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 第169章 最后的午餐

第169章 最后的午餐

小说: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作者:空气中氧气  字数:3936

 夏易风见她不说话,只好又拿了几个小一点的玩偶,抱着那个半人高的大狗熊去结账。一路上自然引得无数人回头。

大家都羡慕的看着江梦儿,她身旁的男人气势非凡,沉稳如山,却抱着一个大大的玩偶期待的看着怀里的她。

江梦儿对别人羡慕的目光视而不见。

夏易风期待的看了她一会儿,眼睛暗了下去。结了帐,他一只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塑胶袋,还夹了三个小玩偶,怀里还抱着个大狗熊,另一只手空出来牵着江梦儿。

这样的画面,又引得无数人羡慕的看向江梦儿。那男人连只小玩偶都舍不得让她拿。

回了别墅,江梦儿进客厅看见好久不见的夏易云,沈之朔,还有程漠。她眼睛停住一个人身上,顾少阳。

顾少阳整个人瘦的有些脱形,他眼睛里少了很多从前的不羁之色,多了稳重。看见江梦儿,顾少阳嘴唇动了动:“梦儿。”

江梦儿定定的看着他。

顾少阳身旁的女人见江梦儿不说话,站起身过去拉江梦儿:“梦儿,还记得我吗,上回和少阳一起来过的。”

江梦儿看了她一眼。

女人觉得奇怪,转念一想,上回江梦儿受了刺激,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平静下来。

“少阳,你不是买了礼物给梦儿吗,还不快拿出来。”女人又扭头对顾少阳说道。

顾少阳站了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他走到江梦儿面前,眼睛一眨不眨。

“梦儿。”顾少阳轻喊。

江梦儿也看着他,不肯说话。

顾少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了些什么,他突然就心慌。又扭过头看向夏易风,夏易风站在客厅中央。

他大哥还是那样,坚不可摧的身形。顾少阳望向他的眼眸,他沉静眼睛里,带了浓浓的,疲倦。

“梦儿,顾叔叔送你礼物,还不接着?”夏易云见几个人一动不动,上挑了桃花眼笑道。

说完,他不知从哪儿也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道:“快过年了,易云叔叔也给你带了礼物,小丫头,开心吗?”

江梦儿一一看过每个人手里的礼物,她的这些叔叔们,每年都会送她新年礼物的。以往,她早就扑了上去。

而今,在经过了这些事情以后,他们还喊着她小丫头,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认为什么都没有变过。

“小丫头?你在叫我吗?”江梦儿终于肯开口。

夏易风一怔,道:“自然是叫你。”

“我被你们的大哥强上了这么多次,你们还叫我小丫头?”江梦儿笑起来,她决绝并且颓废,不可自救的气息。

客厅的内的几个男人都紧紧的看着她,几个女人也都是不可思议的,昔日的单纯女孩,如今说这样的话,她们震惊。

“够了梦儿。”夏易风靠近她,搂了她在怀里,声音有着压抑。“我说了,我再也不碰你了。”

江梦儿紧闭了唇。

“你好久都没吃我做的饭了,有,有五年了呢,还是在美国时我做了一次午饭给你,以后,我每天都做饭给你吃。”夏易风吻了吻她的额头,牵着她往饭厅走。

将她往椅子上一按,他转身进了厨房。

江梦儿觉得困倦,闭上了眼睛。休息一会儿,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夏易风。她坐的位子正对着厨房。

他站在厨房里,熟练的拿着刀切着菜,几刀下去,彩椒被划开,变成好看的形状。

十三岁那年的拉斯维加斯,中午,他就这样站在厨房里,为她做一顿午餐。那时她还是个十三岁的少女,单手托腮新奇的盯着他看。

他腰上系着跟他的气场很不搭调的围裙,衬衣袖口被他挽了上去,露出一截小臂,他拿着一把青菜放在水笼头下冲洗,水花溅在他手上,还有他左手手腕的那条疤痕上。

是她的杰作。

如今,她不再是那个懵懂傻乎乎的小女孩,她冷眼看他,他不时的抬头会看过来,对上她冷冰冰的眸子后,他又会低了头。

江梦儿眯起了眼睛,恍恍惚惚中,夏易风现在的身影和五年前重叠在一起。那时,他多么好啊。在拉斯维加斯,为她做一顿午饭。

她眨眨眼,竟在窗外的阳光照射下,看见他眼角细细的纹路。他,竟然三十二岁了呢。

她不知不觉的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前几日,他把手机还给了她,她日日放在身上,却也不曾用过。手指点开相册,一百多张的照片里,竟只有他的一张照片。

那年赌城阳光炙热,他站在厨房里拿刀切菜。原来,她竟把这张照片留了五年。这五年间,她换了多部手机,很多照片丢失了,只有这一张,她每每换了手机都要传到新手机上。

照片并不太清楚,甚至是模糊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到现在,或许是因为,他肯下厨为自己做一顿午饭。

江梦儿盯着照片,越来越恍惚。连他把饭菜摆上桌,她都没有察觉到。

“梦儿,吃饭了。”夏易风握住她的手,轻声道。

江梦儿眼眸看向他,又看向桌上的四菜一汤。她看见那四菜一汤,忍不住笑了一下。

西芹炒百合,爆炒青菜,红烧牛肉,水晶虾仁,一碗青菜番茄鸡蛋汤。

“尝尝看。”夏易风柔声道,低头看见她手机里的照片,表情一滞,而后是喜悦。她竟存有他五年前的照片。

“你可还记得,五年前在拉斯维加斯,我做的饭菜就是这几样,那时————”

“那时,我对你说,我们一定要幸福。”江梦儿打断他的话。

夏易风脸上是讶异的,她还记得?他以为,她什么事情都不肯再承认了。

“可我们现在怎么幸福?夏易风,你告诉我,我们现在还怎么幸福?”她问他。

饭菜刚出锅,香味扑鼻。江梦儿看着盘中菜,在看向手机里的照片,过去种种,飞快从眼前闪过。

“只要你想,我们就一定会幸福。”他握住她的左手,坚定道。

江梦儿看向他,他这几日看起来并不好过,眼窝深陷,下巴青渣,双眼布满红丝。甚至敞开的领口里,她能看见他陷下去的锁骨。

她忽然悲从心来,他衣带渐宽,她也人比黄花瘦。到底还要这样下去多久………

“我不爱你。”她低声说。“我不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