一个小孩子。是他太急进了,太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太想让她知道做一个妻子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可她毕竟才十七岁,十七岁的女孩懂什么呢,或许别的女孩懂了许多了,可她不一样,她过分的天真,过分的把这个世界看的美好。她什么都不懂,还什么都不懂。

他正想开口唤回她。她却动了动,眼珠转向了他,还冲自己笑了笑。

“叔叔。”江梦儿轻轻的喊他。

夏易风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

“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好,你说。”夏易风安静的看着她。

江梦儿一一打量着饭厅内的所有人。又看回了夏易风。她缓缓开了口:“叔叔,我——”她停顿了一下,轻吸了一口气才说:“我很感谢你,很感激你九年前把我买回来。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或许,我现在会是别人家的佣人,或许,我现在可能在孤儿院。总之,不会像现在这样,衣食无忧,还能考上大学。”她声音平静,脸上也是少有的平静。她又一一看过眼前的所有人,冲他们轻轻的笑了笑:“你们都对我这么好,顾叔叔很疼我,沈叔叔很体贴我,程叔叔很保护我,易云叔叔教了我很多知识,还有叔叔。”

江梦儿冲夏易风微笑:“我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我那么不懂事,又笨又不乖,整天气你们,整天吵吵闹闹的,好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很听话,我会变的懂事,会很懂事。毕业后,我会努力赚钱,努力把钱还给你们。”

她又笑了:“你别再打我了。求求你,别再打我了。我好疼,每天晚上睡觉都不敢扭身子,枕头好软,可是还是很疼,沈叔叔的药很管用,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疼。”她嘴角扯着笑,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

“如果你不想养我了,不想要我了,就把我赶出去也行,我去住学校,我去住外面。你别再打我了,别再打我了。”江梦儿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缓缓蹲下了身子,轻声哭泣。

“我好疼,好疼。”她哭泣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