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 第281章 叔叔 你还要不要我

第281章 叔叔 你还要不要我

小说: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作者:空气中氧气  字数:3857

 江梦儿一看见他,那些千愁万绪,那些爱恨纠葛通通化作眼泪。她未语,已先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夏易风静静的站在楼梯口,看着她哭。然后她冲过来紧紧的抱住他,胸膛里的柔软,让他恍如隔世。

“叔叔,叔叔……”她哭着喊他。

“有事么?”他把手插进口袋,手握成拳。

“不要结婚,不要结婚……我好想你,叔叔,我好想你……”只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他胸前的睡衣,已湿了一片。

“想我?”夏易风苦笑一声,“想我?”他低声重复,觉得可笑,又有酸涩。又是这样,第一次离开他,她抱着他说,我想你。

第二次离开他,她也对他说,我想你。

第三次了……

“江梦儿。”他喊她的名字,嗓音沙哑,“不要再说你会想我。”

江梦儿痛到无法呼吸,她眼睛红肿,每流一滴眼泪,眼睛都痛到她暗暗吸气。

“不要结婚,求你,不要结婚……”她求他,手指揪着他的睡衣,雨水从她的头发上滴下来,地板上一摊水迹。

“你来了正好。江梦儿,我们要先离婚,我才能和苏小星结婚。”

江梦儿抖着身子,不是因为被暴雨冲刷到冰冷,而是他的话。他要和她离婚,竟要和她离婚了。

“叔叔……”又一波眼泪汹涌而来。她泣不成声。“原谅我吧,我求求你,你原谅我吧……”或许祈求并没有用,可她如今已再无办法。

离天亮,只不过还剩下不到两个小时。

夏易风闭上眼睛,不愿看她哭泣的脸庞。可她的哭声,响彻耳膜,一声一声打在心上。孽缘。他和江梦儿之间,真像是一场孽缘。

他们两人隔了太多年,他以为的幸福等待,他自以为是的那些爱情。如今都算不得什么,两人之间兜兜转转,她还觉得不够么?

“你和少阳在美国玩的开心么?”

江梦儿一下子停止哭泣,她有些不知所云。而后,她明白过来。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的眼眸。

“我跟顾叔叔……”

“江梦儿,我和顾少阳谁比较厉害?”夏易风打断她的话,捏住她被汗水泪水沾到滑腻的下巴,缓了声音问。

江梦儿无法回答他的话,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能那样想?

“少阳一定很会对不对?他可比我有经验多了……”夏易风微微眯了眼睛,嘴角带抹没有温度的笑。

“我没有……”江梦儿无力的说,她突然觉得脑袋很浑浊。下了飞机已是半夜,她马不停蹄的从美国飞回来,只是为了挽留他。

她想重修旧好,想和他在一起。可她有一瞬间的迷茫不清。她与夏易风之间,到了今天这一步,到底还有无路可走?

“我失忆了。”最终,她喃喃的说,眼睛放了空。

夏易风探究的看着她,琢磨她话里的意思。

“江梦儿,你想耍什么花样?”他问。却忍不住心里一动,她肯为他而努力一次吗?这么多年了,她肯不肯在这样的时刻,在他们两人穷途末路的时刻,而努力一次,用尽她所有的力量,留住他?

江梦儿摇摇头,动作缓慢,眼睛依然是放空的盯住某一个点,她傻傻的重复:“我失忆了。”

夏易风不知她是何意思,他看了太多阴谋诡计,商海沉浮数十载,现在竟看不出她说那四个字到底是什么用意。

是了,一遇到她,他头脑精密的脑袋便通通不顶用了。再强悍,再厉害的人,一遇到情事,总会蠢笨如同痴呆。

“你还要不要我?”江梦儿终于找到了焦点,眼里蒙着水雾,她的声音带了一丝绝望。她快要疯了,他到底还肯不肯要她呢?

夏易风绷紧了下颌,她就只有这一句话么?你还要不要我?只这六个字,她就想轻轻松松的回到他身边,享受他的宠爱,坐上夏太太的位置。

江梦儿,你凭什么?就凭我爱你么?

就凭我爱你,你就可以一次次的戏耍着我玩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同他说离开的原因,他不是不可以查,可他偏不要去查。

他就是要看看,江梦儿,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懂得爱我?什么时候,才懂得信任我。可是他输了,她在这个时候,都不肯为他努力,不肯为他付出深一些的感情。

他苦笑起来。

手指指向墙上的钟表,他苦笑着提醒:“江梦儿,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

只有这一个小时,我与你之间的种种纠缠,到底是剪断,还是纠缠到彼此痛苦一辈子他都不会再放手,全在她一念之间。

每一次你说回来,都是那样轻而易举。这是第三次,你肯为我努力一次吗?你肯吗?

江梦儿想求他,大声的求他,想抱住他,不让他娶别人。想对他说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想对他坦白一起,坦白那些不堪的过往。

她嘴唇动了动。头发上的雨水滴落,流进口中,却是苦涩。她脑袋发懵,从哪件事开始说起,从哪句话开始说起,又要从哪个字开始说起?

说她失忆了,还是说她不贞了,还是说他曾和宋甜心发生过关系呢?还是说她八岁时也喜欢他,尽管他强吻了她,甚至强暴了她,她其实都是爱他的。只是她不知道?

江梦儿站在原地,晕晕沉沉,本是该冷的,却觉得浑身滚烫。心口好似起了一把火,烧的她全身冒汗。可她摸了摸自己的小手臂,却冷的刺骨。

她又张了张嘴,还是无法说出一个字来。眼前一黑,她软绵绵的往地上倒去。却被夏易风一把抱住。

他的手探向她的额头,突然咬牙切齿:“江梦儿,你真是不让别人省心!”

该死的,她在外面冻了一个多小时,以她的身体素质,不发烧才怪呢!他懊恼极了,为什么非要让她在外等那么久。

十根烟的等待,真的那么重要么?

可是,可是真的就是那么重要呢。天知道他有多渴望她也能为他付出一些,天知道他有多么希望,她也会为他坚定一次。坚定到,信任他,对他不离不弃。

夏易风把她抱上楼,直直的进了浴室。等待浴缸水满之前,他紧紧的抱着她,大手抓住她的衣摆,从下往上扯掉。

牛仔裤,还有帆布鞋,袜子,她的身子除了内衣,全部呈现在他面前。夏易风呼吸重了一下,解开她的胸衣纽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