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 第312章 上天应当还我梦儿一命

第312章 上天应当还我梦儿一命

小说: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作者:空气中氧气  字数:3491

 “那你为何不打电话阻止那些人,让她们停手。”夏易云厉声问,既然已经知道了梦儿和他大哥在一起了,就应当立即停止陷害苏小星。

“我也想的,可是出了事。程漠回国后着手派人查我家,弄的宋氏一片混乱。我们全家忙的焦头烂额,我一时给忘了……”

这下轮到程漠愣住了。有太多的事积攒到一起需要调查,他难免心急了一点儿,难免手段用的激进了一点儿。他没想到……竟又撞巧了……

夏易云口中哼笑几声:“这是怎么样一个情况……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为何那么多的巧合,为何那么多一环套一环的巧合?”

如果夏易风当时不故意说,他和宋甜心发生过关系,那么宋甜心的视频就失去了意义,也就不会有江梦儿的第二次离去。

如果顾少阳当时没有和美国的那个女人闹矛盾,使得他没有看好江梦儿,让她出去赴了宋甜心的约会,那也不会有婚礼上逃走那件事。

如果程漠当时手段不那么激进,也不会惹的宋甜心乱了阵脚,耽误了苏小星。苏小星此刻也不会住在医院里。

夏易云和沈之朔对望,苦笑。他自己其实也脱不了干系,夏易云如果不是一直在后面拖延,打后退,可能夏易风早听了劝去查所有事了。

“之朔,我们这些人里,就数你没有错了……”夏易云自责的说道。

他们一同看向夏易风,他一直保持着刚刚那个动作,不动,不言,不语。他呆呆的盯着地板上的血迹,那些血迹里,有他的眼泪。

他突然又哭出来,哭声如同野兽受伤时的嘶鸣:“都怪我,都怪我……”他喃喃的说,泪水从眼眶中滚落,掉入血迹之中,消融不见。

“我以为,从来都是她负我,我以为,从来都是她对不起我……我竟不知道,原来她也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她还那么小,我就强暴了她,她还那么小,好不容易爱上我,就看到了我跟宋甜心的视频,为了不让我从云端跌入谷底,她选择离开我……”夏易风满脸痛苦,胸腔内的心脏已然伤到不能再伤。

“她以为自己被别的男人碰了,她该有多伤心,该有多难过……我不安慰她,还以为她欠了我,给她脸色看,让她来哄我……我真该死,真的该死……”夏易风渐渐开始说不下去。

她只不过才十八岁,他以为给了她天下无双的宠爱,想让她不知人间疾苦,幸福一生。却不知伤害她的人中,也有他。

在她十七岁时诱奸她,逼得她自杀,逼得她砍断手腕,逼得她废了左手,从此以后,此情可待,通通不做他想。

她好不容易肯回来,然后又离开他,他气的痛的得了精神分裂症。他以为全是她的错,全是她负心。可谁又知,先错的那个人是他……他想要她吃醋,想要她在乎他,故意说了一个是字。于是宋甜心的视频,成了利器。

她在雨中哭喊,想要夺回他。他给她机会,他向她求婚,他们一起拍了婚纱照,去登了记成为合法夫妻。她却在婚礼上跑走。

他当时恨她,恨不得杀了她,她躺在病床上不愿意醒来,他还去找个一个苏小星来气她。他竟不知,她以为自己被三个男人碰了,那时的她如何度过那段日子的?他的小人儿那样纯洁,从来单纯天真,醒来以为自己失了身,她一定想过要去死……

夏易风喉中的嘶鸣,其中的痛意是如此明显。夏易云看的心伤难忍,他一直怪江梦儿,实在不该……

“哥……”夏易云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又不知该说什么。他瞧了瞧外面的天气,风雨交加。

“哥,我们明天一起去C市。”夏易云又说,“梦儿不一定有事的!她不会有事的!”

夏易风慢慢的滑下身子,靠在了栏杆旁,他那样强悍,那样不可一世,此时颓废不堪。他还不能倒下,没有看见江梦儿,他绝不能够倒下……

如果她死了,夏易风淡淡的想,如果她死了……

江梦儿,天堂地狱,我陪你一起。谁说没有生死相许这回事的,还记得你十一岁时出了意外,被砸中头部,送到医院急救。

我那时就对自己说,你在,我就在。你若不在,我定陪了你一起去。

如今兜兜转转这十年之间,你若不在,我夏易风也定要陪着你,上天入地,是生是死,我定不会和你分离。哪怕死亡,也不能将我们两人分开。

“给银狐打电话,让他留在C市不要回来。”夏易风整理了心神,困难的下了命令。他大脑晕晕的,可他不能慌乱,他要去找她。

程漠点头,打起了电话。他们知道希望渺茫,可并不是没有希望。上了死亡名单又如何,看见了手镯又如何!不见江梦儿的人,他们谁都不要相信江梦儿不在了!

顾少阳说的对,梦儿很机灵,说不定在哪个地方躲着呢。手镯又怎样,说不定是坏了,这个世界上,但凡物件,哪有不坏之理?

“大哥,宋甜心该怎么处置,还有宋氏?”程漠打了电话,带疤的眼睛扫向蹲在地上的宋甜心。他不会给她一个痛快,他会让手下的人慢慢折磨她!不这样,怎么对的起梦儿?

“你们觉得,这一切全怪她么……”夏易风淡淡的问。他声音里带了疲倦。

“什么意思?”程漠问,他不解,大哥要放了宋甜心?

夏易风眨了一下眼睛,始终没有看宋甜心一眼。她不配。

“真的全是她的错么……”夏易风似自言自语,也似在反问,“做了一个假视频,梦儿向我询问之时,我偏偏要说是。她第二次做假视频,偏偏少阳要和那个女人闹别扭,要出去也就罢了,怎的就忘了派人守着她。梦儿躺在床上不愿醒来,我偏偏找了一个苏小星去刺激她。宋甜心迷途知返,程漠又失去了以往办事的分寸,能避免的一场悲剧,竟没能阻止。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全怪宋甜心么。”

客厅安静下来。就连宋甜心都停止了哭泣,她以前觉得委屈,她做的那些视频,本就经不起推敲,却没想到骗了这些男人一次又一次。

可她现在不觉得委屈,她本就做错了。该为错误付出代价。

“大哥,你要放了她?”

夏易风又眨了一下眼睛,轻声说道:“放了她吧。梦儿生死未卜,我不想多杀人命。我想让上天知道,我放了宋甜心这样的人一命,它也应当,还我梦儿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