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 第333章 八岁新娘 大结局

第333章 八岁新娘 大结局

小说:深夜霸宠:调教小娇妻 作者:空气中氧气  字数:4703

 时间像一头猛兽,它拉着每个人不停的往前走,到头来,他和江梦儿这一场梦,终于梦醒。

坐上车,江梦儿窝在夏易风怀里哭个不停,夏易风心疼不已,拥紧了她,见她一直止不住泪水,他有了薄怒:“梦儿,不许再哭!”

江梦儿吸吸鼻子,在他怀中闭上眼睛说道:“叔叔,我要去美国夏威夷。”

夏易风一愣,美国的夏威夷?

“你想去度假吗宝贝?”夏易风宠爱的笑起来。

江梦儿淡笑不语,有时一些话,并不要现在就说出来,人总是需要一些惊喜的。车子开到机场,夏易风命令飞机临时飞向美国。

飞机降落在夏威夷的土地上,江梦儿缓缓走上这片土地,她其实对这里的最大感情,就是夏威夷海滨教堂。

“先回别墅休息一夜,明天我再陪你到处逛逛。”坐了许久的飞机,夏易风不忍他的小妻子太累。

江梦儿听话的随他坐上来接的轿车。夏威夷的别墅临海而建,夜晚看着窗外的星光,耳畔传来海浪的声音,江梦儿靠在窗前远眺。

腰部缠绕上一双手臂,江梦儿顺势靠向他的怀抱里,好温暖。

“在想什么?”夏易风下巴放上她的头顶,轻轻摩擦。

“想很多,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

“哦?跟我说说,宝贝。”

“说不好呢,我想了很久很久。”江梦儿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想要和过去做个道别,“这世间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爱情。而我和你,根本算不得一对恋人。”

夏易风的黑眸闪动,他们算不得一对恋人?

“那我们算什么呢?”他小声问。

“夫妻。”

夏易风手臂一紧,看她柔和的侧脸。江梦儿扭了头冲他浅浅的笑:“我不是早就被你定下来了么。”她在他怀中调转了一下身子。

在他温暖的怀中蹭了蹭,她说:“你一直都拿我当妻子看,你忘了么,我是你的八岁小新娘。”

心田流过一道暖流,渐渐汇集成河,汹涌到四肢百骸。夏易风抬了她的下巴吻她,我爱你。

第二日,阳光灿烂。

夏易风上午就提了几次出去走一走,可他的小人儿就是赖在他的怀里不肯出去,他拿她没办法,只好抱着她坐在楼顶的露台上安安静静的待了一天。

傍晚时分,怀中的小人儿动了动脑袋。

“叔叔,我们出去吧。”江梦儿仰了小脸说道。

夏易风隐隐约约也猜到她要去哪儿,吻了她一下说:“好。”

两人手牵手沿着海边慢慢走,夕阳满天,海边教堂,那所红色小房子,路边卖工艺品的吉普赛女郎。

江梦儿一手牵着夏易风,一手扬起冲她打招呼。吉普赛女郎打量了一会儿夏易风,冲江梦儿露出一个祝福的笑容。

夏易风被江梦儿牵着走进教堂,抬头望去,耶稣被钉在高高的十字架上。江梦儿快步往前走,十字架下的神父桌,江梦儿蹲下身子在里面掏弄。

夏易风站在红毯中央,不明所以的看着她,而他的小妻子终于从桌子后站了起来,手指间闪闪发光,夏易风定睛一看,怔住。

她的指尖,两枚戒指发出柔和又璀璨的光芒,夏易风认得出来,其中有一枚戒指,他戴了很多年。他以为被她捐了出去,却不曾想,原来是他们两个人的东西,就会是他们两个人的。

岁月流逝,星转斗移,不变的,就永远不会改变。

他站在红毯之上缓缓伸出了右手,迎接的姿态,而红毯那端,那个小人儿一步步向他走来,小手放进他的掌心。

白皙的掌心内,安安静静的躺着两枚对戒,一大一小,上面是古老的文字,透着时光沉淀下来的厚重情深。

“这戒指,是一对么?”夏易风问,他从来不知,他手上那戴了许多年的戒指,竟还有另一枚和它成双成对。

“上回跟顾叔叔来夏威夷,吉普赛女孩跟我说,她在等我来找她,好来给我另一枚戒指。”

夏易风从她掌心拿起那枚小一号的戒指,握住她的左手。

“说你爱我。”夏易风把戒指停在她的无名指中间。

“我爱你。”

戒指套入指根,他握住她的手,一并暖热的不止戒指,还有她的手,他舍不得她冷,他免她四下流离,无枝可依。

“我也爱你。”他的大手被她小小的手捧着,无名指上,她为他又一次戴上戒指。

夏易风知道,这一次是天荒地老。

夕阳缓缓的下了,几年前的教堂内,主一定宽恕了她的遗忘,才有几年后,两人的圆满。

江梦儿又一次泪如雨下,亲爱的神灵,感谢你把他带到我身边,让他走进我的生命。

他情深至此,我定当不离不弃。

夜氏别墅的后花园,夏日阳光充盈,满湖荷花开的正盛。大大的遮阳伞罩住伞下午睡的小人儿。

夏易风坐在藤椅旁边,怀中的小女孩今年八岁,睫毛长长,尖尖的小下巴,闭着眼睛睡的正香。

而他则始终看向身旁的另一人,藤椅上,他的小妻子也在睡梦中,嘴角挂着甜蜜的笑,他也跟着她柔柔的笑。

这些年过去,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刻下任何痕迹,她还是那个调皮淘气的性子,总爱闹一闹他,总爱惹他生会儿气,然后抱着他讨好。

后花园的拐角处,跑过来一个小男孩,小男孩长的极其英俊,见自己的妹妹还未醒,而自己的爸爸也未发觉他的到来,只是一味的盯着自己的妈咪看,他忍不住叹了气。

看了这么多年,他爸爸怎么就看不烦呢。

夏易风怀中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抖了抖眼睫毛,打了个哈欠醒过来,看见自己的哥哥在身旁,立刻一笑。

再看自己的爸爸,那个肩膀宽厚,脸庞线条刚硬的男人,正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妈咪,八岁的小女孩忍不住喊:“爸爸……”

夏易风睫毛动了一下,低下头,原本深情的眼睛变的沉稳。

“爸爸,为什么妈咪睡着了你也一直在看她呀?”小女孩声音甜甜的,好奇的问。

夏易风眼神迷离了一下,又看向江梦儿,那个小人儿,他的小娇妻,不知何时睁了眼睛在看他,似乎也在等他的回答。

“睡的好吗?”夏易风问。

“有你在身旁,当然睡的好。”江梦儿顺着他伸过来的大手,将脸蛋贴进他的掌心。他的人,给了她巨大的安全感。

“叔叔,你还没回答问题哦。”江梦儿勾着调皮笑意,不许夏易风赖过那个问题,其实她知晓答案,他总是爱看她,从来平稳沉静的眼睛,只有看着她的时候才会起深深的波澜。

夏易风还未说话,怀中的翻版江梦儿就又好奇的问出来:“爸爸,妈咪为什么喊你叔叔?”

“因为妈咪也是你爸爸看着长大的啊。”江梦儿代替自己的丈夫回答。

“几岁呢,一出生就跟爸爸在一起吗?”

江梦儿和夏易风相视一笑。

“你妈咪是我的八岁新娘。”夏易风说完,见怀中的女儿似懂非懂,他淡淡一笑。

年华似水。

大手握住那个小人儿的手,风吹来,满湖荷花随风摆动,柳枝轻拂,花朵幽香,他的小新娘欣赏着满湖荷花,他看着她的侧脸,深情的对她说。

“江梦儿,我爱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