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极品备胎男 > 第四百零九章 心怡大婚

第四百零九章 心怡大婚

小说:极品备胎男 作者:乙木需火方解寒  字数:2213

一觉醒来,看了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钟了,本以为手机上会有很多的未接电话,但是屏保画面让手机安静地有点不太正常。35xs

我慵懒地走下床,轻轻地拉开窗帘,一缕阳光洒在了我的脸上,突然感觉到世界是那么的美好,好好地活着,比什么都强,不是吗?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一切事情都会有办法解决的。

我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地只有一个,一定是养老公寓了,必须去那里安顿剩下的老人,把这个事情彻底解释解决,要是昨天的那两位老人能够回来帮我们澄清一下那是最好了,更期盼的是所有老人都像这两位老人喜欢我们这里,那一切都好办了。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大踏步地走下楼,发现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停在我的楼下,这辆车似曾相识,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了,但是定睛一看,才发现车里的人我到是认识,而且是一个我很讨厌的人。

他看我走出来,似乎就是在等我,拉开车门,朝我走了过来,我突然浑身戒备起来,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他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冲动,走到我面前,从兜里拿出一张喜帖,递给我说道:“有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闪舞小说网www.35xs.com”

说完,把喜帖递给我,我不知所措地接了过去,他朝我微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看着奔驰越野车离开我的视线,我突然有点何去何从的感觉。

在养老公寓忙碌的一天,不断地有老人和老人们的家属来询问昨天事情的经过,有些家属甚至情绪激动地提出要退费,我们几个人忙得是焦头烂额,耐心地劝慰每一位老人和他们的家属。

回到公寓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我才有时间打开喜帖,婚宴定在了市中心最大的酒店里面,可见结婚人的层次之高,我想他们两个人的婚礼级别不亚于陆老师和红红的水平。

今天没有接到心怡的电话,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想他们两个应该是最合适的,门当户对这个词的确是很有道理的,婚礼的时间定在了这个周末,我的确是不想参加,因为我想接下来的这几天真的比我在吉隆坡和首尔的那段时间还难熬,养老公寓是我的全部心血,如果没有了它,我将会一无所有。

周五晚上我收到了心怡的短信:一涵,对不起,我没有怀孕,骗你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我想我们两个是真的有缘无份,明天我要结婚了,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为我送上你最真挚地祝福。www.35xs.com

读完这段文字,我不由自主地咬紧了嘴唇,鼻子酸酸的,不一会手机屏幕变得模糊了,我和这个女孩过往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直到自己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要失去她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珍贵。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地把她留下来,但是怯懦的我还是选择了不去参加她的婚礼,当天我把自己关在公寓里,看着乐遥不断地更新着自己的朋友圈,直播心怡的婚礼,看到她笑得是那么的甜蜜,我多么期待站在她的旁边,牵着她的手直到永远的那个人是我,可是我已经没有机会了,这大概就是命运吧。

心怡大婚大概过了半个月的时间,我总算才从婚礼的阴影中走出来,养老公寓风波总算过去了,事件中的两位老人也回到了大家庭,他们两个人对公寓的态度,使好多老人真正地原谅了我们,一切都归于平静。

王思琪约了我好几次,但我一直推脱自己有事,老赵对我手里那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是很介意的,因为没有了我手里这百分之十的股份,他的持股就和思琪的爷爷一样多了,如果我转让给思琪的爷爷,他可能将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可能是我这个人真的是很念旧,想起以前一起下棋的日子,我最终决定原价把股份转回给老赵,虽然当天我们都是笑嘻嘻的,但大家都明白,以前快乐的下棋日子再也回不去了,顶多以后见面也就是点点头。

我从这笔交易中净转了一个多亿,公司所有的债务全部还清了,

姜恬和我也准备用剩余的资金扩大规模,再搞点什么,因此这段时间一直在找寻着合作的项目。

小瑞秋在母亲强大的压力下,终于抵挡不住了,离开了我的公司,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有见过她了,也没有再和我联系,可能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不断地让你把一些人和事慢慢地存到内存里,不见面的时候就不会想起来了。

每天就是和姜恬泡在一起,她可能也知道我在意心怡,因此这段时间没事就陪我到处吃喝,有时候觉得她就像是个哥们,有时觉得她又像是那个全世界最懂我的人。

为了不让自己太忧伤,这段时间我总是用拼命地工作去麻痹自己,公司也因为这笔资金的注入,运转地越来越顺畅了,我给养老公寓这边的人都涨了工资,乔然则多给她发了一份大额奖金,让小姑娘更加死心塌地在我这里工作了,我继续在这座大都市里继续寻找着可以投资的商机。

房地产市场我是不想插足了,因为有紫辰的父亲在掌控着,我想插足是不可能的,其它的行业我更是不懂。

近期的超负荷运转让我有些喘不上气来,因此我打算出去走一圈,去别的城市转转,说不定能寻找到更好的机会,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一个和我一起去的人,最好还是个大美女,就目前情况来看就剩下姜恬一个人了。

姜恬一直建议我去趟云南,我则强烈要求她三陪服务,最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她还是答应了我,当我们坐上飞往昆明的飞机,离开这座城市时,我才觉得自己重新活过来了,飞机上我像个孩子一样靠在她的肩上,享受着片刻的宁静,从侧面看着姜恬那张清秀的面孔,不知不觉地开始幻想着我们的未来。